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华夏武学传人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了西方国度,经过百多年的发展壮大,已经形成的了很大一块地下势力。

  随着经济的发展与交通的便利,国内一些混不下去的门派子弟陆陆续续的来西方淘金,使得海外门派中人越来越多,彼此矛盾也越来越大,曾多次发生过内部火并事件。

  后来一些人见不是个事儿,多方商议之下成立了海外同盟会,互助互帮,严禁内斗,同时也立了不少规矩。

  这些海外武学门派为了加深交流,每年春节时分,便会举办一场武学交流会。

  到时候整个西方国家的武术门派的门主都会带着门人弟子参加这场大会,互相比斗交流,促进武学进步。

  这场大会开展了几十年,一开始只在华人内部举行,后来随着大会的规模越来越大,慢慢的成了面对所有格所有技击门派的比赛,但也不对外公开,只有技击圈子里的人才会有所耳闻。

  这样一来,这大会的关注度陡然拔高,引起了西方国家很多格斗爱好者的关注,在这些门派比斗之时,不乏有西方格斗高手参与其中,不过基本上都是惨败身退,很少会有人站到最后。

  不过今年的比赛却出了状况,一名叫杰瑞青年白人男子自从报名参赛之后,竟然一路打进了总决赛,将参赛的所有门派的青年子弟全都干趴下了,一直冲到最后,独占鳌头。

  就连美国本地的无规则格斗冠军,也被此人一掌打了个半死,此后再无一人能比得过他。

  见出了这么一个洋人黑马,使的还是中国古武拳法,组织这场比赛的武学门派都有点不淡定了。

  中华古武规矩森严,无论哪家门派,都有“不得传武与外族”的规定,直到中国全方面统一之后,别的民族有机会学习汉人的武学,因为在中国人的观念里,这“外族”指的不是民族,而是国度。

  只要传武国内,这就不算是坏了规矩,但却绝不能收国外之人做徒弟。

  这个规矩别说国内之人遵守,就连这些海外门派更是奉为金科玉律不敢稍有违背。

  相比国内门派而言,这些海外门派对武学传承更是看重,中华古武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自然不会传于外人,也不会允许有门派中人传于外人。

  现在竟然见到一名老外使着华夏拳法一路打到冠军位置,大会上所有门派众人都炸了。

  竟然有人敢冒天下之不韪,私自传授古武于洋鬼子,连老祖宗的规矩都忘了,这还得了!

  等到大会结束之后,有人出手将杰瑞抓住之后细细盘问,自然查出了王世权开设的武馆。

  其实按理说,王世权只传架子不传心法,只传格斗技巧不传内力搬运,他武馆里的弟子即便再厉害,也有其极限,算不得真正的高手。

  但这些海外宗门,本身就是因为从国内混不下去才来国外讨生活,真正有武学心法传承的门派还真不多,平日里修行的还大都是外门功夫,不涉内功运气之法。

  要不然,他们的一帮弟子也不会被王世权随手调教一个洋人就给弄趴下了。

  现在出了王世权这么一个另类,这些宗门子弟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海外宗门虽然大多数功夫不怎么样,但也有正在的武学高手,他们在看了杰瑞的出手发力的发劲之法后,就知道传授杰瑞之人不怎么好惹,一帮人商量了一下,便决定先让一个门派前去送拜帖趟趟路,等到问明原因再做打算。

  后来飞鹤门的刘勤工自告奋勇前去询问,这才有了飞鹤门踢馆的事情发生。

  海外武学同盟会,共设有九大长老,这九大长老都是实力最强的九个门派中人担任。

  现在正月十五刚过,几个长老便领着徒子徒孙聚在一起,脸色都有点不好看。

  大厅之中,飞鹤门的刘勤工脑袋上缠着一圈纱布,坐在轮椅上精神萎靡之极,在他身后,站在的便是之前去王世权武馆踢馆的一群徒弟,此时也都是鼻青脸肿一头纱布。

  “勤工,你真的是被王世权一招打晕的?”

  坐在正当中的一名老人看向刘勤工,一脸凝重,“你把与王世权交手的情形仔细说一下,不要有任何遗漏!”

  刘勤工面与惧色,“我只是与他搭了搭手,随后就觉得浑身一震,后来发生的事情就都记不住了。”

  问话的老人叫宋青山,是海外三十六门中龙虎门的门主,也是同盟会九大长老中的大长老。

  他听刘勤工如此说,转头看向刘勤工的弟子,“你们也都在现场,应该也都看到了,到底怎么回事?”

  为首的中年弟子打了一个哆嗦,似乎想到了当时的情形,“当时王世权说要与我师父搭手,他们两个手掌刚一搭上,老师忽然就翻身窜起,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头朝下落地,落地后就昏迷了!”

  宋青山看向中年男子,“那你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也是被王世权打的?”

