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黑白无常带着若云趟过了黄泉路后,一个酷似虎头的巨型建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虎头神色庄严,气势逼人,张开了它血盆大口。

  而这血盆大口就是通往鬼判殿的大门,两排森然的獠牙立居左右,显得庄严可怖。

  看着眼前这些似曾相识的东西,若云并没有感到一丝丝恐惧,竟然有一种回到了家一般的舒适之感。

  而小时候所发生的场景,一幕幕回应在自己的脑海中,让她确定自己确实是在这里出生的。

  虎头之上,一人凌空而立。

  他手执锋利的长剑,身上坚韧的盔甲,在黑暗之中熠熠生辉,身后的黑色长袍似乎也被他的气势震慑得猎猎作响。

  此人身上所散发出的阴煞之气极为强烈,似乎只要稍微靠近,都会被他的气场震裂肝胆。

  此人就是十殿阎罗之首的秦广王,为主管第一殿。

  秦广王蒋,二月初一诞辰,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接引超生,幽冥吉凶。

  秦广王的鬼判殿居大海沃石外,正西黄泉黑路。

  就是黑白无常带着若云刚刚所走过的那条路。

  “大人,若云公主我们已经带来了!”黑白无常高举双手,启程的跪倒在地上,鼻尖贴着地面。

  若云呆呆的看着虎头之上站立的威武身影,脑海中的那一团混沌谜团在一瞬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她的嘴唇微微蠕动,却喊不出父亲两个字眼。

  说起激动,此时她的心情更应该是仇恨。

  那是无尽的仇恨。

  若是这个男人早一点出现的话,或许母亲就不会死了。

  还有,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抛弃母女俩。

  黑白双煞侧身看了一眼若云,便迅速撤离到这里。

  秦广王殿下看到黑白双煞终于离开了鬼判殿之后,他的身形才微微挪动。

  好似一只雄鹰滑翔于天际,倾刻间便出现在若云的身前。

  他伸手想要抚摸若云的额头,眼神中含着脉脉的深情与歉意。

  但是,若云却格挡开了他的右手,连忙后撤了几步。

  “小云,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父亲啊!”秦广王的声音非常的悲怆而且低沉,好像从深渊里发出来的。

  “不,你不配做我的父亲!”若云一个弱女子,竟然在这个时候也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哀大莫过于心死!

  越是接近秦广王,若云小时候的记忆涌现脑海,宛若隔日。

  小时候的她喜欢陪着父亲,母亲巡游人间,每天都是快快乐乐的,无忧无虑生活着。

  不知从什么时候父亲却悄然消失。

  只把母亲和自己留在了人间,从此以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自己的视野中。

  “女儿,你母亲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是父亲做的不对,父亲没有保护好你们!”

  秦广王双手后背转过身来,不再看着若云,独自一人低声叙说着。

  “父亲又何时不想把你们从阳间接回来,可是在冥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不是你所能够理解的!”

  十八年前,冥界发生了大动乱。

  十殿阎罗之间相互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导致各个阎罗殿纷争不断。

  整个冥界秩序混乱,那些日子可真是用暗无天日来形容都不为过。

  秦广王在得知消息之后,自然是第一时间赶回了冥界。

  若云的母亲是一个普普通通魔人,若是带着她进入冥界。

  两人商量一番之后,秦广王与若云的母亲约定,一年之后秦广王必定会回来。

  而若云的母亲也答应秦广王一定会好生看待若云,绝不让她出半点差池。

  如此一来,两母女两在小渔村苦苦等了近18年之久,都没有等到秦广王的出现。

  “听起来倒像是你为了我们母女俩好,这些年为什么你都不来找我们!”若云终于开口质问道。

  “我找过,我去过我们曾经居住的地方,也去过很多很多的其他地方,都没有找到你们的踪迹!

  直到后来我发现了你母亲的坟墓,我才意识到是我来晚了!”秦广王的喉咙不断的哽咽,就连声音都有些沙哑。

  而后他转过头来,双手抱住若云的双肩,静静的看着若云的双眸。

  “女儿,父亲并没有抛弃你们,父亲在冥界孤身奋斗的日子里,每时每刻都会想起你们母女俩!”

  若云还想坚持下去,可毕竟血浓于水,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完全恨不起来。

  而陆飞在打开了黑水结界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追随着孟婆前往的云墓边界。

  在这个叫做云墓的空间,满眼望去尽是云朵。

  只不过这些云朵不像凡间的那样,可以自由自在的飘来飘去。

  这里整片天空都是死一般的沉寂,所有的云朵惊艳如陨铁一般。

  在这里只能够徒步行走,那些如陨铁一般的云朵就好像一块块巨大的岩石阻隔了陆飞的去路。

  想要穿行过去异常艰难,陆飞没有走多远,便是气喘吁吁的样子。

  因为他刚刚对付三头魔狼的时候耗费了较多的阴煞之力,体力明显不支。

  “小子,你不是很行吗?那你倒是飞呀。”孟婆双手负于胸前,双眼上挑,一脸不屑的样子。

  “别别别,姑奶奶,我现在走路都没有力气了,你就别取笑我了。”俯身向着下方看去竟然是无尽的深渊,像是张开血盆大口准备饱餐一顿。

  “油嘴滑舌的。”听到奶奶两个字眼,一丝笑意从孟婆的嘴角滑过。

  通体黝黑的大鸟一个俯冲,孟婆皮包骨的手臂竟然像变得像橡皮筋一样拉长了十几米,并且晶莹剔透。

  “给我起来。”

  玉手一捞,陆飞已经瘫在大黑鸟的背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小子真是奇怪,为什么要做那老头子的徒弟在这种鬼地方好好活着不好吗。”孟婆没好气的白了陆飞一眼。

  “好好活着确实是好,但我还有我未完成的梦想,所以我不能死在这里!”

  “你看一看这无尽的深渊,你知道下方是哪里吗?”孟婆再一次玩味的看着陆飞,一种似笑非笑的样子。

  黑暗的深渊之下充斥着血腥之味,就好像有一只庞然大兽在与你四目相对。

  看的陆飞顿时头皮发麻。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