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并没有再说下去,但天护法已经想到了这一可能,问道:“你的剑难道斩断了我身上的生命法则之力!”

  “不错,所以你的永恒传说被打破了!”

  “怎么可能!”天护法完全崩溃了,身子未动,但脑袋却赚了一百八十度,怒视着陆飞,“你还未掌控生命法则之力,怎能将其斩断!”

  “你不相信,那我就让你真正的明白!”

  剑光闪烁下,一颗脑袋在陆飞的注视中飘飞起来,天护法脸上依旧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最后那一刻,他甚至都看到了自己倒下去的身体。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

  感受着自己逐渐模糊的意志,天护法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逐渐看着自己眼前一片模糊,最终完全陷入了黑暗。

  天护法的身体从半空中掉落,最终彻底消失在下方的岩浆之中。

  陆飞撤掉了杀域,天上的黑云尽数散去,露出了久违的清空,沐浴在阳光下,陆飞深吸口气,四周的天地灵气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

  即便如此,但他却发现自己身体陷入了一种十分奇怪的状态,虽然吸收了四周几乎所有的天地灵气,但自己身体消耗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恢复,被自己称为神力的古怪力量竟然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

  “怎么回事?”

  陆飞有些疑惑,随后看向四周的这片天地,突然间明白了过来。

  这里是墟界,墟界中蕴含着的是灵气和他体内的神力并不是一个等级的,就像是仙人在墟界一样,若是没有仙器的滋养,很快就会仙气枯竭而死。

  仙灵之气可以转化为这里的天地灵气,但天地灵气并不能转化为仙灵之气,这是一种质的区别,就像是水向低处流一样,反过来在自然之下根本不可能实现。

  “看来这条路不好走啊!”

  陆飞苦笑一声,在墟界中,他的这种神力越用越少,到最后总有枯竭的时候,到时候在想斩杀黑暗一族根本不可能!

  “算了,天无绝人之路,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陆飞收敛心神,来到莫天行身边,在这种天地巨变之中,他们脚下的整座山已经全部消失,脚下的地面变成了一片熔岩海洋,刺鼻的额硫磺味儿不断从下方的岩浆中挥发出来。

  “莫老头,你看什么呢?”

  莫天行端详了他很久,最后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你长大了,肩膀已经能够担起整个墟界,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一定能够担起守护三界这个重担!”

  “得了吧你!”

  陆飞摆了摆手,抬头看着天空,一双眼睛已然穿破了空间的桎梏,隐隐能够看到上仙界的模糊景象。

  “担起三界,我陆飞可从没想过!”

  “这些都是未来的事情,现在我们还是过好现在就行了!”

  莫天行叹息一声,看了看前方逐渐退去的兽潮,没有了天护法的控制,这些黑暗魔兽已经逐渐退去,很快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现在这里已经没有再守下去的必要了!”

  见莫天行要走,陆飞一把将他拉住,另一只手在虚空中一划,一道空间裂缝随之出现。

  “从这里走,我们会更快一点,或许能够赶在东部联军之前回到西部!”

  “这里!”

  莫天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陆飞一把拉进了裂开的空间中,空间裂缝很快消失,天地间再无两人任何气息。

  ……

  一片平原上,整片天空都像是墨一般的黑暗,在这片黑暗下是一望无际的魔兽浪潮,它们全都趴在地上,像是在休息一样。

  在这些黑暗魔兽中央,有几座黑色的山峰,仔细看去竟然是一只足有百丈之高的巨兽,身上背着一座巨大的黑色宫殿。

  宫殿中,几股蓝色的火苗在大殿中忽明忽暗,映衬出大殿王座上那张阴鹫的脸,正是飞将军!

  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大殿上,一黑袍男子跪倒在地,沉声道:“将军,就在刚才,我们失去了天护法的气息感应!”

  飞将军似乎在小憩,当听到这句话时片刻后方才睁开双眼,缓缓坐直了身子,“地护法,具体怎么回事?”

  被唤作地护法的男子站起身来,躬身走到王座前,伸出手摊开在飞将军面前,他手中是一块黑色的玉石,只不过现在这块玉已经裂成了两半。

  飞将军将这两块残玉捏在手中,一丝黑暗之气融入到残玉中,只听得一声咔嚓脆相,手中的残玉瞬间变成了粉末。

  地护法阴沉着脸,低声道:“我们黑暗一族永恒不死,现在这种情况我们也很难猜到原因!”

  飞将军霍然起身,脸色十分严肃,这种情况三位护法并不知晓,但作为为黑暗一族征战大江南北的将军,这种情况他们曾经就遇到过。

  @{0

  “天护法已经死了!”

  飞将军似乎犹豫了很久,最后才将这句话吐了出来,浓浓的杀机从他身上倾泻而出。

  整个大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就连整个黑暗大军都在这种杀气中瑟瑟发抖。

  飞将军身上的气息一闪即逝,大点逐渐稳定下来,他再次坐回到王座上,双眸盯着地护法,寒声道:“东部战区到底怎么回事,给我仔细说来!”

  “是!”

  地护法不敢有任何隐瞒,将自己知道关于东部战区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直到最后,飞将军听出了其中的蹊跷之处,心中涌出一股怒气,身下的王座轰然碎裂。

  “支援东部战区的飞狼被杀,后有天护法被杀,这一切都是同一人所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不过最让我好奇的还是你所说的那位灵阵修士,据我所知,灵阵修士是上一纪元的修道者,在这一纪元中根本没有这一传承的出现,现在突然出现,恐怕和天护法的死亡脱不了关系!”

  地护法闻言点了点头,道:“那天护法会不会是被这个灵阵修士给……”

  “不可能!”

  飞将军摇了摇头,“灵阵修士虽然有着极强的力量,但还不足以能够杀的了我们黑暗一族,他们最强也不过将我们封印,恐怕还有第二个人在!”

  他想了想,心中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