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黑色的魔兽已经重重叠叠将南剑阁围了起来,如同潮水一般不停地涌动着,一双双恐怖而又狰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守护在剑阁外的众人身上。

  在这庞大的兽潮中,南剑阁就如同一个孤独的小岛,在暴风雨来临的前夕,被围困在不着边际的黑海中央。

  密密麻麻的兽群似乎已经要忍耐不住了,陆飞能够在当中看到大量的熟悉的面孔,唯独迟迟不见那个坐在宝座上的男人。

  “怎么了飞将军,有胆子打上南剑阁,没胆子出来面对我吗!”等待了许久,陆飞又大叫了一声。

  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小的破碎声,众人全都安静了下来,抬起头朝天上看去。

  犹如是一张纸片一样,一道黑色的裂缝突兀的出现,飞将军直接撕裂了虚空,从里边缓缓的走了出来。

  “小子,你简直就像是一个烦人的跳蚤一样,但是现在我已经将你的大本营围起来了,你再逃一个给本将军悄悄。”

  飞将军一边说一边冷笑着,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就像是已经胜券在握了一般。

  实际上,从目前的形式看来,飞将军也的确是占优势的一方,而且是大大的优势。

  先不说高层实力上的差距,只说黑暗一族的魔兽们数量之多,十只围攻一个都够了,南剑阁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人来作战,更何况魔兽们还能够再生。

  两边一打起来,南剑阁守军将会源源不断的被消耗殆尽,而黑暗魔兽则会不停的出现,直到将所有南剑阁守军消灭。

  这就是飞将军的如意算盘。

  既然对方有陆飞这个难缠的家伙,那就换另一条思路,打你薄弱的环节。

  不得不说,飞将军作为黑暗一族的大将军,的确是很有手段的。

  而在南剑阁这边,不仅陆飞已经猜到了飞将军的想法,莫天行和影苍生也都猜到了。

  “黑暗一族的这些宵小,手段竟然如此阴毒,真是让人不齿!”

  莫天行恨恨的说着,眼神中满满都是剧烈的仇恨,在场众人中,莫天行对于黑暗一族的恨意无疑是最深的。

  影苍生脸上则是沉重之意,身后的联军和南剑阁弟子们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只等着影苍生一声令下,全都上去和黑暗一族拼个你死我活。

  在场众人里,唯一一个比较轻松的,大概就只有陆飞了。

  缓缓的升上天空,陆飞面对面站在了飞将军的不远处,脸上露出了一副讥笑之色。

  看到这个情况,下边顿时就有些沸腾了。

  “那不是副阁主吗!副阁主站出来了!”

  “对啊,副阁主这么强大,这一次一定能够带领着我们杀退黑暗一族的!”

  众人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丝希望,连带着影苍生和莫天行的脸色都好看了一些。

  还好还有一个能够站出来的人,墟界正道不至于被黑暗一族欺压的太惨。

  飞将军盯着陆飞,轻松道:“怎么了,你过来是有什么遗言要对本将军说吗?如果你愿意拍拍本将军的马屁,说不定我会帮你传达下去的。”

  陆飞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我过来是想要听听你有什么遗言的。”

  这句话陆飞没有一点点的犹豫,相反的,陆飞还特意扩大了音量,让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

  这是赤。裸裸的嘲讽!

  飞将军果然变得气急败坏了起来,咬着牙说道:“你小子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像你这么狂的人我以前也见过一个,现在还在封印里没出来呢!”

  眼下之意,说的竟然是狂将军。

  似乎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怎么好,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飞将军还不忘嘲讽他一句。

  “狂不狂,你何不来试试呢?”

  陆飞冷哼一声,浑身上下突然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威慑力之强,让飞将军都隐隐有些心惊。

  犹豫不定的打量了陆飞两眼,飞将军冷笑道:“看来你小子在这短短时间里还有些奇遇,实力竟然增强了不少。”

  “废话少说,动手吧!”陆飞眼睛一瞪,太阿剑赫然出现在了手中,对着飞将军就是一剑斩了过去。

  飞将军一个闪身躲开陆飞的一击,随即一伸手再次撕裂了虚空,在裂缝里生生拉出来了一把黑色的长枪。

  “等你死了,再来和本将军忏悔吧!”

  话音刚落,长枪和长剑瞬间碰撞在了一起,触碰处甚至都能够看到有大量的火花从中爆炸开来。

  两人一交战,下边的黑暗一族大军和南剑阁守军也没有闲着,当即在两方头领的带领下,怒吼着冲向了敌方。

  在剧烈的爆炸声中,两个人开始越战越快,到了后边甚至都看不清两个人挥动的手臂了,只能看到一道道虚影。

  不得不说,继承了雷神传承后,陆飞的力量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尤其是荒古雷体增幅更加恐怖。

  好几次飞将军的长枪都已经扎到了陆飞的身上,陆飞闷哼一声竟然硬生生将飞将军的长枪给弹了回来。

  抓到了飞将军的一个出手间隙,陆飞一剑挥出,太阿剑的剑身瞬间变得通红,一剑直接扎进了飞将军的心口!

  “啊!”

  飞将军惨叫了一声,不顾更加巨大的疼痛,一把将太阿剑从胸口处拔了出来,紧紧的握在手里,一双眸子充满了血丝瞪着陆飞。

  “小子,你竟敢伤害本将军!”

  陆飞冷哼一声,大力将剑抽了回来:“世界上哪里有那你这样的道理,准你伤我不准我伤你。”

  口中这么说着,陆飞的心中却是越发的困惑。

  对于平常的对决来说,只要被刺中了心脏,很大程度上不死也是重伤,但是看飞将军这个状况,似乎就和受了一点轻伤没什么两样。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飞将军胸口被陆飞戳出来的巨大的伤口,竟然在一道黑色的烟雾中开始逐渐愈合起来。

  往后退了些距离,飞将军提着长枪恨恨道:“麒麟之吼果然厉害,但是本将军本就不是擅长交战之人,你不要太过得意。”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