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几乎所有人都看出了高浩已经落于下风,面对防御力与力量集为一身的男子,他的那些手段应该是算碰到了钉子。

  独孤愁醉惺惺的看着两人的打斗,却是不断的仰头哈哈大笑。

  现在的他无父无母,无子无女,鬼城那个打打杀杀成了他唯一的乐趣。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指着蛮震开口道:“目中无人的小子,你再不看看你的腮帮子就真的没救了!”

  经独孤愁这么一提醒,蛮震忍不住抽动了一下嘴角,发现整个腮帮子都是发麻的感觉,根本没办法张开。

  甚至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叫了起来:“快看蛮震的嘴巴!”

  朝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蛮震的整个脸庞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紫色条纹。

  不一会儿的功夫,毒液破坏了毛细血管,几近黑色的鲜血从他的脸庞渗透出来。

  “噗噜噗噜!”

  圆滚滚的蛮震很快就像气球遇到了锋利的针,开始不断的泄气。

  眨眼的功夫,蛮震已经干瘦如柴,并且身形还在急剧的缩小。

  一滩血水从他的裆部划开,同时散发出了一阵阵恶臭之味。

  “咔嚓!”

  伴随着蛮震的一声惨叫,他应声倒地,在地面之上的是一副包裹着尸骸的皮囊,还有那一滩极为浓稠,且散发着恶臭的血液。

  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两人在天榜之上的排名仅仅相差一个,可是高手之间的过招却往往只在一瞬间。

  这场比试,错就错在蛮震这家伙太小看人了。

  他没有想到,高浩不在明侦之上的毒液,竟然轻轻松松的破解了自己的防御力,还悄无声息的渗透到了自己的血脉之中。

  让大家吃惊的是,高浩的毒液竟然如此强悍。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他已经化为一滩血水,只剩下一副皮囊和那尸骸。

  而那些一开始还想竞争独孤愁地图的人见到这一幕之后纷纷后撤了几步。

  生怕靠近高浩,一个不小心都会因此毙命。

  不过在陆飞看来,高浩应该还没有完全使出他的真实手段。

  而且高浩自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眼,可见心性之坚定,城府之深。

  世间最可怕的东西不是杀人的武器,而是人心。

  至于那位独孤愁前辈,他竟然在那种醉醺醺的状态,轻轻松松的看清了战况。

  “进入天榜前10的人都是一些怎样的存在?这也太可怕了吧!”

  就在高昊与独孤愁准备交换物件的时候,山丘下的客栈突然掀起了一阵怪风。

  “不好!沙尘暴要来了!”客栈店家一看这情况,立即高声呼喊道。

  客栈前风沙四起,沙子迷的人眼睛都看不清楚。

  大家迅速向客栈内夺去,可是人群中时不时有人怪叫起来。

  “不好!有人故意放毒!”独孤城拿着地图的右手突然感觉到一阵湿润,只见一团黑色的液体吊在其上,腐蚀速度极其之快。

  而那些倒在地上痛苦不已的人一听说有人故意放毒,全部将矛头指向了高浩。

  确实高浩也有作案的理由。

  206块冥令可不是什么人都拿的起的,就算拿的出来也没有必要。

  在鬼城内,一切都以实力说话。

  只要高浩有实力击败独孤愁,就不必损失206块冥令,而且还有机会一举踏入天榜前十的位置。

  一团黑影从身下滑过,独孤愁手中的地图不见了。

  因为沙尘暴迷住了眼睛,谁也没有看见那团黑影究竟是谁。

  等这阵怪风走了之后,只有高浩离开了这里。

  他是一个聪明人,留在这里他必定会被千夫所指,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

  而趁乱离开则是他最好的选择,离开了这里,他还有机会洗脱罪名。

  如果不离开,在百口莫辩的情况下,他很有可能会死在独孤愁的剑下。

  那么,到底是谁借刀杀人,把罪名都扣到了他高浩的头上。

  独孤愁仰头吐了一口酒水打交道:“高浩,你千不该万不该得罪我独孤愁!

  哪怕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一个人突然凑到了独孤愁的耳旁小声嘀咕着:“我有办法帮你找到高浩!”

  而这个说话的人正是陆飞。

  “你!呵呵,可笑至极!”独孤愁将酒壶系在了腰际,准备离开这里。

  以他现在的实力轻轻松松便能感知出,陆飞只不过是天魔级别的实力。

  天魔级别的人出现在鬼城,已经是弱到了极点。

  而且他身上根本连一块冥令都没有佩戴,可见他应该是刚刚才来到这里的。

  而他说这么多,无非是想接近自己和自己拉好关系罢了。

  陆飞看他极度鄙视自己的样子,抓起一块破布,在独孤愁的面前晃了晃。

  人群中的一个儿子一边跳着一边大声说道:“你这小子不过是想接近独孤前辈罢了,你这种无耻小人我最讨厌了!”

  来独孤愁却摆了摆手,示意那个人闭嘴。

  他抓过陆飞手中的破布,放到鼻尖闻了闻,又露出了一团晶莹的碎沫渣滓。

  “红盐!这小子一定住在死亡之海附近!”

  在整个鬼城,有盐的地方有很多处,但是有红颜的地方却只有鬼城的死亡之海。

  那是一片非常闲的血海,整个海洋像是血液汇聚而成,红的渗人。

  -$正m版M/首$A发0

  在这里析出的盐分非常有特色,是清一色的红色晶体,这在别的地方是绝对没有的。

  “你小子倒是挺聪明的嘛!你帮我找到了高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要什么你说吧!”独孤愁在整个鬼城是出了名的讲义气之人,他从来不愿意无故接受别人的恩情。

  欠下别人的人情会让他感觉活得非常不自在,根本没办法逍遥自在的洒脱喝酒。

  陆飞却笑笑的说道:“我不求别的,只求和独孤前辈一同前去抓捕高浩,到时候将他的那一身暗器赠送于我便可!”

  陆飞说起假话来面不改色,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跟着独孤愁。

  天榜第九的名号,足可以震慑鬼城内的很多人,这样的话,他只要不被独孤愁发现是自己盗取的地图,应该是没有人敢对他动手的。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