时间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一晃眼已然过了二十年,鹿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对于三界全会来说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二十年的时间,三界全会已经在墟界中声名大噪,它的出现犹如一块巨石掀起墟界的滔天巨浪。

  谁都不知道三界全会的背后到底是何方实势力,但三界全会却有着极其强横的力量,其中汇聚了人妖魔三路修士,竟然以一己之力与墟界正道斗了个旗鼓相当。

  三阶全会的势力范围不大,但在东海之滨已经深深扎根,在这里只有没有规则的修士,是天下正道的禁地。

  同样是二十年的时间,天下正道的黑名单中早已没了陆飞的名字,却多了一个名叫刘飞的恐怖魔头。

  元婴后期的修为,但一身魔功几乎天下无敌,就算是化神初期的修士也难以抵挡,二十年间,已经有不知多少的正道中人死在了他的手中。

  还有他身边的三侍,同样是很恐怖的存在,虽然只有元婴初期的修为,但三人联手,实力直逼元婴中期。

  恶名之下,此时被称为黑魔被世人忌惮的刘飞正悠然的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正是陆飞。

  “主人,你想什么呢?”

  小黎静静的站在他身边,二十年的成长,这三个小女孩已经变的亭亭玉立。

  三个女孩子各具风韵,小黎的妖媚,小曼的温柔,以及小莎的清纯……

  别人不清楚,但陆飞心知肚明,在这三张极其诱人的面孔下隐藏着的血腥的杀戮。

  陆飞看了看小黎,这丫头现在越来越像天蛇王了,难道这妖媚就是蛇妖与生俱来的!

  “没什么,萱萱呢!”

  “主母她出去了,您就放心吧,有莎莎陪着呢!”

  小黎一边为陆飞剥着橘子,一边笑道:“在这鹿城中谁还敢调戏咱主母,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就你多嘴!”陆飞接过橘子塞入口中,入口冰凉,但却远没有他的心凉。

  “我的小弟弟,你这日子过得可真悠闲!”

  大厅中一阵香风袭来,天蛇王已经坐在了陆飞旁边的椅子上,小黎见状脸色一冷,在看到陆飞的目光后便施施然退了出去。

  天蛇王看了看小黎的背影,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手下的这三个小丫头真是奇怪,你是怎么调教的,怎么只听你的话?”

  “你是想说你暗中拉拢小黎的事情么!”陆飞冷冷的看着他。

  “她竟然跟你说了,看来我真没机会了”

  天蛇王对陆飞的冷色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说道:“现在有件事需要我们的黑魔长老帮忙处理一下。”

  “什么事!”

  “我们需要烈焰谷的欲火令。”

  “欲火令!”

  陆飞眉毛一挑,在他的记忆中对这个欲火令有些印象,墟界常言天尊印下双阵开,五灵欲火幻风来,其中欲火二字指的就是欲火令。

  欲火令是烈焰谷的镇宗宝物,也是烈焰谷最大的依仗。

  陆飞一俩凝重,沉声道:“你用它做什么,欲火令是烈焰谷的至宝,想要夺来很难!”

  “所以说才让你出手,你的手段我们科都看在眼里的!”

  “好!”

  陆飞简单的回了一句,自顾自的吃着橘子,仿佛这一切和他无关一样。

  “你的小娘子回来了,我可得走了,她对我的怨气可不小!”

  天蛇王调笑一声,身子逐渐变得虚幻,转眼已然没了踪影,不多时,苏萱和小莎走了进来。

  “刚才有人在?”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苏萱疑惑地看着陆飞,女人的直觉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尤其还是相互作为对手的女人。

  闻着空气中残留的味道,苏萱的脸色逐渐冷了下来,她凝视着陆飞,问道:“是不是天蛇王来了?”

  陆飞沉默不言,在苏萱看来已经算是默认,她快步走到陆飞面前,抓着他的手哀求道:“陆飞,你别再为他们做事了,好么?”

  “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自从你闭关出来,整个人都变了,你的修为是长进了,可逆没发现你在魔道的路上走的越来越远了么!”

  她看着陆飞略有痛苦的脸,体内的黄沙金斗逐渐散发出鸿蒙的天地之气,不断消融着陆飞身上的魔气。

  “我记得!”

  陆飞的声音有些沙哑,一双眸子带着些许红色,他伸手抚摸着苏萱的脸,口中一个劲的叹息着,脑海中又回到了那次闭关。

  雷劫珠的确让他的荒古雷体成功突破,由第三层突破至第五层,就连他的九天雷法也提升到了九天阳雷。

  但连他也没想到,这雷劫珠竟然是魔道渡劫所留下的,珠子内部蕴含着极其恐怖的魔气。

  这股魔气吞噬了他,就像一只大手将他推向了魔渊的更深处。

  现在,最让他欣慰的就是苏萱,只有她在自己身边,才能让他的心有过一丝温暖。

  或许是黄沙金斗的缘故,每每看到苏萱,陆飞冰冷的心都在挣扎。

  “谢谢你这么多年陪着我,此生有你足矣!”

  陆飞怅然叹息出声,将苏萱揽入怀中,嗅着她身上熟悉的香气,陆飞的心也变得格外平静。

  “陆飞,咱们走吧,别在这里了,我相信你,有黄沙金斗压制你体内的魔气,终有一天你能便回以前的样子!”

  “我没事,暂时还不用担心我,在这里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现在还不能走!”

  看着苏萱泪眼婆娑的脸,陆飞也很痛苦,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使现在在入魔的路上越走越远也在所不惜。

  “过几天我要出去一趟,你和她们在家安心等我!”

  “你要去哪儿,我陪着你!”

  苏萱死死的抓着他的手,生怕一松手就在也见不到他,这些年来,陆飞的每一次离开,她都是彻夜难眠。

  “你安心呆着就好,等我这次回来,我相信咱们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陆飞紧紧抱着怀中的佳人,抬头看向了小莎,有了黄沙金斗的压制,他的心也温暖了一些,当看到小莎时,心中陷入深深的内疚。

  当初是他救了她们三个少女的性命,可同样是他葬送了她们的一生。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