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铮!”

  “铮!”

  “铮!”

  当郭大路说出“将军令”三个字的时候,导演何定文还想在说什么,但却被古筝上的接连几道重音震的身子微微一顿,顿时忘言不语。

  本来台下观众们也在好奇这《将军令》到底是什么曲子,尤其是王小璐更是感到奇怪,“将军令?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曲子?难道他这是大路哥新编的?我……”

  此时直击心灵的筝音骤然响起,顿时打断了她的思绪,王小璐身子猛然后仰,“喀嚓”一声,手中的酒杯已经被她捏碎。

  宋青云的反应也跟王小璐差不多,王小璐是身子后仰,而他却是被震的霍然起身,差点将桌子都给掀翻,“好雄壮的曲子!”

  此时非但王小璐与宋青云感到吃惊,别的观众也是如此。

  在郭大路这开指几个犹如天鼓雷霆的重音之后,无论是现场观众还是直播前的观众,都感到心头猛然一跳,身子发颤。

  郭大路一连三道重音拨出,观众们的心脏便跟着重重的跳了三下。

  现场有个老大爷年龄大了,被郭大路这三道重音震的浑身热血上涌,忍不住张口喘气,犹如被扔到岸边缺水的大鱼,一副眼看就要缺氧而死的架势。

  旁边很多观众都是这个样子,他们完全被郭大路这突如其来的筝音震散了心神,呆呆的看着郭大路拨动筝弦,大脑中却呈现出一幕幕大将升帐,擂鼓集兵的古代军营景象。

  三道重音之后,筝音开始变轻,但却弹奏的快捷无比,一股极其紧张的气氛在所有观众心头升起,而且这种紧张感越来越重,感觉要是再听下去自己整个人似乎就要炸开了一般。

  本来在观看直播的时候,网络直播平台上弹幕不断,近乎刷屏,但郭大路这开门几个重音之后,平台上的弹幕忽然消失,整个页面干净清爽,似乎网站已经关闭了弹幕功能。

  今年的中秋节,宋倩也没有回家,而是在郭大路的四合院里把宿舍里的两个姐妹喊到了一起,三人一起过中秋。

  慕容小雪与谢清丽两人毕业后,也都留在了京都,两人一个当了音乐教师,一个进入了国家音乐剧团,各自的生活也算是安稳,不过也还都没有结婚,三人的家都不在京都,当此团员之际,便一起来到了郭大路的家里聚会。

  不过王小璐与郭大路不在家,令整个院子安静了不少,也少了很大的乐趣。在吃过院子里厨师们做的极为丰盛的晚餐之后,三人便扎进了宋倩的房子里打开电视,一起看晚会。

  “哎,说真的,我真的很羡慕小璐!”

  看到王小璐与宋青云两人出现在晚会舞台上现场观众欢呼的时候,谢清丽一脸感慨道:“不知不觉中,小璐已经成了国际巨星了,而咱们却还是与刚毕业的时候没有多大变化,可这才经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啊!”

  慕容小雪笑道:“当初小璐说喜欢大路哥的时候,你还说她傻呢,还劝她不要在一根歪脖树上吊死。可现在小璐所拥有的一切,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大路哥身上的,现在你知道谁傻谁聪明了吧?”

  谢清丽捂脸道:“我那个时候哪知道大路哥这么变态啊?小璐的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无论是容貌智慧还是专业上的优秀程度,那在整个音乐学院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在华夏音乐学院第一流,那就是在整个华夏也算得上第一流,甚至是放到全世界的音乐专业学院里,那也是第一流的!像她这么优秀的女生,你觉得一般人能配得上吗?”

  慕容小雪笑道:“可大路哥就算是在学校里也非常了不起好不好?他可是本硕连读的保送生,破了政法大学记录的优秀学生,单论在所学的专业上的成就,就不是小璐能比的上的,小璐也多次说了他的优秀,你当时还不信!”

  谢清丽道:“你还说我?你们不是也不看好她跟大路哥么?当时去影视城游玩的时候,你们还不是起了撮合小璐跟别人在一起?要不是当时大路哥跟着一起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三人同时想起在影视城火车站第一次遇到郭大路的情形。

  当时郭大路穿着大裤衩,脚踏人字拖,完全就是一个不修边幅没有文化的粗人形象,当时他还自承是杀猪的,使得三人都为王小璐感到了可惜,没想到这才仅仅过了一年多,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甚至令人目不暇接,郭大路由一个很多人看不起的杀猪匠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著名作家,再一变,便成了一个导演,随后又成了一名演员,演员的职业还没捂热呢,又成了一名音乐大师,如今更是成了创造电影票房神话的国际巨星与导演,身份地位眼看着急速上升,已经不是她们所能养望其项背。

  而王小璐也在郭大路的安排下,成了一名首位打入国际电影市场的女影星,而且是一举成名,造成了全球性的轰动,成了国际巨星。

  至于谢清丽她们,却与普通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的轨迹相差不多,要么是考进音乐团做一名音乐表演的演员,要么就是找个学校去当音乐老师,当然有人脉的,也可以去干点别的工作,但就总体趋势而言,华夏音乐学院的学生,虽然大多数相比普通老百姓都要生活的好一点,但也好的有限,与郭大路、王小璐如今的影响力相比,那简直就是天差地远。

  也就是因为这一点,三个年轻的女性心中都生出物是人非的强烈感叹,仅仅不到两年的时间,双方便有这么大的差距,这让任何正常人都会有一种梦幻之感。

  也就宋倩的感叹少了一点,“想这么多干嘛呢?自己努力才最为重要!真要是有什么困难直接找小璐就行了呗!大家都是姐妹,真要有什么困难,彼此说一声,谁还不能帮一把?”

