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越来越多的飞飞剑攒射下来,凌天剑冢的威力逐渐显现出来,各种飞剑汇聚成一条洪流,不断冲击着陆飞的护体灵气。

  在这股越来越大的额冲击下,陆飞张开的护体灵气逐渐被压缩,最后几乎贴在身体表面,和他身上的雷罡逐渐融合到一起。

  “给我去死吧!”

  看着陆飞逐渐溃散的护体灵气,宦海楼狂然一笑,猛地加大了灵气的输出,更加浓郁的灵气灌输到剑冢之中,使得陆飞头顶的黑暗骤然扩大一倍,飞剑数量在增多一倍。

  眼看着自己身上护体灵气即将破碎,陆飞心中一横,立刻唤出太阿剑,既然挡不住,那就直接将它全部摧毁。

  “吼……”

  他脑海中,突然传出一阵龙吟声,陆飞识海中看到小龙在混沌古玉中激动的飞舞着,那神情显然对他很是鄙视。

  “你醒来的还真是时候!”

  心念所至,小龙在混沌古玉中吐出一道冰冷彻骨的寒冰,这股力量冲破古玉空间直接在陆飞头顶凝结成一面冰墙。

  所有的飞剑全部冲击在这道冰墙上,一时间剑气卷积着冰屑四散纷飞,可冰墙并没哟任何破裂的迹象。

  “这是什么?”

  宦海楼怒视着陆飞,这冰墙出现的太过突兀,更让他惊恐的还是冰墙中散发出寒气,隔得老远都能让他感受到一阵畏惧感。

  “你说呢!”

  陆飞嘿嘿一笑,抬头看着坚不可摧的冰墙,这冰墙可是小龙由仙法凝聚出的九阴玄冰,就算凌天剑冢力量再强,在仙法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四周围观众人全都注视着这道突然出现的冰墙,在漫天飞剑的冲击下,这道冰墙就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让他们看的大开眼界。

  眼下,也只有影苍生才知晓这冰墙的真正来历,他的眼睛中露出一抹喜色,这可是九阴玄冰,在那条龙的帮助下,陆飞岂有落败的道理。

  “阁主,您早就知道这些?”

  旁边的几位老一辈长老看着他脸上的异色,不约而同的猜到了这个可能性,毕竟陆飞消失二十年,只有影苍生在前一段时间突然离开,想来就是去见了陆飞。

  “你们好好看着就行,这小子没那么简单!”

  影苍生一脸的高深莫测,几位长老见了也不好再问,全都看向比武台。

  九阴玄冰的出现,让凌天剑冢彻底失去了作用,大半晌之后,剑冢中的飞剑终于到了尽头,当最后一柄飞剑落下后,空中的黑暗缓缓消失。

  宦海楼傻眼了,剑冢释放的上万飞剑,竟然连一面冰墙都没有冲破,这对他来说就如同当头棒喝。

  二十年来,他的凌天剑冢一直是他的最大杀器,在这一招下无人能够生还,许多不可一世的妖魔都葬身在他的剑冢之下。

  可现在,自己的剑冢竟然连一面冰墙都没有冲破,这就如一记巴掌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看着面前的陆飞,宦海楼突然想到了他之前说的那句话,心中猛地一跳,难道这小子真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只给自己三招的机会么。

  不会的,他不过元婴中期而已,就算再厉害又能翻出多大的浪!

  “现在该我出手了!”

  陆飞缓缓抬起手,太阿剑直指宦海楼,一股惊天的额剑意从身上散发出来。

  众人眼中,比武台上的陆飞逐渐变得模糊,在他们眼中只有一柄散发着凌厉气势的巨大剑影。

  剑体初成,人剑合一!

  所有人都被这惊天的剑气震慑心神,眼前的景象也变成了剑影下的幻境。

  “哼,就算你修炼出了剑体,依旧无法弥补你我之间的鸿沟,来吧,就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本事。”

  “好,你就给我好好的看着!”

  陆飞紧握着太阿剑,一步踏出,身体骤然出现在宦海楼的面前,手中飞剑没有任何花哨,朝着他的脖颈斩了过去。

  “这么慢,也敢口出狂言!”

  宦海楼一脸的讥讽,手中飞剑朝着陆飞斩来的方向挥了过去。

  “铛……”

  两剑相撞,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一截断剑就在众人的视线中飞了出来,插在了比武台的边缘。

  “竟然斩断了飞剑,是谁的!”

  所有人都看向飞剑,震惊之余再次转向比武台,当看到宦海楼手中那半截残剑时,全都愣住了。

  化神期的长老,竟然连陆飞一招的接不住,连自己的飞剑都被斩断了!

  陆飞缓缓收回太阿剑,看着脸色惊惧的宦海楼,“说你挡不住,你就一定挡不住!”

  宦海楼嘴角蠕动想要在说什么,但体内迅速流失的生机已经抽干了最后一丝力气,一道血线在他得脖颈上出现。

  逐渐暗下来的视线中,他看到眼前的天地都在翻转。

  骨碌碌……

  一颗头颅顺着比武台滚到了台下,众人当即惊叫一声朝后退去,那张已经僵硬的面孔上依旧带着浓浓的惊恐,就像是噩梦一样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宦海楼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中,一道淡淡的金光从他身上散出,他的元婴从丹田中飘了出来。

  随即,一道无形的力量将它禁锢。

  元婴的小脸上满是惊恐,他不断的挣扎着,“陆飞,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找你的麻烦。”

  看着那张冰冷到极致的脸,元婴越发惶恐,不断地哀求着,最后朝着影苍生喊了起来。

  “阁主,求您帮我说说情,求您了!”

  影苍生幽幽一叹,道:“陆飞,要不饶他一次,修行不易!”

  “饶他!”陆飞冷哼一声,手中力量骤然加剧,宦海楼的元婴瞬间被碾成了粉末。

  两侧围观的众位长老中,剑心猛的站了起来,指着陆飞斥道:“你……阁主不是让你让他一命么,你怎么还下杀手!”

  “这是生死局,难道你不懂生死局的规矩么?”

  陆飞冷冷的看着他,霍然执剑直指着他,“又或者是剑心长老想要上来在赌一局?”

  剑心长老心中一突,带着一声冷哼坐了回去,眼前的陆飞一战下来面不红心不跳,显然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宦海楼。

  “今天只是开始!”

  陆飞扫视着四周的所有人,他的剑依旧插在脚下,一道红色的封印将其生生灌入比武台上,这是小龙暗中施加的特殊封印,再这墟界中也只有小龙才能解除。

  “我的饿剑就在这里,以后随时欢迎你们来找我,我还是那句话,要想杀人夺宝,先问过我再说!”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