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呗“妈蛋,郭爷你好好写你的武侠呗,干嘛还要写什么传统文学?你写传统文学就写呗,竟然还写的这么好!搞的老子看完这部之后,浑身的不舒服,就好像被人指着鼻子大骂,还没读完呢,整个脸都发起烧来!”

  “擦,个人建议郭爷您还是别写武侠了,武侠写的再好,最多只是算的上奇书而已,永远成不了经典,也无法成为经典。但传统文学则不然,如果写得好,足以流传后世,名标青史。而这部阿Q就有被列为传世作品的潜力!所以,郭爷,您要是不写传统文学,那简直就是整个人类文学史的损失啊。武侠虽然我也喜欢看,但喜欢归喜欢,如果能给文章分档次的话,理性来说,武侠其实真的是不入流的东西,与郭爷您写的《我与地坛》还有《阿Q正传》根本就没有可比性。无论是在人物塑造还是文笔思想,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骂谁呢,骂谁呢?郭大路你这是骂谁呢?小样儿,我告诉你,你写出这部,简直就是对全华夏人民的挑衅!自我安慰怎么了?人要是没有点自我安慰的心理,谁也不能从这个残酷的社会上活下来!要是没有‘精神胜利法’这个法宝来解压减压,老子早就得心理疾病了!”

  “我尼玛,讲真,看完郭爷这篇之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我甚至都生出了一种错觉,感觉郭爷简直就还是以我为原型创作出来的这个人物形象!不怕大家笑话,其实我这个人就是一个网络上的键盘侠,平时在网上骂这个,干那个,一副叱咤风云指点江山的样子,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我是一个胆小如鼠的懦夫,被人欺负的时候,连还手都不敢,甚至连还手的念头都很少有。可偏偏我在不熟悉之人面前为了面子又喜欢摆出自高自大的样子,反倒是唬住不少人,嘿嘿,大家都以为我挺厉害。但自家人知自家事,我一直担心有人能看穿我的真面目,这些年来活的战战兢兢,苦不堪言。现在看了郭爷的这篇,我决定——继续伪装到底!”

  “靠,我已经锁定楼上ID,等我查出你是谁,咱俩做一对好基友!”

  “我本来以为郭爷的散文写的不错,没想到写的也这么好(我说的不是武侠,武侠有点太低端),实在是让人大吃一惊。关键是,以郭爷这尿性,这暴脾气,这粗鲁的言行,竟然还能写出这么深刻的东西来,这简直是有点匪夷所思。一个杀猪的屠夫,忽然关心起全民的意识形态来了,违和感这也太强了!”

  “刚一开始,我还以为郭爷自吹自擂,哪有人自己说自己写的东西是传世经典的?这脸皮也太特么厚了吧?可是今天看了这部之后,尼玛,发现还真有可能成为一座界中的丰碑,这就有点尴尬了!但是,我还要说一句,郭爷,咱不吹牛能死么?”

  “666,杜斌与秦俑何其不幸,竟然被郭爷写进了这部了,但杜斌与秦俑又何其有幸,可以随着这部名传后世,被后人熟知。”

  “刚看完《罗马假日》,没想到郭爷这又写了一部这样的,难道郭爷这是要跟纯文学干上了?”

  网友们在将《阿Q正传》品味了半天之后,这才在网上发表自己的感受以及对这部的看法。

  其实就思想性而言,遍观整个华夏文学史,像阿Q刻画的这么深刻的形象极为少见,甚至是几乎没有。读这篇文章,简直就像是被一把把小刀子往身上割,将自己思想中的那个懦弱的“我”给捅的千疮百孔不成样子,因此别说是民国的思想混乱时期,就算是到了承平的年代,也有很多人对这部极不喜欢,甚至是感动厌恶痛恨。

