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牢内除了那位被阴煞之气迷乱了心眼的魔人之外,空无一物。

  当他看到魔尊的那一刻,浑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跪倒在地上连连解释道:“不好了,魔尊大人,那小子逃了!”

  魔尊不容那魔人是为辩解,以手作刃,瞬间刺穿了魔人的胸膛。

  然后,他对旁边的魔人命令道:“速去将此事禀告给天魔帝大人,那小子的道基已毁,量他也没有逃多远!”

  修神的道基一旦毁坏,陆飞泯然众人矣,甚至将其形容为挑断了筋骨的家禽也不为过。

  没有道基他就是一介凡人,甚至连逃离这里的力量都没有。

  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陆飞为何还有力量站起身来,甚至对那位魔人士兵施展出了阴煞之气。

  陆飞借助药师的力量,冷冷的疼痛,一路向北前行。

  魔域内的环境极其恶劣,阴寒至极,导致陆飞的体力在急剧的损耗。

  身后传来一阵阵兽吼声,数十只强壮的风清灵马乘载着魔尊他们等魔人正向陆飞急速追赶而来。

  “快!这地上的血迹还未干,那小子一定就在前方,谁要是抓住了那小子,我就将这天狼魔核奖赏给他!”魔尊高举着右手晃了晃手心里散发着淡蓝光芒的天狼魔核。

  天狼这种魔兽是极寒之北魔域里所独有的,这种魔兽极其的凶残,向来以狡猾著称。

  能够服下一颗天然魔核,不仅能够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功力,甚至可以得到天狼魔核内的凶残之力。

  魔尊身后的那些狼人士兵们看着闪耀着寒光的天狼魔核,一个个都露出了贪婪的神色,手中的马鞭更是挥舞的悚悚作响。

  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陆飞呼唤着药师的名字,希望得到他的回应。

  但是渡厄珠再一次陷入了沉寂,完全没有丝毫反应。

  “该死的老头居然说要救我一命,又为何在这种危机关头见死不救!”

  陆飞立即停住了脚步,几块拳头大的石子掉入了悬崖之下,竟然半天都没有回响。

  山崖之下的阴煞之气更为浓郁,这是一个万丈深渊。

  “小子,你怎么不跑了?失去了修神者的道基,你现在连个废物都不如!”魔尊咧嘴怪笑道。

  在上一次魔界与仙界的大战当中,陆飞以区区金仙的实力力压自己,让他颜面无存。

  此刻,虽然陆飞的道基已被自己亲手毁坏,可这并不能抵消魔尊心中对陆飞的仇恨。

  数十位位魔人士兵,挥舞着手中的马鞭驱赶五米之高的风清灵马像陆飞极速飞驰来。

  “呵呵!死亡又何所惧,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我一定会让你们尊贵的在我陆飞面前求饶!”

  陆飞双眼紧闭,倒头直接栽入了万丈悬崖之中。

  他的声音整个回荡在山谷之中。

  这里许多的魔人啧舌不已,到时候的天狼魔盒就这样跑了。

  “算了,这条河通往魔域极寒之北的北海,那小子就算不会被摔死,也会被活活冻死的!”

  看到陆飞终于算是死在了自己的手里,魔尊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带着魔人士兵折返回去。

  就在陆飞的身子急速下坠的时候,一股力量缓缓的从下方托住了他。

  他身子下降的速度变坏了,身子的力量也再一次充盈起来。

  没错,渡厄珠再一次有了动静。

  “徒儿,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难,我只能保你不死,但绝不会出手帮你躲过劫!”

  话音落下,汹涌澎湃的寒流便裹挟着陆飞的身子,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向着北海奔流而去。

  翌日清晨,一阵嘈杂的声音将陆飞从睡梦中惊醒。

  他挣扎着想要坐直身子,却发现全身酸痛无比。

  胸口刺伤的部位打好了绷带,床沿边还放着一碗热乎的汤药。

  房间非常的简陋,所有的家具也就一张床一张桌几张凳子,仅此而已。

  不过看着房间的打扮装饰,好像是一个未出嫁女子的闺房。

  “难道我被一个女子给救了?”

  陆飞甩了甩脑袋感觉头颅疼痛的紧,对于落入北海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知。

  “小云,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肥了!若是再不交保护费的话,哥几个可真对你不客气了!”

  一个棕色长发的男子一把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推倒在地上。

  而后他身旁的另外两个威武雄壮的男子围在了弱小女子的身旁。

  两人咧嘴怪笑,也完全将女子当做玩物看待。

  “是啊!哥几个可是一直馋你的身子,你若实在不想交保护费,把哥几个伺候好了,以后就不再找你麻烦了!”

  两名男子撸起袖子准备对女子动手。

  跌倒在地上的女子,紧紧的捂着胸口的衣物,右手紧紧的握着一双筷子:“你们这些恶霸,我若云就是死,也不会向你们屈服的!”

  村里人听到这边的动静之后,纷纷赶了过来。

  不过敢上前劝说的人却没有一个。

  因为他们都惧怕小渔村的这个恶霸吴番。

  “若云,村里人都说你今天早上捕捞到了大家伙,实在不行你把那东西交给他们也可以啊!”

  若云是一个勤快的女子,每天天气还未翻起鱼肚白他便会背着竹篓子前去北海赶海。

  恰巧,昏睡在沙滩上的陆飞被她发现了,于是就带回了小渔村。

  不过当她看到陆飞是人类的模样时,一开始还有些迟疑。

  魔界与人界,仙界向来不和,此之间常年战争不断。

  但是若云的心地非常的善良,终于在善心的驱使下拖着昏迷不醒的陆飞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莫非你们说的大家伙是我?”陆飞搀扶着墙壁缓缓的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他自知现在的自己弱的连平常人都不如,但是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别人欺凌,他又怎可视而不见。

  “你,你醒了!”若云看到一支昏迷高烧的陆飞终于醒了过来,脸上的愁容也终于释然了。

  “嗯!谢谢你救了我!我叫陆飞!”陆飞伸手将若云从地上拉了起来。

  可是小渔村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连忙后退了几步,口中还尖叫道:“人类!人类!”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