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茶馆》,作为异世界最为出名的一部话剧,堪称话剧界的一颗璀璨明珠,以散乱的人物,精炼的语言,看似没有主题,但一幕幕演下来,其主题自然而然的就出来了。

  寥寥几句话,一个人物就被生动的勾勒出来,这份功力鲜有人能比,以小见大,通过人物的对话,从侧面反应了当时的那种时代的底层人民的生活状态。

  这部话剧,能贯穿始终的人物以可以说有三个,第一个自然是裕泰茶馆的老板王利发,这个人胆小稍微,为人有点油滑,但心肠不坏,当了一辈子的顺民,临了还是被人把茶馆抢去了,最后被逼的上吊自杀。

  第二个人物是常四爷,此人是个旗人,但刚强正直,因为一句“大清要完了”,被抓到监狱关了三年,后来出狱后参加义和团,扶清灭洋,杀洋鬼子,再后来义和团失败,他便开始在京城郊外的农村种菜为生,最后却也落得个老来凄凉。

  而第三个人物则是秦仲义秦二爷,此人家大业大,理想崇高,性子也不怎好,连清宫里的庞太监他都不服气。他一直主张实业救国,为此不惜变卖家产祖业,就为了开工厂,开一个顶大顶大的工厂,谁知道最后却被政府当做逆产给没收了,连机器也被当成了破铜烂铁给卖了,最后悟出了人生道理,“有钱就要吃喝嫖赌,有钱就要胡作非为,千万不能做好事!”

  这三人的人生悲剧,具有很大的代表性,折射了那个时代底层人民的悲惨处境。

  此外还有算命的唐铁嘴,保媒拉纤的刘麻子,还有宋恩子吴祥子等衙门口当差的人。

  这些形形色色的小人物,齐聚茶馆,勾勒出那个时代独特气息的生活画卷,这种话剧的表现形式在话剧古今中外的话剧界中,那是从来没有过的技术方式,尤其是开头的第一幕,实在是惊艳了无数人,

  在异世界的中国,参与演出这部戏的演员,每一个都是大有来头,每一个演员的表演功力都有极其可观之处,尤其是表演王利发的于是之,一直从青年演到老年,生态动作,语言腔调,无不惟妙惟肖,将一个茶馆的老板形象给演到了骨子里去了。

  而蓝天野饰演的秦二爷,那也是深入人心,还有郑蓉的常四爷,林连昆的吴祥子,那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让人觉得,他们演的这些个人物,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于是之、蓝天野、林连昆等一辈老艺术家退出舞台之后,他们后一辈演员与编剧们,面对这么一个话剧,都感到发愁,因为前辈们的艺术成就实在是太高,他们别说创新了,连继承都继承不了,无论怎么演,总是缺少了那么一股子味道,台词还是那些台词,但是因为人物的动作与表情以及语气的不一样,效果就是天差地远。

  所以几十年后《雷雨》都创新改了好几次版了,唯独《茶馆》无法创新,话剧团连当初的布景、服饰乃至于老前辈们的说话腔调、语气,全都照搬模仿,不敢有丝毫走样,全都演的战战兢兢的,生恐出什么岔子。

  这部戏成就了京都人艺,也束缚了京都人艺,它是京都人艺的看家节目,也是京都人艺在话剧艺术上的巅峰成就,几十年来,就没有能超过这部戏的作品出现过,估计以后也难以有这样的话剧作品出现了。

  日后话剧院里,一旦有导演要重新排演《茶馆》,业内人士都会伸出大拇指赞一声“有魄力,好大的胆子!”,多少年来了,就没有任何一个团队能达到于是之蓝天野等人的高度。

  后来梁冠华与濮存昕等人也大着胆子把《茶馆》给捡了起来,但是怎么看怎么不是味儿,缺了好多东西。

  郭大路郭大路这次就是以于是之版本的话剧,来要求京都话剧团的,这个要求可谓是过分到了就极点。

  好字邵红旗等人不知道这回事,他们要是真的看过了于是之等人演的《茶馆》,估计连挑战的心思都不敢。

  不过,所谓无知者无畏,正因为不知道有过这么一个版本,他们才没有什么思想包袱,在郭大路的打磨之下,渐渐的流露出这些角色自带的光彩来!