  在异世界,就因为意识形态的变化,连教科书上都开始搞起了“去鲁迅化”,以前教科书鲁迅的文章连篇累牍,未免让人感到太过重视,可到了后来说没有就没有,也就几年的时间,教科书上忽然就没有鲁迅这个人了。

  有关人士说鲁迅的文章“艰涩难懂”,不太适合中学生理解,所以大幅度减少,甚至完全废除。

  但这个理由未免有点牵强,文言文可比鲁迅的文章要“艰涩难懂”多了,也没见减掉多少,而像《阿Q正传》这样通俗易懂的,只要学生不是傻子,读起来完全没有障碍。

  有的人说,因为鲁迅笔下的所写的,所讥讽的人在社会上越来越多,而且还越来越能掌握话语权,这些人在对号入座之下,感觉鲁迅的文章如芒在背,于是必须要拔掉这根刺方才感到舒服。

  因为他说的的太对了,太多了,太真实了,所以他必须要被抹杀!

  以上观点且不说对不对,但现在郭大路将鲁迅的文章在自己这个世界发表出来,却真的刺痛了很多人敏感的神经,引来了网友们的大讨论。

  在这个世界里,从来没有一篇文章有如此尖锐的笔触。

  这简直就像是一根标枪,一把匕首,狠狠刺向读者的心脏,令人感到窒息,感到伤痛,而且还有一种被揭露出自己真实面目的恐慌与耻辱感。

  很多人看了这篇之后,如坐针毡,极不舒服。

  一位小有名气的作者在微博上评论道:“郭大路的这部,尖锐,深刻,令人深思,但毕竟反应的是旧社会人们的精神面貌,而出现在现代社会,未免就有点不合时宜。我们华夏人们早就站起来了,今天我们的强大是真正有底气的强大,并不是自我安慰的自欺欺人的强大。所以郭大路这篇文章虽好,只适合旧社会,对于现代人而言,那已经是过去式,对当今社会的意义不大。”

  还有一位作者评论道:“这部就如同冬天寒野上的白毛风,呼啸而来寒气逼人,读起来似乎连灵魂都要冻僵,连一点希望向上的温暖力量都没有,有的只是严霜酷寒,未免太过绝望。”

  对于这些评论,郭大路根本就懒得辩驳,这部从他手中写出来的时候,郭大路便已经完成了自己这文化搬运工的使命,至于世人对这篇文章的评论,对郭大路来说其实并不重要,把它写出来,让它被这个世界上的人知晓才最为重要。

  好不好,它就摆在这里任君评价,哪怕把它说成一坨臭狗屎,那也毕竟算的上是一种应激反应,总比没有反应要好。

  因此郭大路对这些作者的评论根本就不怎么在意,是好是坏,自有后人评说。

  但是秦俑的责问,郭大路却是有必要回复一下。

  秦俑在看完《阿Q正传》的第一时间,就在论坛上对郭大路进行了盘问,“郭大路,你也太小肚鸡肠了!就算我得罪你了,你也不必专门写书来羞辱我吧?你羞辱杜斌我管不着,那人拍电影一心讨好外国人,你骂他我也赞成。可你给主人公起名阿Q,而我姓秦,拼音的第一个字母就是Q,你这明显就是嘲讽我啊。而且在书里还特意指出我是‘考据党’,还让我考证一下主角的名字对不对?你这是要把我钉在历史的耻辱柱啊!郭大路,你也太狠了吧!”

  对此郭大路恢复道:“别生气,也别太高看自己,其实还真不是说你,你虽然很烦人,但还真不是主人公的原型,不过也跟你有点关系。阿Q的Q,不是什么拼音的缩写,其实是一种象形的比喻,因为老先生留了条小辫子,而民国之前的人也都留着小辫子,与英文字母Q极为形似,所以才给主人公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总的来说,这个名字的由来,还真得谢谢秦老先生的辫子给我的启发。”

  第二天,秦俑便剪去了自己留了多年的辫子。

  

章节目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江入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入海并收藏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