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气的划分之中,水属性灵气最为温和,若以治疗的角度来说,水属性灵气无异于灵气之首。

  精纯的水属性灵气不断滋养着陆飞的身体,这种舒适感让他感到分外享受,就连体内的混沌太一决都开始自行运转起来。

  随着这股灵气的不断深入,陆飞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荒古雷体虽然没有突破,但明显比之前的更强了,就连他体内的隐伤也被逐渐恢复。

  “这护甲竟然还有这种好处!”

  陆飞看的越来越惊讶,随着水属性灵气在他体内不断运转,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强。

  一周天后,精纯的水属性灵气终于融入丹田,被他的元婴和剑胎全部吸收。

  这一刻,一阵闷响从他体内响起,元婴和剑胎同时活跃起来,一股强横的气息伴随着灵气洪流扩散出去。

  “竟然突破了!”

  陆飞猛地睁开眼,诧异的看着手上的水晶甲,没想到这么一条看起来不起眼的项链竟然让自己的修为恢复到了元婴后期。

  “怎么样,不错吧,这可是个难得的宝贝!”

  剑痴嘿嘿一笑,看着他手中的项链道:“你可得好生保管,这可是为师百年前冒死得到的!”

  “没问题,师父!”

  陆飞迫不及待的将项链戴在脖子上,项链认主之后,与他的神识相连,仅仅一个念头,陆飞脖子上的项链便亮了起来。

  蔚蓝色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体,光芒散去之后,眼前的陆飞已经完全变了样子,身上的衣服消失不见,代替的是一副海蓝色的甲胄。

  “真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我真是太帅了!”

  陆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禁孜孜称赞着,这一身甲胄将他全身都防护起来,就连头上都有一副蓝色的头盔,只有脸部露了出来。

  而且这水晶甲穿起来十分柔软,似乎是用什么灵兽的皮制成的,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

  “师父,这水晶甲是用什么制造的!”

  陆飞有些恋恋不舍的收起水晶甲,笑嘻嘻的跑到剑痴身边,赶紧为他已经空了的茶杯中添上茶水。

  “少拍马屁,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

  剑痴瞪了他一眼,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小子,我可告诉你,千万别打海魂兽的主意,这种灵兽只存在于几千丈的深海之中,就算你有水晶甲避水,那也受不住这种压力,更何况海魂兽可是墟界中顶级的灵兽,它们各个有着不弱于化神后期的实力,你去了只有死路一条。”

  “这么强!”

  陆飞有些傻眼,心中还想着给苏萱它们搞几套出来,现在看来真是有些可笑,这种强横的存在,恐怕整个墟界也没有几个人敢去。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还是他这个便宜师父,按着他所说的想要猎杀海魂兽可是九死一生,没想到他竟然能够搞来一套,那不就意味着他的实力比化神后期还要强!

  想想先前在太一殿上剑十三说过的话,陆飞不禁心中感慨,看来自己这个师父还真是了不得。

  感叹之余,他看向剑痴的眼神又变得火热起来,眼前可是个绝世高手,手中的宝贝肯定多得是。

  陆飞已经想好了,有机会一定要在敲一敲自己这位师父的竹杠。

  剑痴被他这种眼神盯的有些发毛,慌不迭捂住了手上的储物戒,陆飞看了讪笑一声,可心中越发火热了。

  “咳咳……,你们师徒还真是一个德行!”

  紫山幽王一直在旁边看着,当看到这师徒两人竟然开始算计起对方来,不禁干咳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可别教坏了孩子!”

  陆飞和剑痴闻言都尴尬的笑了笑,尤其是陆飞,还煞有介事的盯着小莎三女,“你们可不能学我!”

  那眼神,分明是就让她们照着做,三女心领神会朝着他吐了吐舌头,紫山幽王看着一脸恶寒,心中已经开始对自己的未来开始担忧起来。

  简单的聊了几句,紫山幽王便不再多留,赶紧离开了,顺便也把小莎三女带走了,美其名曰怕陆飞带坏她们。

  之后的大半天,陆飞都和苏萱待在一起,互相讲述了各自的经历,当听到陆飞在镇妖塔中的一系列的惊心动魄时,苏萱整个人都绷紧了。

  “以后不准你在这么莽撞,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办!”

  看着她凝重的脸色,陆飞也只好应了下来,接下来谈到的就该是天蛇王烟箩的事情。

  对于天蛇王的事情陆飞并没有什么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之后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陆飞看着苏萱不断变化的脸,心中十分担忧,生怕这个小姑娘和他闹脾气。

  但是令他惊讶的是苏萱最终并没有发火的趋势,反是深深的依偎在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环在他的腰上。

  “我知道我不可能是你的唯一,但我希望在你心中永远有我的位置!”

  “谢谢你!”

  看着苏萱微红的脸颊,陆飞心中十分温暖。

  漫漫修仙路,有你足矣!

  ……

  两天后,陆飞再次离开剑山,直奔落霞长老的清宁峰。

  刚到清宁峰,陆飞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入眼一片莺莺燕燕,一眼望去全是女弟子,现在正是修炼时间,很多弟子正在清宁峰广场上相互切磋。

  陆飞到来,所有女弟子全都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他,有人观看了两天前的那场生死对决,顿时惊叫起来。

  “他是那个煞星!”

  陆飞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心中颇有些不满,不就是生死台上杀了一个长老么,怎么就成了煞星了。

  一位胆大的师姐迎了上来,看着陆飞道:“师弟前来我们清宁峰所为何事?”

  “我来找聂明月,她在么?”

  师姐点了点头,回头指着山峰最高处的大殿,道:“聂师妹正在师父那里!”

  “那正好,我找她有事,你们继续,我自己去找她就行了!”

  陆飞也不管她们的怪异目光,沿着青石路直奔大殿而去。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