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明月被他的话噎的半晌没再开口,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不过这次她也学聪明了,竟然没有再出手。

  “让明月出来!”

  “你这是在求我还是在威胁我!”

  看着聂明月戏谑的神色,陆飞脸色一冷,喝道:“让她出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虽然他不知道怎样催动他的身体雏形,但他依稀间还记得身体雏形会散发出一股只有仙人才能看到的脸色华光。

  隐隐之中,陆飞脖子上的项链在他的控制下微微散发出蓝色华光来,这股华光出现的极为缓慢,陆飞脸上也憋得通红。

  看着他身上逐渐出现的蓝光,聂明月心中一突,急忙向后退了几步,看着陆飞那张憋得通红的脸,心中更是惊骇万分。

  “这小子竟然能够控制神体!”

  虽然他的神情看起来很勉强,但这逐渐散发出来的光芒的确是神体的神光。

  “小子,你别得意,总有一天你回来求我的!”

  聂明月身上的气息急速变换,身上的寒意瞬间消失不见。

  她看着脸色通红的陆飞,“你怎么了?是不是坏肚子了!”

  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聂明月,陆飞总算是松了口气,身上的光芒消失不见,涨红的脸也恢复如常。

  “总算是蒙混过去了!”

  陆飞心中有些侥幸,还好自己灵机一动,利用水晶甲来模仿神体的光芒,这才惊走了他体内的谪仙,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些说出来,因为谪仙的意识就蛰伏在聂明月的体内,若是知道被骗的话肯定会暴走。

  “你没事就好!”

  陆飞叹息一声,虽然暂时逼退了谪仙,但他心中总是不得劲儿,谪仙的事情若是不解决,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上。

  入夜,陆飞独自一人坐在大殿的剑炉前,看着剑炉中升腾的火焰,似乎又看到了剑痴的身影。

  回想起自己的便宜师父,陆飞总有些恋恋不舍,虽然师徒二人相处时间不长,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何况剑痴在他不在时,一人扛下了本该他来承担的一切,以一人之力抗衡众多长老,这足以让他为之钦佩。

  抚摸着手指上的长老戒指,陆飞幽幽叹息一声,自语道:“师父,如今墟界风雨飘摇,黑暗一族虎视眈眈,您说我该怎么办?”

  看着大殿外的月色,陆飞心中着实有些乱,南剑阁虽然内部有些复杂,但总体还是其乐融融,但他总感觉黑暗一族的眼睛就在暗中看着他们。

  回想起被放出来的飞将军,他又开始担忧起来,飞将军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越了化神期,现在又有欲火令帮助疗伤,待他痊愈后恐怕就是黑暗一族彻底崛起的时候。

  既阻碍他浮想联翩满心担忧墟界未来的时候,远处的山谷之中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有人闯山?”

  陆飞霍然起身望向剑光的方向,夜幕之中有一团黑气正朝着山外疯狂逃窜。

  “黑暗一族的杂碎,胆敢闯我南剑阁禁地,找死!”

  虚空中,一道威严的声音突然想起,犹如晴天霹雳一样传入他的耳中,就在陆飞震惊的目光中,一道剑光从山谷禁地方向激射而出,直接洞穿了逃窜的黑雾。

  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黑雾轰然破碎,一个黑色的诡异阵法一闪即逝。

  “竟然是小腾挪之法,真是小看你了。”

  声音幽幽,其中充满了无奈之色,陆飞看了眼剑光发出的山谷方向,脑海中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紫山境暴动那一幕。

  那时的金雕王控制一众修士自爆,为的不就是给某些人创造机会闯入山谷禁地,只不过那里似乎还有强者守护,凡是强闯者全都被屠的一干二净。

  “黑暗一族竟然还不死心!”

  感受着空气中残存着的黑暗之气,陆飞脸色一冷,脚下剑光升起,直奔黑雾消失的地方而去。

  小腾挪之法,和仙法大挪移之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传送的距离不算太远,既然这黑暗一族的闯入者已经受了伤,那自然逃不远,陆飞身为执法长老,这件事情自然不能袖手旁观,第一时间就追了上去。

  他走没多久,影苍生和几位长老也出现在山门前,眼神之中满是杀机。

  四周的额空气中还隐隐留有淡淡的黑暗之气,远处的夜空中一道剑光急速远去。

  紫山幽王看着这道剑光,沉声道:“是陆飞,他追过去了!”

  “有他追过去,我也放心一些!”

  影苍生叹息一声,转头看向刚赶来的落霞长老,禁地山谷就位于清宁峰和太一殿两座山峰之间,落霞长老第一时间就赶去了禁地。

  现在她去而复返,显然是禁地没出什么乱子。

  “师兄,禁地完好,有太上长老守护万无一失,只是……”

  看她欲言而止的样子,影苍生已经猜出了她的想法,叹道:“看来他们是知道了,否则不会三番两次前来探查。”

  “若非太上长老怕引动天劫,定然让这些宵小有来无回!”

  落霞长老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暂时先忍耐一阵子,等到墟界大会之后再说!”

  影苍生简单回了一句,目光看向极远处的黑暗,鼻息间隐隐嗅到一丝血腥味儿,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最压抑也最可怕。

  黑夜中,一个诡异的阵法在虚空中闪现,一道黑雾从阵法中涌了出来,而后凝聚成一个黑袍人。

  “没想到竟然有散仙守护,还好我跑得快,不然就死定了!”

  黑袍人看了看胸口的剑伤,上面附着的仙灵之气不断冲击着他体内的黑暗之气,让他的伤口到现在都无法愈合。

  “不过我这一剑也没有白挨!”

  他阴恻恻的笑了一声,手中突然出现一颗黑色的水晶球,里面黑雾涌动,看着十分诡异。

  “南剑阁果然封印着一位将军,待我将消息带回南剑阁,飞将军一定不会亏待我!”

  “想带消息回去,你觉得可能么!”

  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想起,黑袍人猛然回头,就看到一年轻男子站在他不远处的虚空中俯视着他。

  四目相对,黑袍人和陆飞几乎同时惊叫出声。

  “陆飞!”

  “罗刹鬼!”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