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祸相依,陆飞现在终于体会到这句话的真谛……

  “呦,弟弟你这剑体大有长进么!”

  一旁,百无聊赖的天蛇王终于来了兴趣,扭动着婀娜多姿的身子来到陆飞面前,双眸子犹如含苞待放的花蕾,看的陆飞心中直突突。

  他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怕这天蛇王这么盯着自己,不知为何,在这美人蛇手中他总是没什么脾气。

  “这把你吓得!”

  见他向后靠了靠,天蛇王轻哼一声,俯身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微风袭来,一缕青丝划过陆飞眼前。

  “陆飞,你真的要去法玄寺么?”

  这是天蛇王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忧愁,陆飞转头看着她,那张妖媚的容颜十分冷静,眉宇间带着一丝阴云。

  没想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天蛇王竟然也有烦恼的时候!

  陆飞好奇的打量着她,道:“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可以去南剑阁,相信阁主不会为难你的。”

  “去南剑阁!”

  天蛇王念叨一声,随即摇了摇头,转头与他对视着,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决然。

  就在这十天的时间里,她想了很多,内心也极为挣扎,现在她已经脱离了三界全会,就算南剑阁和沐兰家族不再追究她的事情,她又能去哪里。

  放眼整个墟界,现在一片风雨飘摇,天下正道都恨不得将她这样的妖魔赶尽杀绝,天下虽大,但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陆飞,你既然决定了,那我就不在劝阻,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我也会陪着你的!”

  看到天蛇王眼中的情愫,陆飞心中一惊,急忙收回目光,天蛇王自嘲的笑了笑,突然暴起在陆飞脑袋上锤了一下。

  “哼,别以为我不是三界全会会长你就能嚣张!”

  “你……”陆飞抱着脑袋怪叫一声,转头跑开了几丈,回头再看时,眼前的天蛇王已经是泪眼婆娑。

  “陆飞,二十年来,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没有一丝位置么?”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些受宠若惊,看着一向强势的天蛇王竟然露出这般苦苦可怜的神色,陆飞的心有些软了。

  天蛇王时他带着脱离乐三界全会,若是现在他在一走了之,无异于将她从一个深渊推向另一个深渊。

  “你先别哭,有话咱们好好说!”

  陆飞慌不迭来到她身边,为其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两人迎着阳光坐在草地上,在天蛇王的注视中,陆飞怅然叹息一声。

  “你这是又是何苦,既然你摆脱了三界全会,只要潜心修炼总有一天会修得正果,现在跟着我很可能会送命的!”

  他体会到心爱的人在自己眼前惨死的痛楚,这种痛刻骨铭心,即便是现在,当他回想起那日心妍离开的那一幕,心中仍然一阵绞痛。

  他抚摸着自己腰间的混沌古玉,他的心妍就在里面,二十年的时间里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将她复活,奈何重铸身躯太过艰难,即便是陆飞也无能为力。

  天蛇王看着他眉宇间的苦苦挣扎,心中也猜出了他一定有一段难以磨灭的过往。

  早在南剑阁初见时,天蛇王便对他有很深的印象,那种深沉的眼神中透露着就连她都为之震惊的沧桑,这根本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

  “我知道你的过去一定十分曲折!”

  天蛇王叹息着,幽幽说道:“但你知道什么对于我们修炼者来说是最痛苦的?”

  陆飞似有所悟,回道:“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个逝去,但自己去无能为力。”

  这是他的心声,也是他现在的慨叹,修仙无岁月,二十年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回望他自己走过来的路,有很多人很多事都错过了,世俗界的一切就仿佛发生在昨日,对他来说或许只是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世俗界来说已经过去了很长岁月,他认识的很多人已经为人父为人妇,有的甚至连孙儿都有了吧。

  “并不是!”

  天蛇王摇了摇头,望着远处的天际,“是孤独!”

  她看着陆飞,眼神中在没有一丝妖媚,更古的沧桑出现在她的眼神中。

  “我修炼千年,亲眼看到过自己的族人一个个死去,这些自然痛苦,但更痛苦的是他们走后,只留下我一个人的孤独,这种东西就像是慢性毒药,一点点侵蚀着你的灵魂。”

  天蛇王似乎又看到了未来的场景,身子微微颤抖着,不自觉的靠在了陆飞的身上,一双手环在他的手臂上。

  “你在这里不过二十年,自然体会不到这种孤独,那我深有体会,时间会将你身上的所有酸甜苦辣全部抹去,唯一留下的就是孤独,你知道么,墟界修士数以万计,但成功渡劫成仙的寥寥无几,他们很多人就是在这种孤独情绪的折磨中苦苦挣扎,最后要么转化成魔,要么就是在天劫中丧命。”

  都陆飞闻言所有所思,都说岁月无情,难道就是这个道理么。

  “我现在修为是已到化神中期,距离渡劫也不过百年的时间,但心中若是被孤独吞噬,就算是渡劫也是灰飞烟灭。”

  她突然笑了,笑容之中没有一丝杂质,引得群芳低头万花皆休,就连阳光都失去了它的颜色。

  “与其在渡劫中魂飞魄散,倒不如趁着还有时间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

  她豁然转头,看着有些愣神的陆飞道:“比如说……你!”

  陆飞干咳一声,饶是他脸皮厚也有些不好意思,能被天蛇王看上,并且还倒追,陆飞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我知道你身边的红颜知己不少!”

  天蛇王白了他一眼,掰着手指自语道:“萱萱那丫头不错,可对我成见太深了,至于那三个丫头,她们对你倒是忠心的很,不过我看你不会吃窝边草吧!”

  “你想说越离谱!”

  陆飞佯怒的喝了一声,慌不迭站起身来逃开了,引得身后的佳人不断地笑出声来。

  陆飞真不敢在和她说下去了,在要下去恐怕自己不是先被法玄寺的和尚或者黑暗一族的强者弄死,反倒会被她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给活活雷死。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