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剑阁几名弟子全都一脸悲愤,转头看向四周的破败,双目中带着浓浓的愤怒之色。

  “现在我们西部联军正在和黑暗一族战斗,后方没有强者坐镇比较空虚,所以才会被三界全会趁虚而入,南仙城就是毁在他们的手中!”

  陆飞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一结果,两方交战,势必要将全部主力全都调往前线,后方自然成了最空虚的地方,他能够破袭鹿城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三界全会也这么做,显然是想从背后牵制整个西部联军的注意力。

  “那南剑阁呢,现在怎样了?”

  “宗门没事,咱们南剑阁时西部联军的后方堡垒,在他们攻击南仙城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虽然最后将他们全都赶走,但也有不少师兄弟陨落,就连九曲长老也……”

  陆飞心中一凝,几息后幽幽叹息一声,两方交战生死难免,只是九曲长老陨落让他有些心痛,九曲长老和他的关系极为不错,也是自己在南剑阁中最为敬重的几位长辈之一,现在听到他陨落的消息,又怎能不伤心!

  “这笔债我一定会让他们加倍奉还,现在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在几名弟子的带领下,陆飞一行人离开破败的南仙城,很快来到了南剑阁。

  进入南剑阁的这一瞬,陆飞立刻感觉到一股极为不凡的气息在整个南剑阁上空萦绕着,这是一种铿锵剑意,是整个南剑阁弟子散发出来的气息。

  短短一年的时间,重新回到南剑阁,陆飞发现自己眼中的宗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若说之前的南剑阁是一块石头,那现在的南剑阁就是一块铁板,所有人身上都散发着极致的正道之气,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杀伐之气,这是在血的历练中才能凝聚而成的。

  血的历练下,使得整个南剑阁的实力快速提升,每名弟子都在血雨之中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剑修。

  首f发{0、W

  幽幽的钟声响起,无数华光从四处山峰涌向太一殿,在这些华光消失半柱香后,陆飞出现在大殿上。

  此时的太一殿已经坐满了人,首位坐着的正是影苍生,至于两侧,端坐着西部联军后方众位高层,其中有南剑阁的几位长老,也有其他宗门的高手。

  当陆飞走进来,影苍生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陆飞身边,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高兴与激动。

  “陆飞,你终于回来了!”

  “陆飞参见殿主!”

  陆飞向着影苍生恭敬行了一礼,虽然他是南剑阁的副殿主,和殿主影苍生地位相持平,但在他眼中,影苍生永远是他的长辈,这是出于对长辈的尊重。

  逝者已逝,眼前和他相熟的人也少了一些,虽然未明说,但陆飞心中都明白,这些人已经永远离开了他,没有见到最后一面是他现在莫大的遗憾。

  “回来就好!”

  影苍生欣慰一笑,亲自引着陆飞和莫天行在旁边坐下,这才回到主位上,道:“这次召集大家过来,是因为本阁副阁主陆飞归来,大家应该对他都有所了解,前有黑暗大军虎视眈眈,后有三界全会这些宵小,我们的形势不容乐观,借着今天集会,我想听听大家有什么意见!”

  他目光找全场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陆飞身上,问道:“你刚回来,一路上应该已经知道墟界现在面临的危难了,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虽然这里是西部联军的后方堡垒,但本身还是南剑阁的领地,作为南剑阁阁主与副阁主,他们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陆飞站起身看了四周一眼,在不远处看到了自己的师兄剑十三,师兄弟两人相视一眼,两人都带着一抹微笑。

  “墟界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一路上也遇到了黑暗一族的黑暗魔兽,现在形势总体来说不容乐观,据我所知,东部联军在风影谷与黑暗一族展开了生死一战,东部联军六位散仙全部陨落,现在已经朝咱们这撤退,估计很快就会到!”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影苍生也被这一重磅消息惊的站了起来,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东部联军已经败了,怪不得两天没有他们传回来的消息了,现在黑暗一族若是占领墟界东部,咱们西部联军将会面临腹背受敌的危险,这件事得赶紧通知前线,让他们早做应对!”

  陆飞笑着摇了摇头,回道:“虽然东部联军已经撤退,但他们给与了黑暗大军沉痛的打击,短时间内他们很难再有所大的作为,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咱们西部联军这边,飞将军亲自坐镇这里,目的很明确,我绝不能马虎大意。”

  所有人全都点头赞同,南剑阁镇压着黑暗一族的狂将军,自从墟界正道成立联军以后,几大宗门之间的情报是共享的,南剑阁的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飞将军带领的黑暗大军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解救被镇压在南剑阁的黑暗一族另一位将军狂将军。

  所以,整个联军才将重心放在了西部战线上,因为一旦狂将军被救出来,对于整个墟界来说会是一次灾难。

  最后,整个大会相互统一了意见,等到东部联军来到南剑阁,立刻重振旗鼓支援西部战线。

  人逐渐散去,陆飞和莫天行二人留在了太一殿,影苍生在地上来回踱着步子,思虑了很久,最终走到陆飞面前,手中出现一颗巴掌大小的白色光球。

  “这是……”

  陆飞看着小光球,上面传来一种分外熟悉的感觉,他突然想了起来,这个光球不就是藏宝阁中的那个光球么!

  “这就是咱们南剑阁的藏宝阁,这里面有咱们南剑阁将近万年的积蓄,现在我将这个交给你,希望你能替我好好保管!”

  陆飞并没有去接,反是盯着他,凝声问道:“阁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影苍生的脸色有些灰暗,但在陆飞看来,他这么做很明显是在托孤,藏宝阁是南剑阁最大的依仗,现在交给自己,其中意味着什么陆飞似乎已经逐渐明白了过来。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