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仙城外的苍茫大山中,两道人影虚空而立,四周无形之中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凌冽的劲风吹得两人衣衫猎猎作响,下方的大片密林被拦腰折断,四周的地上更是变得满目疮痍。

  “天蛇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回去,或者死!”

  看着眼前的苍狼,烟箩的心逐渐沉了下去,不过短短的月余时间,他的修为竟然提升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不过简单的几招碰撞,烟箩就被彻底的压制,到最后挨了一掌,受了不轻的内伤。

  “你的修为怎么提升这么快?”

  注视着苍狼,烟箩到现在还有些难以置信,苍狼以前不过化神中期的修为,即便他又狂暴的天赋,最强也不过化神后期,但现在光是平常状态下的他就已经具有化神后期的修为。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是飞将军的手笔!”

  他贪婪的舔了舔嘴唇,一股黑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同样是黑暗之气,但这股黑暗之气远比寻常黑暗一族的要浓郁深邃,这股气息她十分熟悉,正是飞将军无疑。

  “飞将军奖赏我们每人一颗黑暗种子,它能够带给我们强大的力量,怎么样,若是你肯回头,将军也会送你一颗的!”

  烟箩心中恶寒,心中不断咒骂着飞将军,黑暗种子她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何物,但能够种入人的脑海中,肯定是一种极其邪恶的手段,只要黑暗种子入体,恐怕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看着苍狼一身的黑暗之气,烟箩越发觉得自己脱离三界全会是最正确的选择。

  想起心中那道俊朗的身影,烟箩的脸上不禁浮出一抹温暖。

  她摸着自己光滑平坦的小腹,这里是新生命的开始,也是她希望的开始,只可惜,现在的她却没有了这个机会。

  “陆飞,若是还有来生,我一定还会做你的妻子,为你生一堆小宝宝!”

  呢喃声中,她身上的气息开始急速攀升,一道虚幻的火焰在她身上开始逐渐燃烧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苍狼脸色大变,喝道:“你疯了,竟然燃烧元婴,这样你也会死的,为了那个臭小子你值得么,难道金雕王大人的心你不懂么?”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是永远不会懂得的,今天就和我一起奔赴黄泉吧!”

  天蛇王朝着苍狼扑了过去,身上的火焰越来越烈,苍狼王一脸的惊恐,急速朝后退去。

  “想要杀我你还嫩了些,等你的元婴彻底燃烧完,就是你的死期!”

  在苍狼王的怒吼声中,烟箩脸上付出一抹决然,速度再次提升数倍。

  眼看就要追上苍狼,一双有力的胳膊突然出现在她的腰上,将她牢牢的抱在其中。

  “真是胡闹,你就这么走了,留下我怎么办?”

  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烟箩脸色一变,眸子中止不住留下一串晶莹。

  她不敢回头,生怕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后,自己会带着无尽的悔恨离开。

  火旧在燃烧,就如同现在的她一样,一旦开始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陆飞,放开我,你赶快走吧,来生你我若是有缘,自会再见的!”

  “没有我的同意,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带走你!”

  陆飞蛮横的将烟箩的身体转了过来,雄浑的灵气不断度入她的体内,可元婴燃烧是一件不可逆之事,他这样做只会延缓烟箩元婴燃烧的速度罢了。

  看着眼前满是泪水的娇颜,陆飞的一双眸子变得通红,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元婴和剑胎。

  “身体雏形,到底如何才能启动!”

  他心中在不断的怒吼着,将这一切的希望都寄托于聂明月所说的神体雏形上,既然连仙都畏惧,那熄灭元婴之火自然也不在话下。

  但是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发动神体雏形,眼看着烟箩的元婴一点点消散,他的脸上突然浮出一抹疯狂。

  “既然是神体,那你就应该知道若是我死了,你就在也没有价值,今天你若不出现,那就随我一同去死吧!”

  怒喝中,陆飞运转体内的灵气,朝着自己的丹田轰去。

  这一刻,他的身体突然变得静止,就连体内的灵气也完全凝固,蓝色的神骨散发出淡淡的光华,透过他的身体融入到烟箩的体内。

  烟箩身上的火逐渐消失了,但静止的空间并没有解除,蓝光从他身上逸散而出,在他的头顶凝聚出一个虚幻的身影,这道身影出现的那一刻,整个天空都响起了无尽的海浪声。

  虚影幽幽的叹息出声,目光仿佛穿透了三界六道一般,这一刻,整个墟界所有的散仙全都睁开了眼,怔怔的看向同一个方向。

  “显圣,竟然是显圣!”

  幽暗的洞窟中,正在疗伤中的飞将军突然睁开了眼睛,张口喷出一口黑血,抬头看向那无尽的夜空。

  “是海神,他竟然还没死透!”

  整个墟界的海洋都开始沸腾,数十米高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似乎是在朝圣一般,无数的海洋生灵全都浮出水面,朝着同一方向拜了下去。

  虚影的叹息声经久不绝,直到虚影消失还隐隐能够听到。

  空间再次恢复了流动,陆飞愣怔的看着怀中的烟箩,只不过是眨眼的时间,她身上的火焰竟然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是你做的?”

  烟箩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之色。

  “或许吧!”

  陆飞也有些茫然,他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内视之下他还是看到了散发着微弱蓝光的神骨。

  “谢谢!”

  陆飞没来由额念叨一声,就在烟箩的注视中缓缓的吻了上去。

  这一吻直到地老天荒……

  许久,两片唇才缓缓分开,烟箩羞红的脸伏在他的怀中,不敢看他的眼睛。

  “烟箩,你老实告诉我,你在法玄寺是不是去拜了送子观音了?”

  他很嘴欠的问了一句,但令他惊讶的是烟箩竟然没有使用她的两指禅,而是轻摁了一声。

  “你等着,老公这就废了他,然后咱们回家。”

  陆飞松开烟箩,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指着还有些闷圈的苍狼喝道:“狼崽子,还认得你小爷否?”

  “黑魔!”

  苍狼怒视着他,转而又道:“或许更应该叫你陆飞!”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