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太一殿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全都看向陆飞,陆飞全都瞪了回去,一柄剑就插在地上。

  想要谈,可以,先打过再说,而且还是赌上了性命。

  剑心长老看了一眼影苍生,奈何影苍生正襟危坐,对眼前的事情不管不顾,一双眼睛就这么半睁半闭,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僵持了大半晌,一名年轻长老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怒视着陆飞道:“既然你想找死那就被怪我不念同门情谊。”

  “既然要比试,那就去外面的比武台上去!”

  影苍生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两人,嘴角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声,陆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提剑出了太一殿。

  一众长老紧随其后蜂拥前往比武台,影苍生最后才幽幽起身,身边的几位老一辈的长老一脸的担忧。

  “阁主,陆飞能行么,这种比试可是赌命的,万一……”

  “没有万一!”

  影苍生笑了笑,随着几位长老出了太一殿,看着前方比武台上的陆飞,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二十年来,南剑阁为了尽快增强实力,确实在一些事情上太过纵容太过放松,以至于局面一发不可收拾,众长老中拉帮结派,年青一代各个心高气傲,已经逐步发展到现在连他这个阁主都不放在眼里的局面。

  若不是现在整个墟界的局势危急,依着他的性子早就快刀斩乱麻了,哪还会借助陆飞之手。

  影苍生来到比武台前,看着早已经准备好的两人,问道:“你们选择怎么个比法?”

  “赌命!”

  年轻长老冷哼一声,影苍生看了看他,这人也是这二十年中崛起的佼佼者,叫做宦海楼,进入南剑阁不过十余载就已经从元婴后期突破至化神初期,虽然还未修炼出剑体,不过本身实力还算不错。

  见陆飞点头答应,影苍生怅然一叹道:“既然如此,那就按你们的来,中途任何人不得插手干预,否则废弃修为逐出山门!”

  一众年轻长老闻言都乐了,既然阁主发话,那么这场比试终究会有一人丧命,在他们心中陆飞是必死的,剑十三他们想要插手,那他们的下场一定十分凄惨。

  远处,越来越多的弟子闻讯赶来,剑冲就在其列,当他看到擂台上站着的事陆飞时,还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陆飞,你下手可轻点儿,别把比武台毁了,不然以后可没得玩了!”

  众人闻言全都看向剑冲,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这家伙脑袋秀逗了吧,台上孰强孰弱难道还不清楚么。

  “好,听你的!”

  陆飞笑语一声,转头看向宦海楼,向他勾了勾手指,“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位长老到底有什么能耐?”

  “你找死!”

  宦海楼冷哼一声,体内灵气爆发而出,数柄光剑在身前凝聚,朝着陆飞射了过去。

  光剑的速度快的惊人,几乎眨眼的时间便穿透了陆飞的身体,看着被一剑穿胸的陆飞,宦海楼冷然一笑。

  “这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力量么,真是不堪一击!”

  “是么!”

  虚空中,陆飞的声音突然响起,宦海楼闻言脸色微变,这才看见自己光剑穿透的竟然是一道虚影,只是这道虚影太过真实,竟然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随着虚影消失,陆飞再次出现在原地,戏谑的看着宦海楼,同样朝他勾了勾手指。

  “你还有两次机会!”

  “小子,你真的惹怒我了!”

  被陆飞接二连三的挑衅,宦海楼终于愤怒了,但脑子还算灵光,为了防止先前的事情再次发生,神识立刻扩散出去将陆飞牢牢锁定。

  “看你这次还怎么逃!”

  两指成剑,一道宛若惊鸿的剑气骤然射出,直奔陆飞的胸膛而去。

  被神识锁定,陆飞也知道这一招已是避无可避,索性也不躲了,就站在原地,一道苍雷出现在身体表面,形成一面淡蓝色的雷电屏障。

  剑气撞击在屏障上,引起一阵轰隆巨响,肆虐的剑气卷积着电弧将四周地面犁出道道深沟。

  即便是有阵法的保护,这股力量也把围观的众弟子逼得不断后退。

  看着比武台上空亮起的光幕,所有人都看呆了,宦海楼的这一剑太过霸道,竟然有冲破防护的趋势。

  可是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擂台上,陆飞就那么站在原地,虽然没有后退,但脚下的青石已经完全碎裂,双脚深深扎在青石下的泥土之中。

  剑气碎了,屏障也碎了,但陆飞却没有丝毫损伤。

  宦海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惊叫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没事?”

  陆飞冷然一笑,抬手掸去身上的灰尘,他的修为虽然降了,但荒古雷体并没有下降,第五层的荒古雷体霸道至极,再加上他自身的灵气护体,双重防护下,足够硬抗化神初期的全力一击了。

  所有年轻长老全都看呆了,有的甚至都以为宦海楼是在故意放水,可谁都知道现在是搏命的战斗,根本不会存在放水这一说。

  “这小子怎么这么古怪,他不过元婴中期而已,怎么能抗的下化神期的攻击,难道他身上有防御灵宝不成!”

  “估计是,不然这小子不会这么自信,不过就算他又灵宝又如何,我就不信他能一直扛下去。”

  年轻长老面面相觑,几位老一辈长老何不是如此,他们此刻才真正明白了影苍生的意图,纷纷看向自己的这位阁主。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阁主肯定清楚陆飞的实力,现在正用他这把刀来杀鸡儆猴。

  就在众人的惊骇注视中,陆飞继续朝宦海楼勾了勾手指,“你还有一招!”

  “小子,别以为你有灵宝护体就能这么猖狂,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借我这一招凌天剑冢!”

  宦海楼终于召唤出了自己的飞剑,这是一柄通体黝黑的剑,造型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就连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十分古怪。

  当这一剑挥下的时候,陆飞总算知道这古怪的气息是什么了,这是坟墓的阴冷之气。

  他头顶的天空突然变的一片黑暗,无数剑影从黑暗中攒射下来,不断冲击着陆飞的护体灵气。

  看着剑幕中陆飞,宦海楼冷哼一声,道:“小子,你就认命吧,我的凌天剑冢中有数以万计的飞剑,就算你有灵宝护体也是死路一条。”

  陆飞闻言眉头微微皱起,这凌天剑冢果然霸道,竟然能够幻出上万飞剑,全部落下也得一会儿的时间,在这么消耗下去,就算是他有着荒古雷体也有吃不消的时候。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