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陆飞强行突破,整个第八层的灵气被他的疯狂吸收着,体内涌出的魔气更是将这里全部笼罩。

  黑雾中,那一双眸子犹如黑夜中的明灯一般,散发着清冷的光芒,“你是我第一个认真对待的对手,能死在我手中你应该感到骄傲!”

  那一双眸子闪过一道狠辣,一道黑光瞬间将眼前的黑雾撕成了两半。

  破风声中,红绸只感觉身上汗毛乍起,身体本能的向着旁边躲闪,一道凌厉的剑气几乎贴着她的身体斩了过去,在身后的石壁上爆裂。

  饶是如此,剑气斩过裹挟着的劲风也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道道血痕,残留在空气中的剑意更刺激着她的心灵。

  为什么他会如此恐怖!

  红绸心中在呐喊,在咆哮,她可是拥有天下最特殊的双魂体质,现在双魂合二为一,即便是化神后期的修士也可以一较高下,为何在眼前的男子面前却显得如此无力。

  “你看起来怕了!”

  浓浓的黑雾笼罩着陆飞的身体,根本看不见他的本来面貌,能听到的只有从黑雾中传出的冰冷声音。

  “我为什么要怕,即便你突破了也不是我的对手!”

  “是么!”

  声音中带着一丝讥讽,一双巨手从虚空中出现,朝着红绸猛然砸下。

  青石崩裂中,红绸慌不迭向后躲闪,迎来的却是有一道更加凌厉的剑气。

  “让你尝尝我的血魔爪!”

  红绸尖叫一声,一双爪子突然冒出了血色的雾气,一双巨大化的利爪朝着剑气抓了过去。

  剑气爆裂,巨爪也被斩断了数指,猩红的血雾从伤口中涌出。

  “你还是怕了!”

  陆飞不断的嘲笑着,浓郁的魔气凝聚出一张恐怖的巨脸,空洞的双目凝视着红绸,被这一双怪异的眸子盯着,红绸只感觉自己竟然被完全看穿了。

  “你畏惧死亡,这将是你致命的弱点!”

  “废话,难道你就不怕死亡?”

  红绸怒视着眼前的巨脸,虽然看不到其中的陆飞,但她能够感觉到他的那双眼睛正盯着自己,就像是一柄利剑一般深深刺痛着她的神经。

  “哈哈哈……”

  陆飞笑了,笑声穿透黑雾,穿透第八层的石壁,整个镇妖塔所有妖魔都在他的笑声中瑟瑟发抖。

  “死亡是终结,但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从不害怕死亡,所以我将无所畏惧!”

  笑声中,黑色的巨脸逐渐变得模糊,浓郁的黑气凝聚成一根根黑色的尖刺,再次朝着红绸射了过去。

  红绸身上的魔气也开始变得沸腾,被斩断的双爪再次凝聚,五指中激射而出刀刃汇聚成一张密集的血色大网,朝着陆飞罩了过去。

  黑红两色魔气在两人中间不断轰击着,短时间竟然不相上下,看着陆飞身上的黑雾越来越淡,红绸脸色一喜。

  她突然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魔气的消耗!

  陆飞不过刚进入化神期,体内魔气储量怎会像她一样雄厚,短暂的交手虽然处于下风,但若是比起魔气消耗来,她还是占尽了优势。

  为此,红绸当机立断加大了魔气输出,红色的刀网血光大涨,在对峙中逐渐朝着陆飞压了过去。

  “想和我打消耗战么,你也不算蠢!”

  陆飞见此情景,立刻想到了对方的目的,心中不禁冷笑一声,这一方面他的确处于劣势,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彻底输了!

  黑雾已经很淡了,隐隐之中能够看到陆飞的身体,就在红绸欣喜之际,一丝黑色的电弧突然从黑雾中跳了出来。

  “这是什么?”

  虽然只是微笑的电弧,但其中蕴含着的浓浓威胁依旧让她感到一丝不妙。

  难道他还有后手!

  红绸头顶,一缕魔气正在缓缓凝聚,那一丝电弧就像是一个开关一样,当电弧消失的那一瞬,头顶的魔气突然爆发,化作一道一人粗细的黑色雷柱落了下来。

  “嘭……”

  雷柱直接将红绸轰在了地上,就连第八层的青石地面都被轰穿了。

  雷柱存在数息的时间方才收歇,血色的大网也在黑色尖刺的冲击下破碎,陆飞从黑雾中缓缓走出来,身上依旧不时有雷芒闪过。

  他来到被雷柱轰出来的窟窿前朝下望去,红绸的身体被乱石压在第七层的地面上,正好就处于第七层佛雕面前。

  乱石之中,红绸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黑烟,本来芳华绝世的身体此刻已经变成了焦炭。

  雷电本来就是妖魔最大的克星,红绸被正面击中,此时体内已经被完全摧毁,就连体内的元婴也被击散了,虽然现在还没死,但生机已断,神魂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她已经再也无法移动,一张被烧黑的脸在乱石缝隙中看到了上面向下看的陆飞,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吼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施展雷法!”

  这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即便是死,红绸也想弄明白其中的原因。

  “不为什么,因为我会,就这么简单!”

  红绸闻言稍稍一愣神,心中最后的那一丝挣扎也散去了,虚幻的神魂从身体中缓缓飘出,几息后随风散去。

  看着红绸魂飞魄散,陆飞终于松了口气,身体一晃跌倒在地,身上的气息急速下降,转眼又掉到了元婴后期。

  他身上的气息不断减弱,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他的修为再次从元婴后期掉到了元婴中期,这才慢慢稳定下来。

  看着自己体内所剩无几的魔气,陆飞惨笑一声,“没想到强行突破竟然会给我带来如此大的负担!”

  随即,他突然转过头去,天蛇王就站在他的面前,手中拿着一颗金灿灿的珠子,正是渡厄珠。

  “这是他让你找的?”

  “是!”天蛇王看着陆飞,寒声道:“把他还回来,这是他的身体!”

  陆飞阴恻恻的笑了几声,道:“你别忘了,若不是你送来的雷劫珠,我又怎会出现,你现在竟然想杀了我,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他?”

  “你没有机会的!”

  天蛇王冷冷的注视着陆飞,更确切地说是黑魔,伸手一抓,黑魔的身体就被禁锢住了。

  黑魔不断地挣扎着,但经过先前的大战,现在的他已经油尽灯枯,修为大损,有怎是天蛇王的对手。

  看着天蛇王一步步走进,将渡厄珠缓缓塞入他的口中,直到渡厄珠入腹的那一刻,黑魔突然咆哮起来。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来,他的身体是我的!”

  渡厄珠散发出的佛光将陆飞染成了灿金色,浓郁的黑气从他头顶冒了出来,最后凝聚成一个虚幻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见。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