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上,陆飞和天蛇王缓缓的行走着,两人彷如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出来游山玩水一样。

  “在越过前面的两座大山就到法玄寺了!”

  陆飞抬头看了看远处,距离法玄寺越近,四周的庄严佛气也越浓,即便有两座大山相隔,眼前已经能看到天空尽头笼罩着的金色祥云。

  宝相庄严一代古刹,法玄寺的盛名远传整个墟界,其中的众多佛法是妖魔的克星,最为厉害的还是大日如来咒,据说可以毁天灭地。

  沐兰天尊创下了墟界,而这大日如来咒便可以毁灭整个墟界。

  “你不会就这么冲进去吧!”

  天蛇王虽然是一代妖王,但也十分忌惮法玄寺,那里的庄严佛气是她最大的克星,若是在法玄寺动起手来,她的实力恐怕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山人自有妙计!”

  陆飞神秘莫测的笑了笑,此时已到傍晚时分,大道上空无一人,陆飞环伺四周一眼,带着天蛇王进入旁边的山林之中。

  “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天蛇王紧跟着他不时地问着,眼前的陆飞最近变得有些古怪,虽然她说不出到底什么地方古怪,但是本能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男子不寻常。

  “你老实告诉我,你去法玄寺到底要干什么?”

  终于,她心中的直觉让她也感到一丝惧色,急忙将陆飞拉住了。

  陆飞转过身看着她,叹息道:“姐姐,黑暗一族回归当真就那么好么?”

  这是他第一次真心实意的叫天蛇王姐姐,在三界全会的二十年中,他也知道了很多关于三界全会的事情。

  三阶全会的确是黑暗一族用来复兴自己一族所培植起来的势力,二十年的发展已经颇具规模,即便还比不上沐兰家族,但和其他几大宗门相比已经不遑多让。

  眼前的天蛇王,看似是三界全会的女王,可在陆飞看来不过是一个可怜女人罢了,手下众人是她的傀儡工具,可她何不是金雕王的傀儡,至于金雕王,陆飞觉得他同样是傀儡,只不过是高级傀儡而已。

  他有些同情的看着天蛇王,叹道:“在他们眼中你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现在这里没有其他人,我想听你真正的想法!”

  “你到底想说什么?”天蛇王脸色微寒,不自觉向后退了几步,与陆飞拉开了距离,昔日那个羞怯的小伙子,如今在她看来是如此的陌生。

  “二十年前的那颗雷劫珠是金雕王让你送来的吧!”陆飞静静的看着天蛇王,见她脸色稍有变化,笑道:“或许是他背后的那人让送来的,不过这也无所谓了,目的就是让我完全堕入魔渊。”

  “可惜呀!”他恍然一笑,“失去了心的我早就一只脚踏进了魔渊的大门,不过还好有萱萱和黄沙金斗,二十年的陪伴让我的心失而复得!”

  说到这里,天蛇王已经猜到了结果,她冷冷注视着陆飞,怒道:“你一直在骗我!”

  “有,也没有,这就看你怎么想了!”

  “我杀了你!”

  天蛇王扑了过来,一条大蛇的虚影出现在她的头顶,朝着陆飞咬了过去。

  “嘭……”

  黑暗的林中突然亮起一道白光,一个法阵出现在陆飞脚下,径直将扑来的蛇影弹了回去。

  陆飞手中的磨剑石散发着浓郁的灵气波动,一个传送法阵出现在他的脚下。

  “黑暗一族回归,整个墟界乃至于整个世界都会陷入黑暗之中,这难道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么,你从紫山境出来这二十年中看遍这世界的繁华,难道这一切毁灭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么?”

  法阵中的灵气波动不断加剧,陆飞脸色也露出一丝急迫。

  “现在回答我,或许能救你的命!”

  “别妄想了!”天蛇王凄然一笑,看的陆飞心中也有些不忍,说到底二十年的时间里,天蛇王对他可是关怀备至,若是没有她在,恐怕陆飞也得不到黑暗一族众多的情报。

  法阵终于完全打开,数道人影出现在陆飞四周,将二人完全围了起来。

  看着这些人,天蛇王的心彻底跌入了谷底,影苍生、沐兰流云、沐兰雪、还有北剑阁的阁主楼兰,几人都是化神期的强者,也是墟界中的绝顶存在,就算是飞将军在此,恐怕也毫无胜算,何况是她呢。

  “陆飞,你别忘了,苏萱还三侍还在鹿城,你可想过他们的安全?”

  “我早有安排!”陆飞自信的笑了笑,道:“你们让我前往烈焰谷盗取欲火令,我就已经猜到了大概,只是没想到因此导致烈焰谷覆灭,在我离开鹿城后,三侍已经带着萱萱离开了,现在恐怕已经快到南剑阁了。”

  “你……”

  天蛇王怒视着陆飞,气的久久没能说出话来,昔日的小子没想到转眼一变有了这等城府,入魔二十年竟然就为了打入三界全会的内部。

  她心中对陆飞的手段开始恐惧起来……

  “天蛇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陆飞身后,几位强者的气息散发出来,惊人的威压将天蛇王彻底封锁起来,虚空中,一方古印逐渐凝聚。

  天尊印下万魔寂灭……

  天蛇王看着头顶的这方古印,心中已经没有半点希望。

  “阁主,格外前辈,还请留她一条生路!”

  陆飞冲进了众位强者的威压之中,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体内的魔气自主散发出来将他包裹在其中抵挡着这股惊人的威压。

  影苍生怒视着他,喝道:“陆飞,你这是何意?”

  “阁主,天蛇王虽然在三界全会的会长,但她其实是个傀儡罢了,在这二十年里三界全会是杀了很多正道修士,但没有一人是死在他手上的,还请各位前辈饶她一命!”

  “你糊涂了!”

  影苍生怒喝一声,抬手一巴掌,裹挟着的灵气狠狠的抽在了路飞的脸上,陆飞的半边脸顿时肿胀起来,一丝血水从嘴角中渗了出来。

  “我看你是魔气入脑了吧,竟然敢替她说话,你怎么知道她没有杀一人!”

  天蛇王站在陆飞身侧,看着他脸上血水心有不忍,叹道:“你又是何苦?”

  陆飞咧嘴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转头看向众人,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我曾是她手中的剑,那些人都是死在我的手中!”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