  中年男子一脸尴尬,有心不说,但又知道无法隐瞒,坑吭吭唧唧道:“我们不是被王世权打的,是被他徒弟摔伤的!”

  宋青山道:“怎么摔的?你说一下!”

  中年男子当下将郭大路掐住自己脖子扔出武馆的情形说给了宋青山听,旁边几个弟子红着脸做了补充,“我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之后,都已经趴在了大街上。大家摔的很厉害,好长时间都没能爬起来,摔我们的大汉对我们说,不日就来咱们同盟拜访。”

  宋青山眉头紧皱,看向身边的几位长老,“老张,你怎么看?”

  坐在他左边的是扑天门的张天佑,此人身子圆圆滚滚犹如一口大水缸,便是脑袋也是圆的,整个人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小水缸套在大水缸上的造型。

  扑天门的功夫就体现在在摔上,他们这一门的技法就是摔跤,不过与蒙人摔跤不太相同,扑天门的摔跤乃是实战摔法,打人如摔包,只要缠住你,你就很难逃得掉,寻常武术高手根本就经不住他们随手一甩。

  张天佑能成为九大长老,就可见他这一门功法的厉害。

  听到宋青山询问,张天佑站起身来走向刘勤工的弟子身前,忽然伸手,瞬间抓住了为首中年男子的手腕。

  中年男子吃了一惊,武者本能之下,身子猛然后退,手腕急速抖动,意欲摆脱张天佑的抓拿。

  张天佑一声轻喝,中年男子一声惊呼,身子斜斜飞起,待到落地之时,已经出了大厅。

  “好!”

  “老张一手了不起!”

  “这就是扑天门摔法吗?果然厉害!”

  现场众人见张天佑露出这么一手,都吃了一惊,纷纷鼓掌叫好。

  等到中年男子一瘸一拐的走回大厅时,张天佑问道:“你们是不是就这样被摔出去的?”

  他这人形如水缸,就连说的话也像是从水缸里冒出来一般,带着一股子颤音,“那人把你摔出多远?”

  中年男子愤愤的看了张天佑一眼,他被郭大路摔了一下,早就窝了一肚子火,现在到了会议厅里,竟然又被张天佑摔了一下,这股子火再也压不住了,大声道:“那人根本没用什么技法,就是掐住脖子随便一扔,就把我们扔了出去,不像是特意摔人,反倒像是随手扔东西。张老师,你摔跤手法虽然厉害,但也比不过人家!”

  张天佑大怒,轻声问道:“是吗?”

  中年男子梗着脖子道:“不错!你比人家差远了!”

  坐在轮椅上的刘勤工见张天佑拿自己的徒弟试手,心中也很不痛快,但想在形势没人强,只能忍气吞声,他看了一眼中年男子,喝道:“大鹏,你住口!张老先生的本领也是你能评价的?”

  大鹏道:“我说的有错吗?他根本就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

  张天佑瞪着小眼睛扫视了飞鹤门众人一眼,嘿嘿笑了几声,缓缓坐回原位,“勤工兄,你这徒弟可有点没大没小啊!”

  刘勤工皮笑肉不笑道:“这孩子脾气有点直,最受不了委屈,估计刚才张兄把他摔疼了。”

  宋青山眼见王世权的事情还没有整明白,自己内部反倒快要打起来了,当下开口道:“勤工,刚才张兄只是想要衡量一下当初出手之人的本领,倒不是故意摔你的徒弟,也不要放在心里。”

  刘勤工哼哼几声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从门外走过来一名中年男子,他手中拿着一张红帖子快步走到宋青山面前,“宋老师,王家武馆有人送拜帖来了!”

  这“王家武馆”四个字被中年男子说出来之后,整个大厅就是一静,所有人都向宋青山看去。

  宋青山微微一愣,瞬间回过神来,呵呵笑道:“说曹操曹操到,咱们正说人家呢,人家这就送帖子来啦!”

  他伸手接过拜帖,缓缓抽出里面的纸张,只见红格子信笺上用毛笔竖着写了几个大字:来而不往非礼也,久闻海外三十六门大名,今日特来回访,若是同盟会中能有人能挡住郭某人三招,也不枉我万里迢迢走这一遭!

  落款是“郭大路”三个字。

  宋青山阴沉着脸看完之后,把帖子转给张天佑,张天佑看完又转个了旁边的老头,片刻之后,这张帖子已经被在座的九名长老看了个遍。

  金龙帮的海清池在看完拜帖之后,站起身来骂道:“谁是郭大路?这小子狂的没边了啊!我倒要见识见识……”

  他一句话还未说完,忽然眼前一花,大厅内不知何时多了一名极其雄壮的大汉,这大汉站在大厅中对着海清池呲牙一笑,“老头,我就是郭大路,你真的想要见识一下?”

  

章节目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江入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入海并收藏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