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苍生没有再说,转身走到大殿中央的剑碑前,伸手抚摸着剑碑,感受着上面传来的冰凉,似乎一切又都会到了以前。

  “你的修为已经达到连我都看不透的地步,这是我感到最欣慰的,南剑阁自建立以来,你是历代剑阁弟子中最大的骄傲,以后你将走的更远,也能将咱们南剑阁传承的更久远!”

  影苍生看着剑碑上的几个沧桑大字,发出一声亘古的叹息,千万年的基业一朝散,这是他南剑阁的悲哀,但能够找到陆飞这样的传承者,这同样是他的骄傲。

  “再过不久,这里就会沦为最后的战场,你抓紧时间离开吧,等到一切都结束了再回来!”

  他没有再说下去,而陆飞也有些不明白,现在西部联军有着极强的力量,光是散仙就有数十位之多,更别说还有沐兰长情坐镇,就算是飞将军也很难攻破,南剑阁作为西部联军后方最大的堡垒,算是最安全的地方,怎在他的话中竟然如此悲伤,似乎南剑阁的结局已经被注定了。

  但从影苍生的话中,陆飞听出了一丝悲戚,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他身边,沉声问道:“阁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组建正道联军的时候已经做出了初步的部署,将南剑阁作为最后的战场,拿封印在这里的狂将军作为诱饵,在这里将他们逼入神魔战场中!”

  神魔战场!

  陆飞呢喃自语一声这神魔战场对他来说十分陌生,甚至连这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整个墟界竟然还有这种连他都不知道的地方存在!

  “这个地方在哪里?”

  “在混沌之中!”

  影苍生叹息着摇了摇头,整个墟界恐怕只有沐兰长情才知道神魔战场的存在,据说那里是一片混乱之地,是三界的战场。

  “这是沐兰仙师说的,具体怎么进入我也不清楚,不过沐兰仙师说了,他已经通过神识将黑暗一族彻底崛起的消息通知了上仙界,到时候沐兰仙师会在这里做下标记,仙界仙人会打开神魔战场和南剑阁的空间通道。”

  这么一说,陆飞恍然大悟,当即回道:“这的确是一个好计策!”

  在墟界,上仙界即便有心援助,也无法强行突破两界的界层,到时候若是置之不理,等到黑暗一族完全占领墟界,在这里休养生息,等到攻入仙界时,就算他们恐怕也会落得和墟界一样的下场。

  为了破解这一危局,神魔战场这种特殊的地方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在这里面将在没有任何对力量的束缚,在上仙界和幽冥界的帮助下,才能够给予黑暗一族最大的打击。

  这样一来,就能彻底解除黑暗一族对墟界的威胁,陆飞也很赞同这一计策,但将这里作为战场,对于南剑阁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恍惚间,他不由想起了第一次在前往剑山时脑海中出现的模糊场景,在岩浆的洗礼下,整个南剑阁毁于一旦,这一切似乎正在被一点点实现。

  “阁主,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或者可以将狂将军放出……”

  陆飞说完,就觉得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影苍生苦笑着摇了摇头,陆飞说的他何尝没有想过。

  “绝对不行,一旦将狂将军放出来,他们势必会再次和咱们陷入对峙的僵局,等待狂将军恢复实力,等到那时他们两位将军同时出手,我们根本难以挡下来,届时不仅是墟界,就连世俗界都会陷入黑暗一族的魔掌中。”

  陆飞也想到了这一点,一位飞将军就拥有能够和仙人媲美的力量,何况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若是在让狂将军有喘息的机会,到时候黑暗一族的力量会有质的提升,不仅是墟界,就连世俗界也会遭受灭顶的额灾难。

  两界加在一起,那可是足足上百亿的生灵,黑暗一族肆无忌惮,但他们不能坐视不管。

  为此,为了上百亿生灵避免遭受荼毒,影苍生他们只能选择将南剑阁作为主战场,到时候即便狂将军摆脱封印,自身力量也大打折扣,这对于整个正道联军来说是最佳时机。

  “我明白了!”

  陆飞叹息一声,脸上带着浓浓的不舍,自从他来到墟界,南剑阁就是他唯一的家,无论是这里的人还是物,都是他永远放不下的牵挂。

  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该放下了,为了整个墟界甚至人间界,值得他们做出这样的额牺牲。

  “到时候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力量阻止他们!”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短短一年时间不见,你已经成长到连我的看不出你的深浅,看你身上的气息应该已经到达渡劫期了吧,怎么没有引动天劫?”

  陆飞讪笑一声,这个问题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告诉他自己走上了一条让三界背弃的修炼之路,导致被仙界抛弃了吧!

  陆飞不说,影苍生也不再多问,再看他脸上的神色就知道有自己的难言之隐,索性直接转移话题。

  “这个计划等东部联军回来就要实施了,你也在这段时间回剑山看看去吧,那里可有好几人在等着你呢,到时候肯定给你一个大惊喜!”

  看着影苍生脸色深深的笑意,陆飞心中有些激动,对方说的没错,剑山是自己的家,那里的确有很多牵挂着他的人和物。

  至于影苍生口中的惊喜,他不禁想到了烟箩,南仙城被毁,烟箩最有可能来的就是南剑阁!

  从太一殿出来,陆飞转头看向莫天行,问道:“老头子,你怎么办,是和我一起去剑山,还是……”

  从陆飞脸上浮出的淡淡幸福神色,莫天行内心的柔软被触动了,“你回剑山吧,我也该去见见她了!”

  “那我就不留你了,你们分别了三百多年,姑姑每天都在弹奏你交给他的凤求凰,心中对你很是思念,你也该去和她相聚了!”

  看着莫天行御剑离去,陆飞带着一声幽幽的叹息飘飞而起,在这暴风雨前的宁静里,他们也该珍惜这最后的宁静时光了。

  墟界危难,这一计划谁都不知道有多大的成功率,或许下一次,他们就会变得天各一方生死两茫茫!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