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饭持续了很长时间,全程下来陆飞就顾得上吃,烟箩虽然是一代妖王,但也是个女人,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哪就有聊不完的话题,陆飞看着像是个局外人,只是不断陪着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送走了一波又来一波的食客,这顿饭总算是吃到了头,两女还有些意犹未尽,可陆飞都吃到嗓子眼儿了。

  “陆飞哥哥,你这就准备回南剑阁么?”

  “嗯,出来浪荡了二十年,也该回去了。”

  陆飞起身展了展身子,看向烟箩,“你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南剑阁毕竟人多眼杂,你去了也不方便!”

  烟箩自然明白陆飞的意思,随即点了点头,转身挽着文媛的胳膊,笑道:“那我就住你这里了,你可别嫌弃我。”

  “哪会,嫂子想住多久住多久!”

  三人一边聊一边向外走,准备送陆飞离开,一道刺耳的声音突然从二楼传来。

  “呦,这不是咱的文媛大小姐么,以往从来不露面,今儿怎么舍得出来了!”

  三人停住了脚步看向二楼,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子正依着楼梯扶手,眼神之中满是轻佻之色。

  这双眼睛肆无忌惮的在文媛和烟箩身上扫来扫去,竟然还舔了舔嘴唇,这让陆飞看的很是恼火。

  “他是谁?”

  “刘家的公子刘恒,家族和南剑阁关系不错,族中有些子弟就在南剑阁修炼,听说有一个还是天榜前十的,别搭理他,你赶快走吧!”

  陆飞哦了一声,不过并没有挪动脚步,就这么和刘恒对视着。

  目光中,陆飞体内的剑意稍稍一动,两道锋锐透过眸子激射而出,刘恒顿时感到眼睛一阵刺痛,急忙闭上了眼睛,身子向后倒退几步。

  “真是不堪一击,这次算是给你个教训!”

  陆飞冷冷的哼了一声,转头欲走,只听得身后传出一声怒喝,极其凌厉的掌风朝他拍来。

  掌风在陆飞身后不足半丈的距离便再也无法前进分毫,陆飞缓缓地转过头来,眼前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正诧异的看着他。

  “这是你放出来的老狗!”

  陆飞看了一眼二楼的刘恒,体内隐藏的剑意豁然爆出,老者顿时带着一声哀嚎倒飞出去,落地时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招陆飞想着杀一儆百,所以没有任何留手,直接震断了老头的全身经脉,奈何这老头看着也是元婴中期的修士,但却如此不堪一击,竟然被这一震给活活震死了。

  “陆飞,你惹麻烦了,快走!”

  文媛脸色大变,急忙推着陆飞往外走,二楼的刘恒却是不依不饶,直接冲了下来,指着陆飞喝道:“小子,你竟敢杀我刘家人,今天这事咱们不算完!”

  “聒噪!”

  陆飞心中的杀机又涌了上来,回头就是一巴掌,刘恒触不及防挨了个正着,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不就是有南剑阁弟子做靠山么,我今天倒要看看这些人都是谁,我就在这里等着!”

  “你等着,还有你俩,杀我刘家人,就算剑冲也救不了你!”

  刘恒捂着脸仓皇逃出了酒楼,竟然连那老头的尸体都没有带。

  “把这老狗拖走!”

  陆飞大手一挥,老头的尸体顿时也飞了出去,外面随即传来一声哀嚎,被砸了个正着的刘恒不断的怒骂着,扛着尸体风一样的跑了。

  文媛脸色有些难看,不断的催促着陆飞,“你赶紧走吧,刘家人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南剑阁的长老都对他们礼遇三分,要是让他们抓到你,后果不堪设想。”

  “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厉害在哪里!”

  刘家强横,陆飞也不是吃素的,二十年入魔,如今重回正道,虽然体内魔气已消,但心态也潜移默化的发生了转变。

  要刚,那咱们就刚到底!

  见他竟然又坐了回去,文媛都快急哭了,转头抱着烟箩的胳膊,“嫂子,你快劝劝他,让他赶紧走吧!”

  烟箩咯咯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放心吧,他能耐着呢,刘家人奈何不了他的!”

  随即,她又补充了一句,“他不行,不是还有我么!”

  文媛听着有些愣神,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话中的意思。

  陆飞瞪了她一眼,道:“待会儿你别出手,这里是南剑阁的势力范围,你要是出手牵扯的就多了!”

  “好,依你!”

  因为这一闹,本来客满的酒楼顿时人去楼空,很多认想看热闹,都在外面远远的观望,修士打架,一出手很可能连这店都给毁了,他们可不想因此白白丢了性命。

  不多时,刘恒带了几个南剑阁服饰的年轻弟子找上门来,一进门就指着陆飞,“就是他杀了三叔,今天要让他偿命,还有这两个,也要把她们抓回去。”

  几个弟子扫了三人一眼,目光在陆飞身上不过一扫而过,之后全都聚焦到了烟箩身上。

  文媛的底细他们很清楚,丈夫是剑冲,而且剑冲和剑十三等人关系密切,就算是他们也得掂量掂量。

  至于烟箩,几人都心中惊叹,着一袭红群着实让他们挪不开眼,一颗心怦怦乱跳,像是找到了真爱一样。

  烟箩被他们盯着有些羞恼,妖媚的脸上浮出一抹煞气,不过她还记得陆飞的嘱咐,并没有出手,而是看向了陆飞。

  “老公,他们调戏你老婆!”

  卧槽!

  几名弟子被这话雷的半死,全都怒视着陆飞,心中不断怒骂着,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一名弟子指着陆飞怒骂道:“小子,赶紧跪地求饶,我们还能留你一命,否则……”

  “否则什么?”

  陆飞冷冷的瞪着他们,这几人看起来十分陌生,定是南剑阁在这二十年里收下的弟子,不过臭味道也不过,竟然都到了元婴中期,指着他怒骂的还是元婴后期。

  “虽然南剑阁二十年前损失惨重,但也不能降低入门考验啊,什么人都往里面收,整的乌烟瘴气!”

  听着陆飞的讥讽,几个南剑阁弟子脸色大变,怒骂着就要冲上去,还是为首的听出了其中的意思,急忙将他们拦了下来,小心的看着陆飞。

  他口中提到二十年前的巨变,这让他心中有些担忧,生怕一不小心惹上大麻烦。

  “你也是南剑阁弟子!”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