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在沐兰雪的带领下成功穿过拥挤的街道,很快来到了沐兰家族所在的内城城门口。

  陆飞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城墙,再看四周这些元婴期的守卫,不禁感慨一声。

  不愧是墟界第一家族,这气魄果然不同凡响,这内城建的就像是一座堡垒一般,若真的想要攻破何其之难。

  这就是仙门世家的底蕴!

  陆飞不禁想起上古时代的那一场大战,沐兰家族能够在黑暗一族的暴动中存活下来,一定有着极强的力量,南剑阁先前拥有四位散仙,那沐兰家族作为墟界第一,散仙这种大杀器的存在恐怕会更多。

  就在他浮想联翩之际,一行人已经穿过城门来到内城之中,内城是沐兰家族真正的所在,这里和外城比起来少了拥挤的人流,而且环境比外城还要好上数倍。

  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四周遍布的都是一抹绿色,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远处,许多沐兰家族的子弟正在演武台上互相切磋着,看到沐兰雪后停了下来,躬身行了一礼。

  “大小姐好!”

  沐兰雪微微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众人,说道:“再过两天就是墟界大会,还请各位就先住在沐兰家吧,也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爹爹他正在闭关不能出来迎接,还请各位见谅!”

  “没关系,修炼要紧!”

  各位宗主全都笑语一声,随着沐兰雪绕过演武台穿过一道拱门,这里是一片极为空旷的场地,四个方形擂台漂浮在半空中,四面还漂浮着一些看台,一个巨大的阵法将这里完全包覆,阵法的光罩上隐隐有龙影流转。

  四个方形擂台中间是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由上至下密密麻麻刻着足足一百人的名字,这就是墟界天榜。

  “据说天榜立于墟界最接近仙界的无极山巅,怎的会出现在这里?”

  陆飞话刚出口,就被无数道目光给生生的鄙视了,看着这些人看白痴一般的眼神,他嗤笑一声,“我来墟界不过二十多年,不知道也算正常,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二十年!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二十年这个时间对于世俗界来说相当于三分之一的人生,但对于墟界修士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这里站着的哪一个不是修行了上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陆飞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化神初期,口中一句二十年直接透露了他的修炼时间。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看了看沐兰雪,又看了看陆飞,在他们心中,这两人在资质上竟然已经可以划等号了。

  “怪不得影苍生会这么看重你,原来如此!”

  楼兰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看向陆飞的眼神更加炙热,这让陆飞心中对他极为鄙视,这老头很明显也在打自己的主意。

  按着南北剑阁的密辛来讲,两大剑阁其实算是一家势力,既然如此,那陆飞自然也算是半个北剑阁的!

  “陆飞,这次大会结束咱们好好交流一番如何?”

  “你少来,谁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两人相视一眼,彼此都心照不宣,但谁也没说破,这件事情也只有他们两大剑阁内部高层才会知晓。

  沐兰雪也被陆飞的话吸引了,墟界修士修为到了金丹期便可以青春永驻,甚至还可以改变容貌,像很多修饰看着十分年轻,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肉体中却藏着一个数百年甚至上千的灵魂。

  所以陆飞的容貌很多人只当是他的个人兴趣,如今听到这话他们才发现自己想错了,人家本来就这么年轻。

  “这天榜石碑的确坐落在无极山巅,不过每次排榜大会前,天榜都会出现在这里,等待排榜结束后会重新回到无极山巅。”

  “这么神奇!”

  陆飞走过沐兰雪来到天榜石碑前,抬头看着这块古怪的石碑,乍一看去这不过是一块普通石碑,没有一丝灵气波动。

  石碑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从第一名到第一百名,陆飞腾空而起来到石碑顶端仔细看了看前十名的名字。

  剑十三的名字就在其中,不过这一次的墟界大会已经到了下一代,剑十三修炼已有百年之多,已经不能算是年青一代了,所以这一次他的名字注定会消失。

  陆飞在往上看,沐兰雪排名第四,第三和第二名的名字变成了黑色,至于第一名的名字更加奇怪,竟然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

  沐兰雪也飞身而起来到他身边,指着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名字,“这两人渡劫失败而陨落了,所以名字成了黑色,至于第一名……”

  “他已经成仙了!”

  陆飞已经猜了出来,怔怔的看了这个名字半天,和在场所有人相比,他自认为自己的修炼速度已经够快了,却没想到这第一名比他还快,不过短短几十年,竟然都已经成仙了。

  这种速度羡煞多少人!

  “你猜对了一半!”

  沐兰雪注视着第一名的名字,几息后幽幽说道:“他是谪仙,所以名字才会呈现金色。”

  陆飞半天没有言语,身子缓缓落到地面,目光看向了聂明月,这天榜石碑竟然能够将谪仙的身份公布出来,那聂明月一旦进入天榜,她是谪仙的身份不久众人皆知了么。

  谪仙这一身份太过特殊,很多人看到的是他前方的一片坦途,但也有人看中的是他的灵魂。

  仙人的灵魂,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聂明月挽着他的手臂,抬头看了眼眼前的天榜石碑,突然低声道:“要不我就不参加了!”

  “先看看再说!”

  陆飞朝她笑了笑,回头之时看到一道身影猛地从极远处的内院飞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道身影,一直看着他飞过他们的头顶,而后砸在了内城的城墙上。

  在一声惊天的巨响中,那道身影很快又飞了回来,看到沐兰雪时落了下来。

  沐兰雪看着灰头土脸的他,埋怨道:“二叔,你是不又去招惹我姑姑了!”

  “什么叫招惹,那是你姑姑,也是我妹子!”

  几乎同时,内院传来一声冰冷的娇喝声,“沐兰长风,你要在敢来,我打烂你的脑袋!”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