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作为沐兰家族的长老,放眼整个墟界也没有几个人能够与她相抗衡,更没有几个人敢忤逆他的意思,更何况现在他更代表的是整个沐兰家族的颜面,可这人人敬畏的面子竟然就被这名弟子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好一个幻灵宗,这就是你交出来的好弟子,竟然不顾劝阻下杀手,当我沐兰家族无人不成!”

  面对裁判长老的愤怒,幻灵宗众人面面相觑,虽然无人狡辩,但他们脸上更没有一丝懊悔的迹象。

  陆飞冷眼观瞧着他们,转头又看向万妖谷方向,这两大宗门专门针对他南剑阁,意图十分明显,但让他想不通的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现在我宣布,幻灵宗失去比赛……”

  “等等!”

  擂台上,镇魂绫散开,聂明月从中走了出来,裁判长老转头看着她,脸上带着浓浓的惊讶。

  这一逐日弓号称千里追踪,只要被神识锁定,那边是不死不休,可是眼前的聂明月竟然完好无损,只有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仅此而已。

  “你胜了,不必再比下去了!”

  裁判长老别有深意的看着她,聂明月投以一丝感激的笑容,先前若不是他为自己挡下对方的龙型幻影,恐怕自己还真要受到重创。

  同样,她也清楚对方话中的意思,裁判长老已经认定她躲过逐日弓的一箭是侥幸之举,在比下去定然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前辈,多谢您出手相助,这份恩情聂明月铭记在心,不过现在还请继续比试,我要亲自击败他!”

  说着是击败,可她看向对方的眼神中透着浓浓的杀意,既然对方下死手,那也就怪不得她了。

  “这……”

  裁判有些为难,转头看向沐兰长空,沐兰长空也有些犹豫,这女子和陆飞认识,而陆飞又和沐兰长情认识,现在看情形沐兰长情是铁定护着这小子,就连他身边几人也一并护了。

  “继续吧!”

  沐兰长情的声音传了出来,沐兰长空诧异的看着她,问道:“在比下去这小女娃恐怕真有生命危险,你难道还有第二颗升仙丹不成!”

  “谁说她会输,现在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沐兰长情嗤笑一声,目光逐渐看向了幻灵宗和万妖谷,冰冷的脸上带着一抹沉思。

  “既然你都发话了,那就继续吧!”

  在沐兰长空的示意下,裁判长老最后看了聂明月一眼,问道:“你确定?”

  “开始吧!”

  聂明月走回到擂台中央,看着对面的幻灵宗弟子,哼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比试!”

  “你竟然还敢再比,我到要看看你还怎么接我第二箭!”

  在裁判一声令下,场上的比试再次开始,幻灵宗弟子手中的逐日弓缓缓拉开,一条龙影从身上出现,逐渐融入白色的箭矢中。

  听着虚空中隐隐传来的龙吟声,聂明月身上的气息陡然转变,手中的镇魂绫红光大涨,一股比先前更加惊人的威压从中传了出来。

  陆飞见状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看来是冰仙子暗中出手了,对方先前的一箭已经触动了她仙人的威严。

  在冰仙子手中,仙器镇魂绫初现峥嵘,红光之中散发着浓郁的仙灵之气,凝聚成一个红色的空间将整个擂台笼罩在其中。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片刻后有人开始发出一阵惊叫。

  “竟然是领域!”

  沐兰家族众人也被这突然出现的领域给惊到了,只有沐兰长情神情自若,这一切在她眼中都是意料之中的。

  仙人的威严又岂是寻常修士可以忤逆的,她体内的冰仙子在仙界也是极强的存在,现在即便是转世的一缕神魂,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对付的。

  众人都惊诧于着突然出现的领域,但沐兰长情看得清楚,就算聂明月体内有仙人的神魂,也不可能在她还未领悟的情况下凭空唤出领域。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件镇魂绫,冰仙子让它展示出这件仙器真正的威力,这领域是它自身的力量之一。

  沐兰长情微微一笑,道:“还真是冥冥之中天注定,若是没有她,恐怕这件仙器就真的要被埋没了!”

  擂台上,在镇魂绫的领域中,如同山岳般的威压笼罩下来,幻灵宗弟子顿时感到自己身上仿佛背了一座大山,不断压制着他体内的气息,最让他震惊的是自己手中的逐日弓竟然也被压制着。

  “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

  聂明月冷冷的注视着他,“若是你的逐日弓落在逐日上仙的手中,或许我还会忌惮几分,不过现在在你手中连十分之一的威能都没有发挥出来!”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逐日上仙,今天我一定要你死!”

  幻灵宗弟子愤怒的吼叫着,心中的恐惧伴随着愤怒的声音不断释放出来,拉着弓弦的手突然松开,白色的箭矢穿破空间而去,下一瞬在聂明月的咽喉位置突然出现。

  聂明月的身影被绞得粉碎,白色的箭矢在擂台上划出一道弧线,直奔另一个方向而去。

  聂明月出现在那里,手中的镇魂绫凌空一绞,直接将这道箭矢缠在其中。

  只听得一声爆炸声响起,镇魂绫随之被撑开,先前还霸道无比的箭矢竟然就在众人的注视中缓缓消散。

  聂明月在漫天红练中缓缓走向他,每一步,脚下的擂台都随之颤抖一次。

  “逐日上仙曾用这逐日弓射落九日,那才是逐日弓真正的辉煌,现在我并不知道它为何会遗落墟界,但是在你手中明显是糟蹋这等神物,还不如交给我!”

  幻灵宗弟子带着浓浓的恐惧,继续拉弓引弦,数十张外的聂敏月身影虚晃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一只手直接抓在了逐日弓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

  感受着逐日弓与自己的联系被强行切断,仙器强行被剥离的痛楚是他体内遭受重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清冷女子,先前还被自己死死压制着,为何现在突然变得如此强横,就连逐日弓都被她强音的从自己体内剥离。

  “没有什么不可能,是你目光短浅而已!”

  聂明月身影消散,转而出现在擂台的另一端,拉弓引弦,一道白光随之激射而出,瞬息之间便穿透了他的身体。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