  话剧是演艺界的基石,为了整个演艺圈的发展,郭大路也不会眼看着话剧院的龙头老大就这么消沉下去。当时骂他们,那是这个剧团该骂,但骂归骂,却不能一棍子打倒,既然新的团队班子已经成立了,郭大路无论如何都要拉他们一把。

  这也算是一位演员对话剧界出的一点绵薄之力,只要这部话剧他们能演得好,那么京都话剧团起码能兴盛三十年。

  周日,下午。

  一直冷冷清清的京都话剧院的大门口,忽然就排起了长龙,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民众,聚集到话剧院门口,吵吵嚷嚷的乱成一团。

  “嘿呦,哥们,你也来看话剧啊?也是看了郭爷的微博来的?”

  “可不是么!说实在的,我这人从小到大,就从没有看过话剧,这要不是看到郭爷的微博,我估计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来话剧院。”

  “谁说不是呢?可谁叫咱是郭爷的粉丝呢?能面对面看到郭爷演戏,这得多大的机缘?我这说什么也不能错过啊!”

  “没错,我们也是冲着郭爷来的,话说,这京都话剧院不是跟郭爷有过矛盾么?怎么郭爷又给他们写本子了?还亲自参与他们节目的演出?这不符合郭爷的性子啊!”

  “是啊,我也很好奇啊!”

  话剧院大门口的售票员,看到外面这么多的人,小心肝噗通噗通的一个劲儿的跳,“天呐,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看看时间快到了,售票开始。

  看到票价后,第一个买票的中年男子忍不住惊叫道:“三百块一张票?我靠,怎么这么贵?”

  售票员一脸无辜,“这是郭爷定的票价啊,再说了,看话剧就没有便宜的票,道具,舞台布景,还有人员工资等东西,那都是钱啊,这不比演唱会容易!”

  中年男子一脸妈卖批,“这可比看电影要贵多了,差不多跟小明星的演唱会一个劲价了!”

  售票员道:“您说的那是小明星,郭爷是小明星么?郭爷可是世界级的大明星,而且人家还是世界级的大导演!咱们能面对面欣赏这么一个大明星的表演,花三百块钱还多吗?”

  “靠,我干不过你!这是三百,你拿好了!”

  在经过因为票价高低的初始惊讶之后,买票的观众们慢慢安静些下来,排着队进剧场。

  如今人们生活富裕,两三百块钱,其实已经不算是钱了,而且售票员刚才说的也很有道理,一些小明星举办的演唱会的门票还好几千呢,而且还是假唱,那都有人买,而像郭爷这一演就是两个来小时的话剧,票价只有三百块,相比而言,确实是白菜价了!

  这次来的观众,大多人从来都没有看过话剧,今天之所以来,主要还是因为郭大路的号召力。

  国家话剧院的场地已经非常大了,可容纳三千多位观众,可是即便是这样,也还是不能满足观众们的需求,都把票卖完了,外面还有很多人站着不走。

  “我是大妹子,我这可是大老远的飞过来的,就专门为了看郭爷演的这场话剧,你现在给我说,你们票卖完了?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心情么?嗯?我加价行不行,你这票价不是三百么?我出三千!你去里面帮我问问去,看谁愿意把他手里的票卖出去?”

  一名彪形大汉站在售票口气急败坏,“为了看郭爷的这场演出,我可是准备了好几天了都!”

  售票员是个胖胖的中年妇女,此时一脸的爱莫能助的神色,“您看,买票就是这样,先来先得,现在卖完了,我也没办法啊!你现在要加价,我啊,估计里面的观众们也不一定会卖给您。再说了,他们要真的卖给您,这不就成了票虫了么?黄牛党,我们可是要坚决打击的!”

  中年男子也感无奈,转身看向身后长长的队伍,“大家伙怎么看?”