  她嘿嘿笑道:“你们啊,家里还都算是有点能力,这工作说给安排,毕业后立马就给安排上了,可怜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小可怜,在京都无亲无故的,为了生存就只能厚着脸皮寄人篱下的跟着大路哥混日子,你们说的这些我反倒没怎么明显的感觉出来。”

  谢清丽道:“你没感觉出来?那是因为你跟他们经常见面的缘故!”

  三人都喝了点小酒,精神颇为兴奋,此时正说的气劲,忽然“铮铮铮”三道重音从电视里传来,震的三人同时住嘴,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电视荧屏。

  “大路哥——”

  待到看清屏幕上弹筝之人时,三人几乎同时惊叫了起来,“他怎么跑台上去了?”

  舞台上。

  在一轮明月的背景之下,郭大路双手抚筝,激荡雄壮的乐声就这么从他指尖“轰轰轰”的霹雳般倾泻而出,令人情不自禁的收紧心神,甚至是屏气凝神,心跳因他弹奏频率的加快而随之加快,直到一颗心快要从腔子里跳出来的时候,郭大路的筝音方才稍稍放缓,给了听众一个喘口气的时间。

  但刚刚放松片刻,紧凑的乐声又再次响起,使得听众一颗心又为之拔高悬空,紧张不已。

  就如同战场之上,将军传令杀敌,刚刚经过一场战斗,还未喘息完毕,就又迎来了另一拨战斗,根本就没有半点松懈的余地。

  随着筝音的节奏越来越快,现场听众几乎全都站立起来,似乎只有站起身来,才能稍减紧张之情。

  宋青云听的额头冒汗,“这还是用筝来弹奏,要是用响鼓重槌,那岂不是被心脏也要震破了!”

  正思忖间,就听场中忽然响起三道金铁交鸣之声,“铮!铮!铮!”。

  这三道声音一道比一道强,犹如怒海狂涛,浪头一个高于一个。

  当第一声响起之时,现场观众忍不住齐齐“啊”了一声,待到第二道声音响起时,现场观众又是一声惊叫,待到第三声响起的时候,众人身子大震,腿弯同时发软,不约而同的站立不稳,不由自主的摇晃着坐下,不住喘息。

  他们这些听音乐的,似乎比舞台上弹筝的郭大路还要累的多,就没有一个不冒汗的。

  筝音至此轻渐不闻。

  观众们这才松了口气,“妈蛋,终于算是结束了!听别人的音乐要钱,郭大路这家伙音乐听起来那是要命啊!”

  他们刚松了口气,然后就见台上的郭大路忽然将古筝竖抱在怀中,发出一声长啸,狂态毕露,长声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每吟出一句,清越的筝音便随之响起,后来狂性大发之下,将古筝横放在酒桌上,竟然拿着两根筷子拨弄起筝弦来,如敲扬琴。

  “刘夫子,定文生,将进酒,杯莫停!”

  郭大路手抚古筝对着面前的何定文三人哈哈大笑,“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郭大路此时弹筝做歌,豪气冲霄,这一幕有着极大的感染力,无论是看直播的观众还是现场众人,都被他这种狂态感染的血脉偾张,郭大路面前的何定文等人也被郭大路筝音所感,再加上他们刚才喝的酒可真的是酒,而不是白开水,此时酒意上头,又经郭大路筝音刺激,一时间全都放开了。

  去他娘的什么导演不导演!

  去他娘的什么演出不演出!

  现在先爽了再说!

  被酒意一催,几个人全都放飞自我了,醉醺醺的与郭大路互相对答起来。

  待到郭大路最后一句“与尔同消万古愁”说出之后,台上几个家伙全都软趴趴的站起身来,端着酒杯嚷嚷道:“消愁,消愁,一起……消愁!”

  “兄弟我家里还藏着一瓶好酒呢,咱们哥几个再去整两杯……”

  “走走走,在这待着干嘛,一起喝酒去!”

  郭大路是半醉,这几个家伙那可是真醉,在台上嘟嘟囔囔踉踉跄跄的拉着郭大路走进了后台。

  眼看着台上四人的身影缓缓消失,无论是主持人还是台下观众都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直到十几秒之后,两位主持人方才回过神来,急忙快步走到舞台上。

  两人站在舞台上刚要说话,台下的观众们此时也才回过神来,顿时叫好声、鼓掌声、响彻整个剧场,主持人连续几次想要说话,都被掌声打断。

  “魏晋之风!这小子有魏晋遗风啊!”

  李久三在满场掌声中,对身边的几个陪同人员大声道:“这小子简直就是另一个楚狂人啊!”

  

章节目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江入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入海并收藏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