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幡现世,对于现在风雨飘摇的墟界来说无疑是一个极为糟糕的消息。

  陆飞通过男子的记忆,已经初步知晓了炼血宗在沙漠藏身的位置,这个男子想来也是一个夺取生魂的手下而已,记忆中有用的东西十分有限。

  聂明月看着他,问道:“现在怎么办?”

  “自然是去会会他们,绝不能让他们死灰复燃,一百年的时间,对他们来说还不成气候,我们就算灭不了他们,脱身还是没问题的,要是他们已经成长到一定地步,就得通知沐兰家族了!”

  陆飞转身回到小村里,在炼血大阵中,村里所有的尸体全都化成了血雾,整个小村在没有一丝生气、“愿你们能够早日投胎,这个仇我陆飞为你们报了!”

  陆飞呢喃一声,双手在胸前合十,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佛气,在佛气的笼罩下,四周的血色快速消退。

  他眼前似乎出现一道光门,整个小村在他眼睛里再次活了过来,无数人从房屋中走出,向着一一行礼,而后走入光门之中。

  陆飞第一次使用渡厄珠来度化亡魂,这一过程长达半个时辰,对他的消耗也不小,当光门消失的那一瞬,整个天空突然变成了金色,一道精纯的佛气自天而降涌入他体内,直接将陆飞体内的灵气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黑暗的空间中,一双眼睛突然睁开,怔怔的看着头顶,目光似乎穿破了界层的束缚,看到了能够因其他注意的男子身上。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恢弘的佛号声中,他嘴角擎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那双深沉的眸子缓缓又合上了。

  “结束了!”

  陆飞轻松的呼出一口浊气,转头来到聂明月身边,“走吧,我们该去会会这炼血宗了!”

  两人脚下升起一道剑光,直奔沙漠深处而去。

  在大沙漠的中心位置,有一处残垣断壁异常突兀,这里四处都是破败的房屋,经历岁月的洗礼,大多数已经被风化殆尽,只有少数还苦苦坚持。

  半空中,陆飞和聂明月看着下方,这里就是男子记忆中炼血宗的老巢。

  “这里很久以前应该是一处绿洲,后来历经岁月消失了,这些家伙就藏在这下面,待会儿我进去,你在外面守着,要是有逃出来的,杀无赦!”

  看着下方的残垣断壁,陆飞简单和聂明月交代一声,直接落了下去。

  刚落地,漫天黄沙轰然而起,无数粗壮的树根从地下钻了出来,朝着陆飞抽了过去。

  “妖物,还敢反抗,找死!”

  陆飞脸色一凝,周身剑气呼啸而出,直接将抽打过来的树根全部斩断,漫天的血雨洒落,滴在黄沙中传来一阵嗤嗤声,连黄沙都被腐蚀成了一团黑水。

  整片大地开始震颤起来,一颗足有数人粗细的怪树丛地下翻了出来,泛黄的树干上,竟然长着一张人脸。

  “小娃娃,敢来我的地盘撒野,今天就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老树沙哑的笑着,漫天的树根从黄沙中钻出,不断冲击着陆飞周身的护体剑气。

  看着四周遍地的树根残骸,陆飞冷然一笑,腰间的混沌古玉骤然亮起,一股炙热的三昧真火直接将树妖笼罩。

  “你怎么会三昧真火!”

  “上仙饶命,上线饶命啊!”

  陆飞冷哼一声,道:“饶了你,那被你吞噬过的人又如何说,今天我就送你上路!”

  三昧真火下,树妖开始剧烈的挣扎,大片黄沙被高高掀起,陆飞站在黄沙中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一直持续了半刻钟的时间,树妖终于不再挣扎,巨大的身子在三昧真火下被烧的渣都不剩。

  树妖尸体下,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陆飞来到黑洞边缘朝里面望去,黑漆漆的砂蜜豆看不到,就连阳光都被里面的黑暗彻底吞噬。

  黑洞中传出一阵阵阴冷之气,就算是陆飞都感觉到一丝冰凉。

  陆飞抬眼看了眼半空中的聂明月,而后直接跳进了黑洞之中。

  一簇火焰在他手中升腾而起,将他四周照亮了,陆飞借着火光一路前行,沿着黑色的通道一路蜿蜒向下,一直走了将近大半个时辰,眼前突然变得豁然开朗。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洞窟,四周岩壁上擦满了火把,正中间是一座巨大的魔像,魔像后面的顶上有无数倒钩,每一个上都挂着一个人,这些人一动不动,身上不断向下滴着血,但陆飞神识之中已经发现这些人还有一丝生机,不过也只是最后的回光返照,只要心中这一口气没了,立刻就会死。

  “这就是用来炼制鬼幡的生魂宿体!”

  陆飞叹息一声,这些人已经没救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他们一程。

  他手中的火焰逐渐升腾起来,陆飞正要出手,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劲风,竟然将他手中的火焰都吹灭了。

  一个瞬身,陆飞出现在另一边,洞口处站着一个中年男子,一张脸满是伤痕,那双血红的眼睛在幽暗的岩洞中分外突兀。

  “就是你杀了我的奴仆,没想到你竟然敢找来,老夫百年不出,看来你们都把我忘了,想我弑天堂堂一宗之主,却被你们逼到如此地步,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奠我炼血宗死去的数千亡灵!”

  中年男子声音依旧,但人已经消失无踪,黑漆漆的魔像上漂浮着一面血色的小幡,黑光咋现,无数黑色的触手直接射入那些宿体之中,所有的怨灵被拽出体外,转而被鬼幡完全吞噬。

  “正好用你来试试我鬼幡的厉害!”

  缥缈的声音中,鬼幡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涌出的黑雾逐渐凝聚成一只面目狰狞的厉鬼,朝着陆飞扑了过去。

  “就凭这些也敢在我面前卖弄,真是可笑!”

  三昧真火下,冲过来的厉鬼顿时停了下来,身上的气息不断的波动着,显然对三昧真火十分畏惧。

  “你竟然会三昧真火!”

  诧异之中,弑天似乎并没有多少畏惧之色,反倒狂笑出声,几息后突然显出身形,鬼幡落在他的手中。

  “三昧真火的确是世间妖邪的克星,不过对我的鬼幡没有多大作用,小子,你是哪个宗门的,等你死了,我会亲自上你宗门拜会的!”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