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飞直接在森林里找了很久,可是依然没有找到可以使用的灵药,只好再继续深入森林,找寻可以疗伤的灵药。

  左手拿着紫金钵于,右手拿着达摩禅杖,陆飞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光头和尚了。

  “不是吧!这个森林里面居然一点药草都没有看到,根本就不太正常,好吗?难道?我运气这么背呀?一点灵药都碰不到?”陆飞说道。

  陆飞说着的时候,眼睛还在找寻着周围的灵草,只见周围只有郁郁葱葱的高大的树木,并没有什么灵草。

  除了高大的树木之外,甚至连一些森林里常见的小动物也看不到。

  “不对劲,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安静了,没有小动物,也就算了,就让连虫鸣和鸟叫都听不到,绝对是有问题的,我看我还是先退一步吧!”陆飞说道。

  “没想到啊,这个破森林,居然如此诡异,我要不要先出去呢?可是出了这座森林的话,肯定就找不到灵药了,没有灵草的话,胡心蓝还等着我去救呢!这该怎么办呢?”陆飞焦急的说道。

  这时,达摩禅杖开始又泛起了一阵阵的金光,似乎在提醒陆飞,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让陆飞做好应对准备。

  陆飞看到达摩禅杖上的金光,也开始警戒起来,达摩禅杖一发光,周围肯定有一些鬼怪类的东西',不然达摩祖师的武器,不会反应这么强大的。

  片刻之后,达摩禅杖上的金光更加强烈了,似乎耀眼的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天呐,这把破武器又在搞什么?他是想晃瞎我的眼睛吗?那我也死的也太悲催了吧?”陆飞说道。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

  陆飞听闻,知道好像是一个女子的笑声,这个笑声让陆飞背脊发凉,从脚底就窜出来一股的冷意。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个森林里面还有女鬼不成?那我还真是倒了大霉了!”陆飞说道。

  “小哥哥,你要不要嫁给我呀?”

  陆飞刚说完话,前面就出现了一只身穿红衣的女鬼。

  陆飞仔细一看,对方穿的居然是凤冠霞披,是一套十分艳丽的新娘装。

  可是这个新娘并不是活生生的人,她全身泛着幽幽的绿光,渗人的要命,而且脚下没有影子,定是一只女鬼。

  “我才不会嫁给你呢!不过是区区一只女鬼,不要在我面前放肆!”陆飞说道。

  “哈哈哈哈,区区一只女鬼?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整个无望森林里最强大的鬼怪,你一个玄魔期都没有到的臭小子,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还口出狂言,我给你一个机会,再回答一遍我的问题,你是嫁呢,还是不嫁呢?如果不嫁的话,你的人头就归我了。”

  陆飞听到女鬼如此嚣张的话语,心里十分的不悦,直接开口说道:“要打便打,我还怕了你不成?”

  女鬼听到陆飞如此挑衅的话语,直接气得怒发冲冠,生出了红色的指甲,直接向陆飞抓来。

  陆飞用达摩禅杖直接挡住了女鬼的攻击,没想到达摩禅杖,直接给了女鬼一个不小的伤害。

  “啊啊啊!你居然用佛宗的武器?佛宗的那些臭和尚是我最恨的了,今天你休想有命回去!”女鬼恶狠狠的说道。

  “能不能回去不是你说了算的,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陆飞好心的提醒道。

  可是这更加激怒了女鬼,女鬼直接又飞扑了过来,然后伸出红色的指甲和陆飞打做一团。

  陆飞发现这个怒气冲冲的女鬼,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达摩禅杖和紫金钵于的金光的压制下,还能和自己打的不相上下,真的不愧是无望森林里面最强的女鬼。

  可是,就这样的程度是打不败我的,因为我刚得到的紫金钵于,可是一个比较强力的武器。

  陆飞直接扔出了紫金钵于,紫金钵于在女鬼的上空,不断的变大,然后降下了无数的经文,环绕在女鬼的四周。

  这些经文都是用来镇压鬼怪的,怼鬼怪的力量压制十分的强大。

  只见女鬼在这些经文的镇压之下,拼命的挣扎着,但是这个紫金钵于,可是达摩祖师曾经用过的佛器,怎么会轻易的败给一只女鬼呢?

  “啊啊啊!我不甘心啊!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栽在你这个臭小子的手里!这个钵于实在是太厉害了,早知道我就不来找你了!可恶啊!”女鬼面露青筋的嘶吼着。

  陆飞直接就加大了往钵于输送的魔力,很快,紫金钵于就散发出了一道道的金光,把那只女鬼打的形神俱灭。

  陆飞收起了钵于之后,看了看女鬼消失地方,感觉此地真的不宜久留,要赶快找到灵草才行。

  终于,陆飞的运气好像上来了,在不久之后,就在一个草丛里,找到了一个疗伤用的灵药,这个灵草,估计有500年的药龄,拿去治疗伤口,肯定是够用了,真是,运气好到爆啊!

  陆飞还以为自己要找寻很久,才能找到一棵100年左右的灵草,没想到今天直接给我送了一个500年的,我得快点把这颗草药采下来,然后放进储物装备里,快点拿去给胡心蓝服用。

  陆飞这么想着,直接开始动手挖这颗灵草,小心翼翼的除掉它周围的泥土,然后挖出了一棵完整的灵草。

  直接装进了储物装备里,陆飞看了看天色,发现此时已经将近黄昏了,看来自己在森林里面真的呆了很久啊!

  “我得快点回去才行,不知道胡心蓝怎么样了?独孤愁应该会好好照顾她的,毕竟他答应过我要照顾她的,独孤愁这个人不像是会说谎的人。”陆飞说道。

  说完之后,陆飞快速的在森林里穿梭,准备回到胡心蓝的藏身之地。

  陆飞很是心急的赶路,可是他走了一半路才发现,他好像迷路了,他记得他是这个方向进来的,可是同一棵树,他已经走过三回了。

  

章节目录

医品透视狂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钟小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花并收藏医品透视狂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