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金斗!

  听到这四个字,陆飞脸色的神色终于彻底冷了下来,浓郁的杀气从体内散发出来,虽然他摆脱了魔道,但二十年杀伐积攒来的杀气却依旧存在。

  如此浓郁的杀气让影苍生等人脸色大变,他们这些知情者心中的震惊还算好一点,但对于不知情者,还以为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杀人魔鬼。

  “陆飞!”

  影苍生低喝一声,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灵气波动,将陆飞从杀境中拉了回来。

  陆飞闻言将身上的杀机缓缓收了起来,但脸色依旧冷的有些吓人,“那他们是什么意思!”

  “他们的意思是将那三个姑娘处死,然后让苏萱将黄沙金斗交与剑阁保管!”

  “哼,好一个杀人又夺宝,我倒要看看他们谁敢!”

  陆飞冷然一笑,大步流星朝着太一殿而去。

  太一殿前的石碑依旧染着血,按着影苍生的意思是为了警醒众人,要时刻保持警惕,切不能因为一时安稳而麻痹大意。

  进入大殿,此时的大殿上坐了足足将近三十人,其中绝大多数陆飞都不认识,只有少数几个是熟悉的面孔,自己的师兄剑十三就在其中,只是他现在的脸色着实有些气愤。

  师兄弟两人相视一眼,剑十三脸色一喜,随即朝他眨了眨眼,陆飞心有领会,投以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影苍生坐回到阁主位置上,抬头看了看两侧坐着的一众长老,“你们绝大多数都不认识他吧,现在就让他做个自我介绍吧!”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陆飞的眼睛在他们身上注意扫过,“我叫陆飞,苏萱是我的妻子,她身边的三个小姑娘是我先收的妹妹,你们有何看法?”

  影苍生有些惊愕,随即心中笑了笑,没想到这小子竟然直接进入正题,完全不给这些长老面子,不过这才是他认识的陆飞。

  “你就是那个堕入魔道的陆飞!”

  一名长老霍然起身,怒视着陆飞,喝道:“你现在既然已经改邪归正,那就应该知道那三个妖女手上沾了我们多少正道同门的血,她们如今来到我南剑阁,已经引起了很多同门的不满。”

  “所以你就要处死她们!”

  陆飞冷哼一声,双目如剑直刺在他身上,喝道:“我身上也沾了很多所谓的正道修士的血,那照你这说也应该处死我了!”

  年轻长老闻言语塞,一旁的另一人随之站了起来,喝道:“谁知道你二十年都干了些什么,我看你也应该接受处罚。”

  “好,很好!”

  陆飞冷冷的笑着,这笑容让两人看的有些心中发毛,他们都知道眼前陆飞那两战的狠辣手段,生怕他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这件事情我一会儿自然给你们个说法,现在来谈谈第二件,黄沙金斗的事情!”

  叹道黄沙金斗,在座很多人都露出一丝贪婪,但谁都没有站出来,一时间整个大殿都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一声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陆飞转头看去,此人竟是剑心长老。

  “陆飞,黄沙金斗可是仙器,怎能交给一个小姑娘,再说她现在来到南剑阁,也算是南剑阁的弟子,这等仙器应该上交宗门。”

  “然后呢?”

  陆飞依旧是简单的三个字,剑心长老闻言脸色微变,但还是接着说道:“我知道这对苏萱有些伤害,宗门可以用上好的灵药为她疗伤,争取将伤害减到最小。”

  见剑心不在说了,陆飞眉毛一挑,“你说完了?”

  剑心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这小子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动作,他也算了解陆飞,按着他的性子,应该早就暴走了。

  隐隐之中,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果然,接下来就听到陆飞冰冷的笑声,一股惊天的剑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这是剑体!”

  在这等剑意下,所有人都面露骇色,没想到眼前的男子竟然已经修炼出了剑体,就算是他们也没几个修炼出剑体的。

  “难怪这小子这般狂妄,竟然都修炼出剑体了!”

  “那又如何,不过元婴中期而已,在化神期面前狗屁都不是!”

  虽然众人惊骇于陆飞的剑体,但惊讶归惊讶,惊讶之后依旧是不屑的神色,元婴中期的剑体,和元婴后期还可以抗衡,但在化神期面前还是不值一提。

  陆飞深深的看了剑心一眼,转头又看向影苍生,影苍生一言不发,到最后索性开始闭目养神,显然已经默认了陆飞的做法。

  既是这样,陆飞也在没有一点隐藏,满含杀机的眼睛刺在众人身上。

  “既然你们都说完了,那现在该我说了!”

  一道剑光突然出现,太阿剑就插在他脚下的地面上,因为心神相同的缘故,太阿剑上也散发着浓郁的杀伐之气。

  “我三个妹妹的事情我自然知道,现在我明确告诉你们,她们身上的罪孽我担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其中蕴含着凌厉的剑意,落在所有人耳中都如雷贯耳。

  此言一出,全场肃静,一声鼓掌声突然打破了沉默,剑十三起身凝视着众人,冷然喝道:“这才是我的师弟,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想要那三个小姑娘的命,有本事你们就去剑山去取,我剑十三绝不阻拦。”

  所有人都心中恶寒,愤怒的看着剑十三,他这话就是一份挑战书,而且还是对剑痴长老得挑战书。

  那三个姑娘若不是被剑痴长老死死的攥在手中,他们早就下杀手了,怎会拖到现在。

  陆飞朝着剑十三点了点头,转而又看向众人,“至于第二件事,黄沙金斗是我陆飞夺来的,我想给谁就给谁,我给了我的妻子,你们有什么问题么!”

  见众人不言不语,陆飞转头怒视着剑心,脸上的煞气一览无余。

  “黄沙金斗已经和我妻子血脉相融,你却要她交出来,难道你不知道这样会对我妻子造成永久的伤害么,你这么做是断了她的修道之路!”

  剑心长老也怒了,怒喝道:“我不是说了给她补偿么!”

  “补偿!”陆飞笑了,脚下的太阿剑发出一声厉啸,一道剑痕从剑下的地面一直延伸到剑心脚下。

  “你拿什么来补偿她的伤害,用你的命行么!”

  “你……”

  剑心怒极,然而陆飞已经不再看他,转头看着众人喝道:“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想要我妻子体内的黄沙金斗,可以,先踏过我的尸体再说!”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