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神秘组织的真实名字叫做饕餮兵团,团队有规定,但凡谁要是暴露了饕餮兵团的踪迹,他要么自杀,要么被饕餮兵团盟主五马分尸。

  陆飞的手还悬在半空中,其实他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高浩有古怪,想要伸手拉住独孤愁。

  但是独孤愁还是触碰了暗器。

  “看来玉琼酒的药效已经过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躲藏了!高浩,你是自己地上脑袋来还是我亲自去取!”

  “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来到我高浩的地盘,竟然还敢口出狂言!”

  高浩自知自己在天榜上的排名不过才三十五,眼前这个叫独孤愁的人已经达到了天长地久。

  至于独孤求彭边的那个人,初步感知他在天魔级别的实力,高浩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在这片密林之中,他早已暗部各种各样的秘器。

  呆在这里恐怕也只有他能够安然无恙,若是换作饕餮兵团的盟主的话,说不定也会保不住小命,更不用说眼前的这个独孤愁了。

  所以他觉得,即使他将自己的行踪暴露给了独孤愁,只要现在杀死了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而他也不用受到饕餮兵团军令的惩罚。

  一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更是不自觉的微扬了起来。

  “哈哈,一个天榜三十五的家伙竟然妄想挑战我独孤愁,还真是可笑至极!”

  独孤愁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他二话不说,直接拔出了剑鞘中的龙渊剑。

  “嗖嗖嗖!”

  三枚银针以极快的速度划破长空射向独孤愁的眉心。

  然而独孤愁似乎早已有目空一切的神影,轻巧的抬起右手,自信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似乎太早已经看出了那三枚银针的轨迹,只是将龙渊剑的剑身横于自己的眉心处。

  “叮叮叮!”

  三声清脆的钢铁碰撞声响起,陆飞的眼角微微颤抖。

  能够看出暗器的飞行轨迹,以及预测出他即将到来的时间,这需要多么恐怖的实战经验才能办到。

  到目前为止,陆飞追随独步愁,也算是大开了眼界。

  这些天来他也并没有闲着,将眼睛里所看到的和药师传授给自己的功法,全部从头到尾缕了一遍又一遍。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功力又提升了一个等级。

  眼看一击未中,高浩的身形变得极度诡异了起来,犹如一只结网蜘蛛张牙舞爪。

  “小心,他手上有细丝!”陆飞立即提醒道,他强大的神识感知到高浩手中的那些细丝极为不简单。

  “嗯!”独孤愁一开始还真没有注意到高浩手中的那些细丝,只以为高浩那家伙在虚张声势。

  有了陆飞的提醒之后,他自然是多了个心眼,双眼紧紧的盯着高浩的四肢。

  “臭小子竟然敢坏我的好事,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

  高浩忍不住暗暗的吃了一惊,他手中飘散出去的那些是天蚕丝,是一件极为锋利且隐蔽的杀气。

  一般人不要说这么远的距离,就是放到他眼前都不一定发的现的了。

  可偏偏陆飞却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高浩手中的天蚕丝。

  “嘶啦!”

  独孤愁身后的数颗参天大树被高浩倾刻间割裂成了木桩。

  那木桩只粗大,需要两人环抱才够,可却也被那极为诡异的天蚕丝轻轻松松割断。

  这要是顺着人的筋骨拉过,毕竟会割裂成两截。

  “去死吧!”高浩面目狰狞,目眦欲裂,四肢的天蚕丝猛然一扯。

  不知不觉中,独孤愁的身后进来结出了一张由天蚕丝构造而成的密网,这张密网要是从独孤愁的身上划过,必定会将它割裂成小肉块。

  这下独孤愁陷入了必死的绝境,他身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住,由天蚕丝织结而成的密网。

  包括他手中的那把龙渊剑也办不到。

  所以,在高浩的眼里,独孤愁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就在高浩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准备打完收工的时候,四肢末端的天蚕丝却怎么都收不回来。

  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天蚕丝将他整个身体向外拉扯。

  .;Wr0*》

  “大大大,长长长!”陆飞指着手中的达摩禅杖不停的喊着。

  不知什么时候陆飞手中的达摩禅杖已经出现在了独孤愁的身后,死死地顶住那张由天蚕丝织就而成的密网。

  就连独孤愁也万万没有想到,陆飞手中的那根禅杖竟然能够抵挡天蚕丝的威力。

  这不禁让他怀疑陆飞手中的那根达魔禅杖必定是一件极不寻常的圣器。

  独孤愁是一个讲恩情的人,这一次陆飞救了自己一命,他自然是拱手笑笑的,看着陆飞说道:“多谢你了,一条命的人情我已经记在了账上!”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把那小子给收了吧!”陆飞利用达摩禅杖阻止高昊收回天蚕丝,两人相互之间拉扯,早已脸色胀红。

  “小子,等收拾了这老家伙,我一定不会轻饶于你!”

  陆飞两次坏了他的好事,高浩早已对他恨之入骨。

  “不好意思,我该送你去见阎王了!”

  手起刀落,独孤愁手中的龙渊剑,在高昊的脖子上划下了一道极为平整的切口。

  而高昊的脑袋应声掉落在地上,被独孤愁收入了一个木匣子内。

  等独孤愁回过头来的时候,陆飞早已将那极为珍贵的天蚕丝,每一根都收入了囊中。

  “瞧你那一脸吝色鬼的相,放心吧,你救了我一命,这天蚕丝我不会和你抢的!

  不过我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发现他手中的天蚕丝的!”

  还有一开始,独孤愁还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陆飞却想伸手拉住他。

  在独孤愁的眼里,刚刚所发生的种种迹象表明,陆飞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陆飞打着哈欠说道:“其实我也没有看到,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一说到感觉,陆飞自己的心头都惊悚了一下“难道是我自己强大的神识的原因!”

  “看来你小子只是好运,我还以为……”独孤愁一开始,还想说路飞是一个隐世高手,但又很快摇了摇头。

  一个只有天魔级别实力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是隐世高手,刚刚的他一定是好运罢了。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