  在外面等着的人此时都知道票已经卖完了,都有点抱怨,“非得让人自己来买,为什么不在网上发售?现在好了,好好排队都买不到!”

  现在见前面的中年男子扭头询问,众人都闹腾起来,“加坐,加坐!”

  “赶快传话给郭爷,总不能让大家在外面干等着!”

  几千人在外面闹腾,售票员也有点害怕,赶快跑到里面,把这情况告诉了郭大路。

  郭大路看了邵红旗一眼,“咱们今天加演一场,顶不顶得住?”

  邵红旗一拍胸脯,“没问题!”

  郭大路点头,对售票员道:“把第二场的票也给卖了吧,告诉他们,今天晚上我们加演一场。卖完第二场后,人再多,我们也不卖票了。以后再演,那就是你们团的人来演,我是不会参与了!”

  有郭大路这么一个法子,门口的众人才不闹了,没时间的直接走人,想看的就赶快买走,这样一来,总算平复了一部分人的情绪。

  文艺是一名女记者,本来她上学的时候,还想着当上一名演员,那才算是对得起自己的名字,谁知道阴差阳错的当上了文娱快报的记者。

  她今天的任务,就是获取郭大路这部话剧的第一手消息,无论是整部话剧的水平,还是郭大路本人的演技,亦或是观众们在现场的反应,她都要好好的记录下来。

  就在她排队买票的时候,扫视人群时,就看看到了业内的好几个朋友,大家相视一笑,都知道彼此的目的应该是一致的。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文艺之前也从未关注过话剧这种表演形式,也从来没有进入过小剧场观看过演出,像今天这样买票进入剧场,不是看电影,而是看话剧,给她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

  等在座位上做好之后,全场灯光全都灭掉,再亮起来时,一位手持竹板的要饭花子形象的人走到了台上,边打竹板边唱词:“我,大傻杨,打竹板,一来来到大茶馆……”

  台下众人哪里听过数来宝啊,听到台上叫花子演员唱的很新鲜,所有人都感到很好奇,全都聚精会神的去听,生恐掉词漏词。

  等一曲数来宝唱完,正个话剧拉开了大幕,正式开始。

  《茶馆》的经典程度根本就不用多说,本来只是看稀奇的观众们,全都被台上演员们所吸引,直到第一幕演完后,他们才回过神来。

  文艺一开始在座位是准备拿着手机将台上的演出画面给录制下来的,谁知道看的实在太投入,一会儿就把录像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直到中途谢幕换场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我去,我怎么把这给忘了!难道这就是话剧么?这比电影有趣多了啊!”

  现场观众与文艺一个想法的人有好多,他们之前没有接触过话剧,有的人就算是看过,那也是在网上看的,可是网上看与在现场看,效果感受完全不同。

  现在看完《茶馆》的第一幕之后就,所有人都觉的这三百块门票,真值!

  当第二场第三场接着演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沉浸于一种极为享受的状态,非但是观众们在享受,就连台上的演员们也都处于享受自己这个角色的状态,无论是动作还是语气表情,全都趋于自然。

  在郭大路与邵红旗的激发之下,他们都进入了一种演员们都很难进入了一种表演状态,进入这个状态后,表演技巧,就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进步。

  到了话剧的结尾,苍老的王利发手指门外,激动道:“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的有滋有味,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的主意?”

  台下众人都为这个人物的命运感到同情,即便是想要鼓掌,但这种气氛下根本就没法鼓掌,只能拼命压抑自己的情感。

  可当郭大路饰演的常四爷以一种极其沉重略带咆哮质问的口气,说出那句“我爱咱们的国呀,可谁爱我呢?”这句话时,全体观众都沸腾了,大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拼命鼓掌,边鼓掌边落泪。

  文艺本来就是一个极为感性的女人,看到这里时,感动的稀里哗啦了,拍摄视频的念头又给忘了。

  话剧《茶馆》,在这个世界初一亮相,便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章节目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江入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入海并收藏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