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小子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面对胡心蓝,独孤愁自认为没有丝毫的胜算。

  更何况胡心蓝的身后还有数十名训练有素的饕餮兵团士兵。

  如果不及时逃跑的话,说不定他们会成为整个饕餮兵团的囚中之物,那个时候在想他的话,根本不可能了。

  “算了,不说了,我们还是赶紧找到九龙鼎,早点离开这里吧!”

  两人向着死亡之海的深处急速下潜,不曾想到胡心蓝他们还是赶了过来。

  他们骑在一只只酷似海马的庞然大物身上,急速向死亡之海深处下潜。

  独孤愁和陆飞下潜的速度远不及他们,很快便被他们赶了上来。

  “我怎么没有想到他们会有海狮兽!”回头看到那些庞然大物,独孤愁懊恼不已。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失算了,来到饕餮兵团的地界上,他们对一切都是极为陌生的,处于极度被动的局面。

  饕餮兵团常年生活在这死亡之海的岛屿上,海狮兽也成了他们日常的坐骑。

  一只利爪从胡心蓝的袖口射出,末端拖着长长的铁索,是饕餮兵团特有的杀人利器。

  陆飞感知到了危险之后,立即作出反应,一个侧身将手中的达摩禅杖迎击而上。

  却不知那只利爪以拳化爪,死死地锁住了路飞手中的达摩禅杖。

  这达摩禅杖可是陆飞宝贝中的宝贝,无论如何陆飞也是不会撒手的。

  两人相互拉扯着僵持了数秒之后,陆飞的身子开始向着胡心蓝漂浮而去。

  毕竟胡心蓝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真魔级别,陆飞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和他相抗衡。

  独孤愁一看情况不妙,立即拔出剑鞘中的龙渊剑,顺着陆飞手中的达摩禅杖削了下去。

  -首@:发F0}.

  只听得铛的一声,胡心蓝的铁爪从达摩禅杖之上脱落。

  龙渊剑本是削铁如泥,更何况独孤愁刚刚又是奋力一击,竟然也没有斩断胡心蓝的铁爪。

  “快走!我拦住他们!”身上背负着保护陆飞的使命,独孤愁宁愿硬着头皮和胡心蓝较量一场。

  陆飞虽然不想临阵脱逃,但以他天魔级别的实力留在这里只会给独孤愁添乱。

  只要他先一步离开,以独孤愁的实力便可轻易逃脱。

  “哼!想走,那你得问问我的剑答不答应!”胡心蓝的身形极度的诡异,即使在水下,它也轻易的像一条游鱼般,绕离了独孤愁的攻击范围。

  “站住!”独步愁本想迎击而上,可他却被数十位骑着海狮兽的饕餮兵团士兵团团围住。

  这些饕餮兵团的士兵果真是训练有素的,他们将铁盾竖立于海狮兽前方,几乎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铁桶。

  不仅如此,不知在什么时候,独孤愁的上下两侧竟然也形成了两张铁索网。

  “不好!”独孤愁立刻拿出了醉仙葫猛灌了几口烈酒,身子再次变得透明了起来,在混杂着那些红色的海水,就完全看不清楚。

  初步感知,这些士兵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天魔级别,数十位加在一起,虽然不能在短时间内击败独孤愁,却也能够将他困在这里,不去骚扰胡心蓝。

  这是独孤愁万万没有想到的,这样一来胡心蓝必定会抓住陆飞。

  陆飞竭尽全力的向着海底深处下潜,玫瑰花正在向自己靠近,可它却是带刺的。

  “区区天魔级别的小子,也敢侵入到我饕餮兵团了,今天我就让你有来无回!”胡心蓝拔出长剑直击陆飞的后背。

  陆飞感到身后一凉,身子急速下坠。

  隐约间看到一处水流湍急的漩涡口,带着背后剧烈的疼痛,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休想逃!”胡心蓝是万万不会让陆飞逃走的,一旦饕餮兵团的基地暴露出去之后,她们千年的基业将毁于一旦。

  不曾想那个漩涡口竟然是一个龙吸水的地势。

  湍急的水流形成了一个酷似龙卷风的漏斗口,陆飞被困在其间,紧闭双眼,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而胡心蓝也是近在咫尺,她伸手想要抓住陆飞,却发现自己的力道是多么微不足道。

  陆飞就在眼前,他却根本没办法靠近丝毫。

  一块坚硬的岩石当即撞击在胡心蓝的后脑勺,很快便让她昏厥了过去。

  如此迷迷糊糊一天之后,陆飞才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胡心蓝这丫头竟然就躺在自己的旁边。

  由于受到岩石的重击,胡心蓝的后脑勺依旧淌着鲜血。

  陆飞想要早点离开,不然在这个女魔头醒过来之后,还不要了自己的命。

  可是他刚一挪步子,内心却受到了谴责:“难道我真的要将她置之不理吗?”

  当他回头看着胡心蓝苍白的脸色,以及不断淌血的后脑勺,心头还是不由得一紧。

  “算了!谁叫我这么好心!只希望你醒来之后对我心存感激,不要杀我便好!”

  陆飞背起胡心蓝的身子,很快便找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洞穴。

  这处洞穴离海面还有五六米之高,里面的空间非常之大,而且洞穴里面还有其他的洞穴,密密麻麻如同血管。

  胡心蓝的两抹傲人紧贴在陆飞的背后,绵软至极,再加上胡心蓝身上所散发出那种特有的香味,让陆飞有些难以自拔。

  找到了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台之后,陆飞侧身将胡心蓝的身子放在了上面。

  这轻轻一放,胡心蓝胸口大开,一片雪白展露无遗。

  雪白无瑕,美得令人窒息的脸庞,还有那姣好的身段,在陆飞看来是一个极品尤物。

  因为被海水打湿的缘故,胡心蓝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我真是个禽兽,怎么能够趁人之危呢?”

  胡心蓝的伤势极为严重,而且流血过多,若不及时治疗的话,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得罪了!”陆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伸手解开了胡心蓝的素衣,将其架在火堆上烘干。

  一件纯红的背心暴露在空气中,以及胡心蓝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仿佛在空气中多暴露一会儿都会被氧化。

  陆飞只感觉自己的鼻尖微微一热,有股腥味往外冒,促使他赶紧给胡心蓝医治伤口。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