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东升西落,转眼已是满天红霞只之时,作为今日最后一战,同样也是陆飞的第一战。

  “下面请甲32号选手上擂台!”

  足足看了一天,终于到自己了,陆飞起身伸了个懒腰,在众人的目光中飞上擂台。

  人未到声先到,陆飞飞身而起的那一刻,一道嘹亮的剑吟声冲天而起,转眼站在了擂台上,手中一柄太阿剑古朴无华,但知晓他底细的都知道这柄剑的厉害之处,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

  对面也上来一人,陆飞看的有些愣怔,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少女,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脸上还带着一抹少女的青春与青涩,与聂明月相比起来,自然少了许多成熟和缥缈的气息,但最让陆飞在意的还是那双眼睛,清澈透明,就像是一对宝石一般光洁无暇,没有一点杂质。

  “没想到墟界还有这般单纯的女孩儿!”

  陆飞心中叹息,对这个少女也有些好奇起来,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而且还能保持这一份清纯,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我叫落霞,师兄请教了!”

  小姑娘倒是很有礼貌,上来并不是拔剑相向,而是想着他行了一礼。

  陆飞一手执剑,在众人看来倒是有些有失男人本色,他笑着将剑插在擂台上,双手抱拳回了一礼。

  “在下陆飞,南剑阁副阁主!”

  “你就是南剑阁的副阁主!”

  落霞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上下仔细的端详了好久,突然噗嗤一笑,道:“他们都说你十恶不赦,杀人如麻,就像是个魔头一样,就差能吃人了,不过你好像并不是他们说的那样!”

  陆飞恶寒,心中不禁对这些人怒骂起来,在这么单纯的小姑娘面前这么抹黑他,就算他不计较,可对着小姑娘纯洁的心灵可是一种严重的污染。

  他灵机一动,问道:“是谁和你说的?”

  落霞转头指了指万妖谷方向,道:“是那两位伯伯!”

  陆飞朝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尼玛,还真是和他有仇的那两位万妖谷长老,现在被他的目光盯着,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两个老匹夫,真是害人不浅!”

  陆飞眼神之中带着严重的警告之色,之后这才收回目光,笑看着落霞道:“别听他们瞎说,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落霞重重的点了点头,两人这样子那还像是比试的,就像是兄妹一样聊的开心,裁判长老看的哭笑不得,问道:“你们还得聊多久,要不咱们明天再比!”

  陆飞很赞同的点了点头,落霞见状顿时急了,一张脸憋得通红。

  “不行,爹爹说我修炼很差劲儿,我今天要证明给他看!”

  “好,那你们就开始吧!”

  裁判长老也对这个小姑娘没办法,直接喊了一声,飞身离开了擂台。

  落霞眼神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两柄短剑出现在她手中,身上的气息也逐渐攀升起来。

  陆飞并没有再动太阿剑,眼前的落霞不过元婴后期的修为,他根本用不着使用太阿剑。

  “哥哥,我要上了!”

  陆飞笑着点了点头,心中暗笑不已,这小姑娘实在太可爱了,出手还要和自己说一声,不是一下子就暴露了么!

  看着小姑娘飞奔而来的倩影,陆飞心中恍然若叹,在这世间能够保持这一分童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岁月蹉跎,时光的鞭子无情地抽打着你,让人在疼痛中学会了阴险狡诈。

  小姑娘的两柄短剑用的十分流畅,陆飞负手而立身形飘忽,无数剑影在他的周边闪现,但都刺空了。

  连番的攻击让她体内的灵气消耗的很快,一炷香的时间,她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急促起来,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有些紊乱的迹象。

  突然,小姑娘停了下来,双剑在胸前交叉,一道凌厉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哥哥,我要施展绝招了,你可要小心!”

  陆飞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没事,你全力施为就行!”

  两柄短剑下,万丈红霞从天上落霞,犹如光幕一样冲击在陆飞身上,陆飞体内气息稍有紊乱,但很快就恢复过来。

  身披红霞,陆飞看向少女的眼神中充满了赞赏,这一招下恐怕极大多数的元婴期修士都很难抵挡。

  看着小姑娘冲过来的身影,陆飞看到了她脸上的苍白,“是时候了!”

  虽然有些不忍,但这场胜利对他来说很重要,陆飞缓缓抬起手,鸿蒙的灵气在他的手掌中汇聚。

  突然,他腰间的混沌古玉散发出一阵微弱的神光,一道奇异的灵气钻入他体内。

  陆飞眼前的景象彻底变了,眼前的落霞变成了一道虚幻的影子,在她体内正中央,有一块拇指大小的东西闪着白光。

  “是古玉残片!”

  陆飞瞪大了眼睛,这种奇异的现象一闪即逝,在看第二眼时落霞已来到他身前,那一双断剑直奔他的手掌而去。

  陆飞的脑海中多了一些信息,是混沌古玉反馈给他的,陆飞看后不禁发出一阵叹息。

  怪不得这小姑娘天生无暇,原来竟然是古玉的一部分……

  他想了很久,但也只是瞬息的时间,眼看这一双断剑到来,他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本来想拍出的手掌又放了下来。

  既然天生无暇,他又怎会忍心刻上一道永远抹不去的划痕。

  随着一声入肉的声音响起,陆飞低头看了眼插在自己胸口上的断剑,但脸上带着却是浓浓的微笑。

  “你……”

  看着小姑娘惊慌失措的表情,陆飞抿嘴一笑,道:“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随即,他转头看向裁判,道:“这场我输了!”

  裁判看了两人一眼,最终还是裁定落霞获胜,陆飞将两柄短剑从自己的胸口拔出来,伤口上随之出现一道深红色的雷罡,直接封住了外涌的鲜血。

  对于他来说,就算彻底放弃了防御,这点伤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将断剑送还给落霞,看着她一脸的激动,陆飞虽然输了,但也很高兴,“落霞,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弟子!”

  落霞愣了半晌,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眼前的男子给他一种分外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很喜欢,但拜师这种事情又不是她能决定的!

  “我得去问问爷爷!”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