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说对了一大半,但你只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飞将军简单动了动胳膊,身上传来一阵噼啪声,他舒爽的轻吟一声,转而又看向陆飞。

  不知为何,陆飞总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异样的神色,这种感觉从未消散,反倒是越来越强烈。

  “有剑心的帮助,我自然知晓你南剑阁的深厚底蕴,四位散仙的存在,放眼整个墟界都是一股无法撼动的力量,但是很可惜,现在他们敢出来吗?”

  “我黑暗一族并不受天劫影响,但他们呢,现在在我的威压下,他们只要一出现,必定会引来天劫,到时候我用我出手,你们南剑阁就会毁灭在天劫之中。”

  陆飞冷冷的看着他,飞将军这一招无异于将自己和四位散仙绑在了一起,这四位散仙可是南剑阁的中流砥柱,而眼前的飞将军只不过是一道分身而已,一道分身拖死四位散仙强者,这买卖太划算了。

  就在众人的对峙中,飞将军眉毛一挑,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解开封印,我们自会离开,现在绝不动你南剑阁一分一毫,第二,咱们一起同归于尽!”

  “妄想,今天就算整个南剑阁毁了,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一只黑色巨手突然出现,朝着影苍生拍了过去,这股力量已经超越了化神期,几位长老连同阁主一同抵御也无济于事,几人被这黑色手掌直接拍到了石门上。

  在黑暗之气的冲击下,石门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数道裂纹悄然出现,一丝黑气从石门中逸散而出,同时还有交织着一丝仙灵之气。

  陆飞见状恍然,怪不得自己刚才听飞将军的话和他的想法有些出入,原来南剑阁的第四位散仙竟然在这里。

  他不禁想起二十年前的那一战,众多黑暗一族攻击这里,全都被那惊天的一剑全部斩杀。

  仙灵之气逸散而出,使得整个南剑阁的天都阴了下来,乌云笼罩之下,一丝天地威压逐渐笼罩在众人身上。

  仙灵之气引动天威,天劫已经在酝酿了。

  “既然今天在劫难逃,那就让老夫亲手送你们一程吧!”

  幽幽的声音从石门中传出,一道身影随之穿过光门走了出来。

  浓郁的仙灵之气下,四周的黑暗之气尽数被逼退,天上的乌云聚集的更快了,但出来的老者并没有丝毫影响,他的目光古井无波,静静的注视着飞将军。

  “二十年前一战,老夫已经预见了今日的结局,你们想要打开封印,何不知老夫也在等你们!”

  老者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乌云,短暂的几息时间已经变得遮天蔽日,厚重的云层中不断电闪雷鸣。

  “是你自己滚出去,还是老夫送你一程!”

  飞将军嗤笑一声,指了指天上即将成型的雷劫,道:“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本来张狂,雷劫之下你必定要死,这封印也会被破,我就算损失了这道分身又如何,还是我赢了!”

  老者面色阴沉,冷冷的盯着他,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想要打开封印,你想多了!”

  飞将军正要回头,只感觉四周的气息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一个巨大的金樽出现在他的头顶,那漫天的黄山瞬间将他包裹在其中。

  “是幻天天尊的黄沙金斗!”

  声音依旧,但飞将军已经被吸入到了黄沙金斗之中,看着半空中不断颤动的仙宝,陆飞急声道:“祖师,我困不了他多久,到时候就看您的了!”

  “好好好,没想到小娃娃还有这等至宝!”

  祖师身形一晃便来到陆飞身边,两人带着黄沙金斗突然消失无踪。

  “是大挪移仙法!”

  影苍生叹息一声,抬头看了看远去的乌云,心中一阵凄凉,祖师这一走,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随即,他脸上的悲怆变成了滔天的怒火,化神期巅峰的威压完全释放出来。

  看着眼前这些披着同门服饰的众人,他的牙要的咯咯作响,“全杀!”

  ……

  依旧是那片熟悉的地方,因为剑痴渡劫,导致这里变成了一片焦土,陆飞和祖师二人利用大挪移阵法突兀的出现在这里。

  乌云很快也到来了,在他们的头顶不断汇聚,黑色的雷电在云层中来回翻滚。

  “竟然是九霄神雷!”

  看着天上的雷电,陆飞苦笑一声,本来还想着帮祖师渡劫,可现在当他看到这黑色的九霄神雷,心中生出一阵深深的无力感。

  散仙的天劫比寻常天劫还要强横许多,现在的陆飞只能堪堪承受寻常天劫下的太乙玄雷,现在面对九霄神雷根本没有一点把握。

  “小娃娃,你快些远离这里,不然你会受到波及的!”

  看着一脸平静的祖师,陆飞心潮起伏,万千话语道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祖师,您……”

  “没事,修行千载,老夫早已经看淡了生死,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荣幸!”

  看着祖师,陆飞叹息着向后退去,黄沙金斗在祖师身边金光闪耀,飞将军随即出现在他的面前。

  领域出现,祖师与飞将军站在劫云下,即便是雷劫降下,他也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陆飞离开的很远,手握着黄沙金斗,眼前远处的黑暗中不断电闪雷鸣,九霄神雷的巨大威压也仙魔两股气息交织在一起。

  他突然想到了不久前烟箩曾对他说过的话,修仙路漫漫,有很多人死在了路上,有很多人死在了渡劫上,可更多的人死在了漫长岁月的无尽寂寞之中。

  祖师上千年的修行,上千年的孤寂,恐怕现在的心情就如烟箩说讲的一般,所以才会发出“死也是一种幸运”的感慨。

  “祖师,您一路走好!”

  陆飞脸上带着无尽的悲伤,眼睛稍稍有些酸楚,一抹晶莹在他眼角悄然而逝。

  虽然只有短短数息时间的相见,可对陆飞来说犹如千万年一般,南剑阁是他的家,祖师现在为了南剑阁而死,陆飞在心中早把他当成了自己最亲的长辈来看待。

  看着远处的黑色雷电不断降落,陆飞的心中开始升腾起一股无尽的愤怒!

  黑暗一族,我陆飞此生一定要将你们彻底毁灭!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