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南剑阁死一样的宁静,血红色的雾气包围着整座山久久不散。

  陆飞虚空而立,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轻松,闲庭散步般来到金雕王面前,从对方的脸上,他看到了无尽的恐惧。

  “你害怕了!”陆飞戏谑一笑,“没想到堂堂金雕王也有害怕的时候,怎么,现在后悔当初没杀了我!”

  金雕王冷哼一声,心中已经任何侥幸,两人相距不过两张的距离,他从陆飞身上感受到一股犹如浩瀚大海一般的威压。

  这种威压已经远远超出了墟界任何人,他突然有种想法,被誉为墟界第一仙的沐兰长情恐怕也不过如此吧!

  “今日是我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杀你很简单!”

  陆飞看向他的目光逐渐变冷,二十年前因为他吸收雷晶导致彻底堕入魔渊,雷晶虽然是天蛇王交给他的,但背后真正的主使者正是金雕王,二十年的入魔生涯,对他来说是心中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告诉我鱼人族族长的下落,我给你个痛快!”

  “你说他!”

  金雕王稍稍有些惊讶,没想到陆飞留着他到现在,竟然是为了鱼人一族的族长,一个小小的鱼人族,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对陆飞不同,现在看他问起了鱼人族族长,金雕王倒是对他另眼相看。

  “陆飞,你还是直接杀了我吧,想要从我口中套出信息,痴人说梦而已!”

  “是么!”

  陆飞嘴角带着一抹冰冷,手指微动,一道剑光豁然斩出,金雕王的左臂飞了出去,大盆鲜血从他的伤口中喷出。

  金雕王吃痛,脸色完全拧在一处,但饶是如此竟然没有吭一声,一双锐利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陆飞。

  那种眼神,陆飞很久没有见到了,其中蕴含着的那种决然和坚毅就像是一座山岳,根本无法撼动,他不禁想起一些往事来,在他记忆中,也曾有过这样的人死在他的手中,对方同样是这种决然的眼神,即便最后死去的那一刻也没有吐露一个字。

  陆飞已经明白,眼前的金雕王拥有铁一般的意志,就算他用尽手段恐怕也不能让他松口。

  这种意志,陆飞尤为佩服,曾经死在他手中的那人虽然是他的敌人,但陆飞在杀了他之后还是将他厚葬。

  虽然是对手,但这种意志没有敌我之分!

  “我明白了!”

  陆飞没有再动手,转身背对着他,叹道:“你的确是一个很难得对手,放眼整个墟界能够拥有你这般意志的少之又少,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我还是很佩服你!”

  他在转过身时,一道剑光突兀初显,直接穿过金雕王的脖颈,一道血线逐渐在他的脖颈上出现。

  金雕王喉头微动,最后一句话还是没有说出来,即便已经死去,但双眸中的那种决然依旧没有消失。

  金雕王虽然已经魂飞魄散,但身体内灵气没有消散,身子飘在半空中,陆飞不住的叹息着,直到现在,他心中竟然有些惋惜。

  能够拥有这种钢铁一般的意志,却为何加入黑暗一族,到头来终还是落得个身死道消,若是能够弃暗投明,未来必定是墟界的一方巨擘。

  “虽然你做了很多恶事,但是我依旧很钦佩你,现在你已经死了,一切的罪恶也该结束了!”

  陆飞抬手在虚空中一招,一股磅礴的水属性灵气有南剑阁中涌出,山间峡谷的一汪碧波寒潭中激起一股水柱,在这股水属性灵气的牵引下冲天而起,犹如一条蓝色的水帘在众人的视线中划过,最终将金雕王的身体完全包裹。

  在水流的冲刷下,金雕王的身体在水球中缓缓消失,最终完全和水流融为一体。

  水球爆碎,整个南剑阁下起了雨,天空中出现一抹彩虹来,陆飞抬头看着这道彩虹,抬手看着滴落在手中的雨滴。

  “希望你能够在那一边别再选错路!”

  虽然解除了南剑阁的危局,甚至还将整个三界全会的覆灭了,但陆飞却没有一丝喜悦,斩杀了金雕王,对他来说虽然报了二十年的仇,但一想到金雕王那种眼神,陆飞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整个南剑阁全都欢呼起来,覆灭三界全会可以说是斩断了黑暗一族的一条臂膀,也完全消除了正道联军后方的隐患,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直到陆飞带着东部联军从南剑阁出发,所有人都还谈论着这件事,看向最前方白云上坐着的陆飞的眼神中充满了敬意。

  一路上,陆飞完全陷入了沉默,懒散的坐在白云上,眼睛不断看着四周的景色。

  下方的景色还是那么优美,路过几个小城镇全都人山人海,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因为黑暗一族的进攻,整个墟界已经完全陷入了动乱之中,正道西部联军一直苦苦坚守,后方的城市大多完好,但这也只是整个墟界不足三分之一的地地域,剩下三分之二的地狱全都陷入了黑暗一族的掌控。

  在这种鲜明的对比下,陆飞越发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担子足有千万斤之中,正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以前的他一直认为只要守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但现在,当他真正站在了墟界的顶点上,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黑暗一族,既然你们选择要覆灭我墟界,那我陆飞就和你们刚到底,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

  整个东部联军足有十余万修士,浩浩荡荡朝着西部战场前线而去。

  一天的时间,众人终于赶到了西部联军的集合地,这里是一片山峦,再往前就是一望无际的广阔平原。

  在这片广阔平原上,驻扎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魔兽,而正道联军和他们遥遥而望,就驻扎在他们北上最关键的山峦中。

  东部联军一到,对于整个联军来说瞬间扩大了一倍之多,作为东部联军暂时的统帅,陆飞带着数百位化神期修士来到西部联军的大帐前。

  一阵香风袭来,大帐的门帘纹丝未动,但众人面前已经出现一道身影,正是沐兰长情。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