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大殿,陆飞一眼就看到了聂明月,整整二十年未见,她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身上的气息出奇的冷,光是看一眼就让他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陆飞,你怎么来了?”

  落霞长老不知在和聂明月说着什么,看到陆飞进来稍稍有些诧异,随即看向身边的聂明月,脸上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

  “落霞长老您好,我是来找明月的!”

  陆飞向落霞长老行了一礼,转头看向聂明月,可是聂明月好像没看到他一样,唯有她稍稍皱起的眉头看出她的一些反应。

  “明月,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陆飞又喊了一声,聂明月这才转过头来,冰冷的脸上带着些许不耐。

  “将古玉交出来,你可以走了!”

  “你什么意思?”

  陆飞脸色一怔,深深的看了聂明月一眼,突然低喝道:“你不是聂明月,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聂明月,这些没必要和你解释,交出东西马上离开,以后再不许踏足清宁峰!”

  陆飞脸色有些阴沉,眼前的确是聂明月无疑,但给他的感觉好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尤其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更让陆飞感到陌生。

  “难道是有人夺舍了她的身体?”

  陆飞又看向落霞长老,只见她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她的确是明月,只是……”

  话到一半,落霞长老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目光又转向聂明月,叹道:“还是你和他说吧,毕竟你们相识一场,对于你来说虽然只是一个经历,但对她却不同,你的记忆也应该告诉你了!”

  “没什么好说的!”

  聂明月看向陆飞,脸上的寒意更浓了,隐隐之中竟然带着几分杀机,“将古玉交出来,否则我就出手了!”

  虽然陆飞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但从落霞长老的话中也听出了些眉目,眼前的的确是聂明月,只是已经不在是以前的聂明月了。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结局么!

  他深深的注视着聂明月,恍惚间又想起了以往的种种,不禁悲从中来。

  一阵入骨的剧痛将他拽了回来,陆飞愕然的看着刺在自己胸口的剑,脸色逐渐变得有些凄惨,心中的痛更胜过这一剑的百倍。

  看着陆飞脸上的痛苦之色,聂明月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身上的气息骤然开始剧烈的波动着。

  她颤抖的手松开了剑柄,震惊的看着眼前的陆飞,忽然间发出一声惊叫,捂着头剧烈的挣扎着。

  “陆飞,快走,以后忘了我吧!”

  “想走,将古玉交出来,不然……我不会杀他的,否则我也死在这里!”

  虽然是同一人,但陆飞却听到了两道完全不同的声音,陆飞的心又热了起来,不顾胸口的剧痛朝着聂明月走去。

  “走啊!”

  聂明月痛苦的吼着,化神中期的气息突然爆发出来,直接将陆飞撞飞了出去,就连旁边的落霞长老也大惊失色,急忙向后退开几步。

  紊乱的气息中,一声声凄厉的吼声不断传出,陆飞跌倒在地,不顾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水看向聂明月。

  这是聂明月,化神中期的修为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爆发力,就连化神后期的落霞长老都为之惊惧。

  落霞长老叹息着来到他面前,直接禁锢了他的身体强行带出了大殿,直到到了清宁峰外才将他松开。

  “落霞长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陆飞的愤怒,落霞长老长长叹了口气,忽然问道:“你知道谪仙么?”

  “谪仙!”

  陆飞呢喃自语一声,他入墟界二十多年,自然清楚谪仙的意思,据说仙界有着十分严明的制度,只要违背这一制度就会被执法者废去仙体打落人间,这样的就是谪仙。

  每一位谪仙,他们都具有巢湖常人的修炼天赋,虽然记忆被封印,但当修炼到一定地步这个封印就会被打开,两世的记忆相互融合,修为也会急速提升,以极快的速度重新踏入仙界。

  看着落霞长老的神情,陆飞心中一惊,“难道明月就是传说中的谪仙?”

  “没错!”

  落霞长老点了点头,叹道:“几年前,在明月突破化神期的时候,天空突然出现异象,似有七彩华光从天而降,直接破开了她的封印,自那之后明月就变了,身上逐渐有了一丝仙灵之气,修炼速度极快,几年的时间已经到了化神中期,再过不久就会再次突破。”

  “我知道你们关系密切,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你最好把她忘了吧!”

  望着陆飞逐渐冷下来的脸,落霞长老也知道这件事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奈何现在任何人都没有插手的可能,谪仙也就意味着未来一定能够进入仙界,放眼整个墟界,又有谁敢招惹。

  “我不知道她说的古玉到底是什么,但他从突破化神期后就一直惦记着这东西,你还是尽快还给她吧,否则她要是找你麻烦没人能拦得住。”

  陆飞苦笑几声,听到是事情的真想,他的心此时比胸口的伤还要疼。

  “我不相信!”

  他突然低吼起来,脸上带着浓浓的愤怒,一口鲜血喷洒出来,整个人瞬间萎靡下去。

  “即便她是谪仙,我也不允许她就这样将过往全部抹除,这一世的聂明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她用来重回仙界棋子!”

  陆飞的心在颤抖血在燃烧,自从他重回正道,这是他第二次彻底的被怒火吞噬。

  第一次,他一剑斩杀了宦海楼,这一次,他要和传说中不可一世的谪仙斗一斗。

  “回去告诉她,想要古玉,就把我的明月还回来,要不然就算我死了她也得不到!”

  陆飞冷冷一笑,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后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道:“还有,劳烦落霞长老转告那个谪仙,她既然拥有明月的记忆,就应该知道我的过往,有些事情并不是因为仙人的身份我就会畏惧,要是彻底惹恼了我,就算是仙,她也会死!”

  陆飞走了,只留下一脸错愕的落霞长老在原地愣了半晌,她很不理解陆飞话中的意思,为何一个修士会对仙人这么藐视!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