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就在郭大路的唢呐声在地坛里响起之时,地坛公园的工作人员便已经在远处听到了。

  如今整个京都的景观之中,基本上就数地坛的门票最便宜,游人也最少,而且到了晚上六点之后,还要对外免费开放。

  因此地坛虽大,工作人员却很少,因为游客稀少的原因,里面的工作人员每日里都闲的发慌。

  特别是里面的两个年轻人,在白天打着哈欠卖门票,晚上还要拿着武器,其实也就是一根橡胶棍绕着整个地坛四处巡逻。

  因为这地坛实在是太大,往往他们走了一圈下来,半夜的时间也就过去了,弄得两个人叫苦不堪,一个劲儿的要求辞职。

  后来上级部门见他们可怜,便在地坛的几处关键点上安装了摄像头,免去了他们每夜的巡逻之苦,不过晚上也要在室内检查摄像头中的画面,防止出现什么问题。

  因为地坛的面积实在太大,树木丛生的,里面很容易生出一些问题,几年前,在这里面就曾发生过人命案件,所以巡逻排查的事情就算是麻烦,每日里也得要进行。

  今天夜里,等几个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刚刚在办公室里坐下不久,便听到一阵苍凉的唢呐声从地坛深处传来,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音符,但却听的几个人浑身颤栗头皮发麻,全身犹如过电似的生出一层鸡皮疙瘩。

  “卧槽!”

  一名平头小青年一脸惊讶的在办公室里叫道:“这是谁吹的喇叭?太特么过瘾了!”

  他虽然不懂得音乐,但真正的好的音乐是能够直击心灵给人一种震撼性的感受的,这种音乐本身所自带的纯粹的心灵冲击,无视种族,无视文化,无视年龄,只是片刻间便能让人生出共鸣与感动。

  办公室里值夜班一共就五个人,五人中还有一名中年女性。

  就在平头小青年惊讶的时候,办公室里唯一的中年女子已经反应过来,急忙扫视面前的监视画面。

  在屏幕一块块的各个角落汇集的视频中,女子的视线在扫视片刻之后,便即停留在屏幕中心,也就是地坛公园的最中心的那座古老的地坛监控画面之上。

  惊呼声从她口中响起,“小李,你们快来看!”

  她说话间,已经将电脑上这块监控画面放到最大。

  旁边几个人闻言,全都将脑袋凑向屏幕。

  今夜难得的月光明亮,监控画面虽然比不上白天的清晰可见,但大致的图像却也能勉强看的清楚。

  此时,就在这画面中这座古老的祭坛的中心,正有一名敞胸露怀的昂藏大汉站在那里,拿着一只唢呐在奋力吹奏。

  苍凉、浑厚、婉转、低沉、尖锐、嘹亮等种种腔调以及挣扎、奋斗、不屈、淡然、平静、顺从等诸般情绪的变化都从这大汉吹奏的小小唢呐中尽情的倾泻而出,声音从地坛中心遥遥传来,直直破入众人的心防。

  即便相隔这么远,办公室里的众人还是难以自禁被唢呐中的情绪所感染,不由自主的走出办公室,循着唢呐声传来的位置,快步寻找了过去。

  就在他们向地坛走去的同时,此时整个地坛公园所有乘凉、散步、谈情说爱的各等样人,全都被唢呐声惊动,几乎同时向中心位置的地坛走去。

  在郭大路手中的唢呐从嘴角拿开,吹奏出最后一声深沉的叹息之后,此时祭坛的旁边已经静静站立了上百个年龄不一的陌生人。

  他们在郭大路停止吹奏之后,全都不曾离开,心神还都沉浸在刚才的余韵之中,静静的无人发言。

  直到郭大路走到铁生面前让铁生为这首曲子命名之时,现场众人才逐一的回过神来,全都将好奇的目光看向郭大路与铁生等人。

  “你很懂我!”

  从轮椅上站起来的铁生在为唢呐声命名为《岁月》之后,再次对郭大路说道:“谢谢!谢谢!”

  这句话说完,他刚才明亮的目光瞬间黯淡下来,刚刚站立起来的身子猛然瘫软,在他生命的最后的余光中,他努力扭头将眼睛看向了身边的母亲,轻声笑了笑,“妈,我走啦!”

  老妇人急忙上前,握住他的手,眼泪止不住流淌,却不说话。

  铁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睛缓缓闭上。

  郭大路伸手扶住他的身子,将他在轮椅上慢慢放好,静静站立了好一会儿之后,眼看着轮椅上的这个中年男子心跳不再,气息断绝,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眼前毫无声息的消失,顿时一种难以自抑的的悲伤之情从心底涌出。

  明月依旧,清风徐吹,人却不在。

  郭大路轻易不流泪,这次依旧如此,但一种巨大的悲伤却贯穿了整个身心,除了亲人之外,从未有一个人的死亡令他这么动容。

  他将手中的唢呐轻轻放在了铁生的身边,随后看向了旁边的老妇人,“阿姨,节哀吧!”

  老妇人握着儿子逐渐变凉的手掌,对郭大路说道:“孩子,谢谢你啦,谢谢你啦!铁生最后的一个心愿你也帮他完成了!”

  她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哽咽起来,“铁生这孩子命苦,这么多年来遭了好多的罪,现在病情恶化,基本上每天都要承受很大的痛苦,现在走了也好,走了也好!省的再受罪!”

  老妇人泪眼滂沱,伏在儿子的轮椅上已经无法行路,只是重复一句话,“走了也好!走了也好!”

  旁边的王小璐、宋倩四个女孩都忍不住哭泣起来,将老妇人扶起,“阿姨,咱们回去吧!”

  此时旁边围观的众人中,一名老者走了过来,“是铁生这孩子啊!”

  他一脸惋惜的摇头叹息,“还是没有熬过今年啊,大妹子,伤心归伤心,还是准备处理后事吧!”

  他最后这句话是对铁生的母亲说的,看来两人应该是邻里关系,或者就是附近的熟人。

  “他是铁生?就是那个身残志坚的作家铁生?”

  “我看过他的文章啊,竟然是他!”

  “他竟然在这里去世了!”

  在围观人群中的低声议论中,郭大路推着轮椅,几个女孩扶住了老妇人,向他们家里走去。

  后面一群人自发的跟在他们身后,默默的为这位身残志坚的作家送走最后一程。

  有些人可能无法使自己变得伟大,但足可以使自己变得崇高。

  肉身终将逝去,唯独精神不朽!

  (这两章文字,我只是向我最钦佩的一名作家致敬,愿他在天国再无苦难。他的名字我即便不说,相信大家也都已经知道。)

  

章节目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江入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入海并收藏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