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心中很乱,虽然很想念剑山和剑山上的人,但更多的还是恐惧和害怕,最后一战在即,很多人将会在这一战中陨落。这一见或许就是最后一面。

  很快,陆飞在剑山外落地,看到如今的剑山,陆飞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年时间,剑山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前死气沉沉的铁山早已消失无踪,代替是是一片生机盎然,就连空气中都带着一股淡淡的芬芳。

  “一年的时间,这变化也太大了吧,这还是剑山么!”

  陆飞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四处打量了好一番,最后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地方,昔日的剑山因为炼器的缘故导致整座剑山充满了或属性灵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器的味道,但是现在,这里哪还有昔日的一点影子。

  穿过一片小树林,陆飞总算看到了熟悉的剑山大殿,这才确信自己的确没有走错地方。

  大殿外的小道两侧是一片精美的花圃,空气中的芳香之气就是从这些盛开的花朵中溢散出来的。

  “这一年变化真是太大了,难道是师兄转性了?”

  陆飞还没进门,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大殿内走了出来,正是剑十三。

  “师兄……”

  陆飞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剑十三拽到了一边,先前在太一殿两人只是简单一见,现在仔细一看,陆飞这才看到自己的师兄竟然只剩下一条手臂,左臂衣袖空荡荡的。

  “这是怎么回事?”

  陆飞也来不及问他为什么将自己拉到一边,直接抓着他左边的衣袖,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这是和黑暗一族战斗时留下的,伤口被黑暗之气侵蚀,断臂没法再接续了!”

  剑十三脸色十分平淡,对于自己被斩断一臂的事情早就已经看淡了,直接拍了拍陆飞的肩膀,安慰道:“师兄没事,和陨落的同道师兄弟们比起来我已经算幸运了!”

  陆飞脸色依旧有些不善,虽然师兄这话说的没错,但陆飞还是有些气不过,心中早已经将黑暗一族骂了几百遍。

  “你小子,我就知道你死不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陆飞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这一年的时间的确让他们都担心坏了,只不过他的确有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事情,这一年的时间也不算白白浪费。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回来晚了!”

  陆飞见剑十三一脸的疑惑,急忙岔开话题,这一年的事情虽然不算什么秘密,但真要说起来,恐怕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师兄,咱们剑三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下面的岩浆问题解决了!”

  剑十三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大殿门口方向,脸上带着一抹浓浓的笑意。

  “岩浆通道被我暂时封印了,这剑山上的花花草草也是我利用道法种下的,这些可都是写苦力活,你小子以后得好好谢谢我!”

  陆飞听得满脑子疑问,剑十三这话说得真是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这话说的怎么好像自己若是在的话这些活都是自己的一样。

  剑十三笑看着他,突然道:“你小子没想到竟然都是当爹的人了,以后可不能亏待人家母子两!”

  “什么?”

  陆飞差点没跳起来,急忙问道:“师兄你说明白一点,我什么时候当爹了,是谁?”

  “天蛇王!”

  剑十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真不知哪里来的好运气,竟然能让天蛇王对你这么死心塌地,不过好在我们得知她有身孕后就将她接到了山上,否则你小子就等着后悔去吧!”

  “烟箩!”

  陆飞一拍脑门,当即想起了一年前的事情,那一次,他们的确同房了,没想到竟然一次中标。

  “师兄,咱们待会儿再聊,我先进去了,烟箩在里面吧!”

  陆飞实在等不及了,直奔大殿门口快步而去,还没走两步就被剑十三拉住了。

  “你小子可有点准备,你消失一年的时间,在她临盆都不在身边,现在孩子已经出生三个月了,都是她一人带着孩子,对你可有极大的怨念!”

  “没事,千错万错我的错,只要他们母子平安就行!”

  陆飞心急火燎的重进了大殿,直奔后殿自己的房间,偌大的后殿充满了芬芳,凡是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摆满了花卉,显然是剑十三为了给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可以将剑山做了改变。

  “谢谢你师兄,这些都是师弟欠你的!”

  剑十三和陆飞来到后殿中央大厅,目送陆飞冲上二楼自己房间中,不禁叹道:“以后可有你小子受的了!”

  陆飞没头没脑的冲进房间,一眼就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直接站在门口将他拦了下来。

  “明月,萱萱,你们这是干什么?”

  看着这两女一脸的怒气,陆飞已经猜出来了,肯定是师兄回来后将自己归来的事情提前告诉了她们,现在她们两人正摆好了架势等着他呢。

  “陆飞!”

  聂明月冷冷的看着陆飞,一只手突然揪住了他的耳朵,苏萱揪住他另一只耳朵,两人就这么提着他走进房间。

  陆飞吃痛的叫了一声,急忙一脚将门带上,被两女提溜着走到床边,烟箩躺在床上,身子依靠着床头,怀中抱着一个粉嫩的婴儿。

  婴儿睡的正香,被他这一声惊呼差点惊醒,粉嫩的小脸稍稍动了动,而后又睡着了。

  陆飞急忙将嘴闭上,站在床边看了许久许久,婴儿的小脸将他的心占的满满的。

  “这是我的儿子,我陆飞的儿子!”

  陆飞双眼微微泛红,一抹水雾出现在他眼角,经历过无数生与死,他都咬牙坚持,心中只有一个信念,男儿流血不流泪!

  可是现在,当看到自己的孩子,他的心深深被刺痛了,作为一个父亲,竟然没有陪在她们母子身边看着他出生,这是他最大的遗憾,也是一种永远无法弥补的愧疚。

  “烟箩!”

  沙哑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其中带着压抑到极致的自责与内疚,三女见状全都愣住了。

  在她们眼中,陆飞永远都是铁打的汉子,即便面对生死折磨,他也没有为此留下一滴眼泪。

  可是现在,都看到陆飞眼角的那滴晶莹时,她们心中全都疼了起来,她们现在才知道,陆飞并不是没有眼泪,只是一直都将眼泪吞进了肚子里。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