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陆飞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白天自己师父的那一剑,圣灵剑诀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二十年中,他因身上的魔气从未使用过蕴含着正道之气的圣灵剑诀,现在都有些生疏了。

  剑痴的这一剑重新点燃了他对圣灵剑诀的好奇与欲望,他暗暗做下决定,一定要潜心修炼这本剑诀。

  耳边的屋门突然发出一阵轻响,陆飞赶紧屏息凝神,假装睡着,但神识依旧游历在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有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紧接着,一具冰冷的身体滑进了他的被子,双臂揽住了他的胸腰。

  感受着对方剧烈的心跳,陆飞猛的转过身来,虽然是夜晚,但对于修士来说就和白天没什么区别。

  “明月,怎么是你?”

  看着和自己近在咫尺的女子,陆飞露出一丝尴尬,他本以为来人是萱萱,却没想到竟然是聂明月。

  “我……”

  聂明月红着脸,忽然冲进他的怀中,在他的怀中微微的颤抖着。

  “陆飞,我怕,我怕我一闭上眼睛就又变成了那个人,你别赶我走好么!”

  抱着怀中的柔弱无骨的娇躯,陆飞心中一叹,随即安慰道:“别怕,有我在,放心睡吧!”

  “陆飞!”

  “嗯!”

  “你要不要了我吧,我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陆飞闻言瞪大眼睛看着她,温暖的胸膛感受着,可心中却没有一点欲望。

  “别瞎说,你不会有事的!”

  陆飞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虽然身体已经有了一些反应,但他并不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点自控力还是有的。

  一夜无眠,直到第二日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落进来,照在聂明月绝美的容颜上。

  她微微睁开眼,陆飞正倚着床头注视着她,她脸色微红,急忙从他的胸膛中爬了起来。

  陆飞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老脸顿时变得有些发红,隐隐之中感到鼻子有股火热要喷出来了。

  “你不许看!”

  聂明月此时才现在自己身上身无寸缕,急忙带着一声惊叫又缩了回去,探出头怒视着陆飞。

  陆飞嘿嘿一笑,道:“好像有人昨晚说说要我怎么的来着,你说要不要咱们现在就办了。”

  “你无耻!”

  聂明月娇嗔一声,一只手快准狠的掐在了他的额腰上,陆飞顿时疼的咧开了嘴,怪异的看着她。

  这丫头真和烟箩一模一样,就连掐的位置都一样。

  “行了,不闹了,你先在休息一下,我得赶紧走了,今天有大事!”

  陆飞急忙败退,三两下穿好衣服,一出门就碰到了苏萱,苏萱此时就站在他的门外,看他仓皇跑出来,当即抿嘴笑出声来。

  “你知道!”

  看她脸上的神色,陆飞顿时惊叫出声,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你不懂,你去吧,我进去了!”

  陆飞只感觉自己的人生观都被颠覆了,在世俗界中老看那些古装家庭苦情剧,男子三妻四妾,看似其乐融融,但实际上却是唇枪舌剑阴暗的很,可现在他却发现这些都是骗人的。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与困惑,陆飞和剑十三御剑而起直奔太一殿。

  今日的太一殿人满为患,数十位化神期的长老全都到齐了。

  昨日剑痴长老成功登仙,这是南剑阁的荣耀,更是剑山的荣耀,今天陆飞接管执法长老一职,他们即便在不想来也得到场。

  等到陆飞和剑十三到了,影苍生当即起身,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扫视一眼,最后落在陆飞身上。

  “昨天是咱们南剑阁最辉煌的日子,剑痴长老成功登仙,他走之前将剑山托付给了他的弟子陆飞,而且陆飞的修为也到了化神初期,按着规矩可以接掌长老一职,今天请众位长老过来,就是向大家宣布这件事情。”

  陆飞在他的目光示意下站了起来,他随即说道:“今天我以阁主的身份正式任命陆飞为新一任的执法长老,执掌剑山一脉!”

  对于老一辈长老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陆飞的实力有目共睹,这二十年来为南剑阁做出的贡献也有目共睹,接任长老一职理所当然。

  但对于心上任的年轻长老来说就不一样了,在他们眼中,陆飞已经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千刀万剐。

  奈何人家在元婴期的时候就能斩杀化神初期的宦海楼,现在修为再上一层楼,他们想要动手更得想一想。

  “阁主,恐怕不妥吧!”

  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想起,剑心长老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着陆飞笑道:“阁主,执法长老这一职位至关重要,关乎着剑阁内部的秩序,恐怕依他的品行并不能胜任!”

  影苍生眉头微皱,问道:“这是为何?”

  “他品行不正,既然重回正道,那就应该和妖魔断绝关系,可据我所知并非如此,他再返回南剑阁时,身边带着天蛇王,现在她就在鹿城,住在文媛的酒楼之中。”

  老一辈长老闻言脸色微沉,这件事情他们都知道,但是被他现在这么说出来,那意义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果然,所有年轻长老都怒视着陆飞,反对的声音逐渐响了起来,更有甚者叫嚣着要将陆飞逐出山门。

  “都住嘴!”

  影苍生脸色一冷,所有声音顿时消失,他转头看向陆飞,道:“你来说吧!”

  剑心见状眉头微皱,不禁想起了陆飞归山的那一次,影苍生就是这样推给了陆飞,结果引起了一场生死战。

  很显然,这一次影苍生又开始故技重施了!

  陆飞冷冷的扫视着他们,最后落在剑心的身上,被他这种诡异的眼神盯着,剑心总感觉心中有些不安。

  “你说的没错,天蛇王就在鹿城,不过现在她已经改名烟箩,与之前再无半点关系!”

  “你说她是妖魔,无非是说她的过去罢了,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二十年前,她的手上没有沾过任何正道修士的血,我可以拿我的命来保证!”

  他看着剑心,一字一顿的继续说道:“你们若是还想拿她来做文章,可以,她的一切我来承受,你们想要寻仇找我来,若是让我知道你们找她的麻烦,先不说你们能不能打得过她,我一定不会轻饶你们!”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