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嘴上这么说,但心里也有一丝丝疑问。

  似乎药师对孟婆非常的忌惮,任何有关于孟婆的事情,他都是小心翼翼的。

  “难道师父曾经和孟婆有过不一般的关系?”

  陆飞抬头端详了一番孟婆的姿色,真的是美丽动人,宛若天仙下凡。

  “你别动!小子,你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我!”孟婆用一种极度怪异的眼神看着陆飞,伸手修长的五指,罩在陆飞的额头之上。

  一股强大的吸扯力,从陆飞的灵魂深处牵引而出。

  陆飞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渡厄珠竟然发出了丝丝亮光,很快就被这股强大的吸扯力吸离出了体外。

  “渡厄珠?你躲了我一辈子,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孟婆突然眼眶猩红,一片目眦欲裂的盯着陆飞。

  刚刚还极度玩味的表情,现在却是恐怖至极。

  陆飞看他这个样子不禁一阵寒颤。

  若云生怕孟婆对陆飞痛下杀手,连忙拉着他的衣袖后撤了几步。

  然而孟婆手中的渡厄珠却依旧,如同在陆飞的脑海中死寂无声。

  “老东西,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孟婆和药师之间有一段不解的情缘。

  当她看到渡厄珠的第一眼,就如同看到了曾经的故人,鼻尖忍不住冒出一阵酸楚。

  “好!既然你不愿意出来,那我就杀了这小子!我知道你很在乎他。”

  孟婆一个飞身来到陆飞的面前,虎口死死地卡住陆飞的脖子。

  好似涂了白霜的五指指尖伸出了修长的指甲,大半已经刺入了陆飞的勃颈处。

  鲜血一点点的渗透而出,若云看到这里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不曾想这一声尖叫声竟然蕴含着极为强悍的力道,直接将孟婆震退了数米开外。

  “血脉压制?”孟婆心头一惊,似乎发现了什么。

  “你这女娃是什么人?竟然敢阻挠我孟婆办事!”孟婆眉宇上挑,好是豺狼般盯着若云。

  陆飞全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就是实力的压制吗?太恐怖了!”

  他现在的实力还完全看不出孟婆已经到达了何种等级。

  就在孟婆刚要触碰到他的时候,他几乎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却发现体内的阴煞之气竟然被孟婆给压制了。

  听到血脉压制四个字,陆飞猜到了一点。

  那就是若云在冥界的地位绝不亚于孟婆,那究竟是什么人却不得而知。

  隐藏在渡厄珠内的药师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点,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似乎已经猜到了一半。

  可当他看到孟婆的时候,却又吓得失了神态,将自己的灵魂气息全部都隐藏了起来,生怕露出一丝一毫被孟婆给发现。

  “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要是敢对我哥动手,我就跟你拼了!”若云从自己的腰带间抽出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足有一根筷子的长短,它有着木制的剑柄,匕首上还是锈迹斑斑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一般。

  这把匕首其实是若云的家传之物。

  据她母亲说,这把匕首是她父亲最后的一件遗物,就当作传家宝送给了若云。

  “血脉压制又如何?我想要杀死你还不是轻而易举!”

  血脉压制意味着若云在冥界的等级高于孟婆。

  而且在冥界拥有血脉的鬼神也就那么几位,就连现在的孟婆都还没有。

  可是这里没有其他人,孟婆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眼前的这两人给杀死,也没有人会发现。

  况且,就算被发现了,这小丫头也是带着阳寿未尽的凡人进入到冥界,此罪当诛。

  就是十殿阎罗也保不了她。

  两匹白练好是锋利的白剑,一支陆飞和洛云的脖子,黑色的向两人射来。

  陆飞一个翻身将若云护在身下,他说过要保护好陆云就绝不食言,哪怕是死。

  可是当他闭上眼等待死亡的那一刻,孟婆手中的白绫却迟迟没有落下。

  等他回过头来才发现,药师的魂魄已经出现在孟婆的面前。

  两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孟婆眼角的泪花数的落下,而药师则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不敢抬头直视孟婆。

  “这,这个小子你杀不得!他是我的徒弟,你要杀就杀我吧!”

  孟婆似乎非常的恼怒,犹如一把利剑的白凌毫不留情的刺穿了药师的肩胛骨。

  “我在这里等了你千年之久,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看到这里就是傻子也算明白了,药师和孟婆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

  可是孟婆现在这样绝情的样子,却让陆飞有些看不明白。

  “小孟,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药师虽然感受到了肩胛骨传来的剧痛,但他却紧咬着牙根,缓步向孟婆走去。

  “其实我保留这一丝魂魄的目的就是为了再见你最后一面,这小子是我的传人,我要他帮我完成此前未完成的意愿!

  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能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让这小子进入鬼城进行历练吧!”

  药师和孟婆仔仔细细的讲述了离开了她之后的千年时光里,药师都做了些什么。

  然而孟婆的心似乎早已经死了,她终于不再哭泣,收回最后一颗绝情之泪,同时也抽回了手中的白绫。

  “你的事有我无关,这小子闯入冥界,我今天必须杀了他!”

  孟婆手中的白练再一次犹如长蛇,死死的缠住了陆飞的脖子。

  陆飞死死地捏住手中的达摩禅杖,心中暗想道:“你这老泼妇,要真把老子惹急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现在他体内的阴煞之气虽然被压制了,但药师的达摩禅杖却在自己的手中,达摩禅杖内还吸取了远古巨鲨的魂魄。

  就算不能杀了孟婆,也可以将她重伤在此,至少这样,若云也有一线生机。

  “不,小孟,其实你一直都在我的心里!虽然过去了千年,可我始终没有负你!”钥匙缓缓的从胸间拿出了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就像是一团火焰,火焰的中央竟然还有一根长发。

  看到这里,孟婆不禁怆然泪下,她紧紧的拥抱住药师,心底坚硬的城墙轰然倒塌。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