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郭大路所在的这个世界与他多出来的记忆中的世界在历史发展上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出入,可以说是大势不变,细节不同,两个世界的历史基本上没有大的区别,所差的只是在历史人物与文化传承发展上有着极大的区别。

  这个世界中也有嵇康,也有竹林七贤,其中也有嵇康临终弹奏《广陵散》从容赴死的事情发生。

  其实也就是因为嵇康这个人,《广陵散》才一度为世人所知,成了琴曲历史上的一曲绝响。

  历代琴家在悉数古今名曲之时,最为好奇的便是这首传说中的《广陵散》到底是什么样子,后来被后人考证,说《聂政刺韩王》这首曲子应该就是《广陵散》的别名。

  但别管是《聂政刺韩王》还是《广陵散》,这两首曲子都只存在典籍传说之中,而早已经没了传承。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历代琴家谈及此事,无不痛心。

  这《广陵散》与别的名曲不同,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曲子这么简单了,它已经是一种精神,一个典故,甚至是一段历史的见证与传奇。

  若是此曲能重见天日,恐怕整个传统音乐界都会引起巨大的轰动。虽然这个世界里《广陵散》失传了,但在郭大路多出来的记忆中,这首《广陵散》却清清楚楚的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

  要知道,他脑子里的记忆那可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所有知识,在另一个世界中,整个历史长河中的知识全都汇集到了他的记忆之内,原原本本的《广陵散》就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如今弹奏起来,自然气象大为不同。

  他本来对弹琴不怎么擅长,但融合一整个平行世界的知识之后,再加上自己武道修为的进步,整个人已经成了一个全知全懂的怪物,如今弹奏起古琴来犹如嵇康附体,手法之精妙,意境之深远,已经达到了如今琴家望尘莫及的高度。

  张平云的弹奏水准虽然不怎么样,但他毕竟也算的上琴曲专家,分辨音乐好坏领悟琴意的本领还是有的。

  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听出了郭大路此时所弹奏古曲的曲风与所表达的强烈情绪与传说中的《广陵散》极为相同。

  在古今所有古琴名曲中,琴曲一般都是以清淡平和为主,要么就是多了点伤春悲秋之意,忆古思今之情,所谓和、静、清、远、淡、恬、雅、洁、润、细、轻、迟这十二项特点,基本上将当今流传的古琴曲子全部概括。

  但在琴曲历史上,其实古代不乏慷慨激昂豪迈阔达的曲子,只是如今已然尽数失传,留下的尽是些冲和平淡的曲目。

  其实这也与古代大环境有关,能弹奏激越古曲之人,性格一般也都大是刚强不屈之辈,这种人在古代桀骜不驯,最容易仗义执言,也最有性格,但也最容易被人所嫉恨,所以也最容易被人构陷诛杀,这些人一旦身死,他们会的曲子基本上也就断了传承。

  所以随着时间的推进,古代杀伐激昂之曲会的越来越少,因为有这种性格的人基本上已经被杀的差不多的了。

  而在所有的琴曲中,有一首曲子最为激昂慷慨,杀气最为浓烈也最为震撼人心,这首曲子的便是《广陵散》。

  《广陵散》的曲风在历史的书籍中有过很多描写,书中都说此曲激昂慷慨杀伐勇烈,堪称琴家第一杀伐之音。

  但古文记载的只是曲子描述,而没有曲谱,导致现在琴家知其曲风而不知其曲调,越发的心痒难搔,但就是没机会能听到,千古憾事,莫过于此。

  就是因为知道曲风,张平云才将郭大路这首曲子联想到了《聂政刺韩王》上面。

  如今他说出“聂政刺韩王”这句话后,结合聂政刺韩的故事,此时听着郭大路的曲子,这种代入感愈发的强烈,他此时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郭大路此时弹奏的便是久已失传的古曲《广陵散》!

  此时郭大路在台上弹奏不停,琴曲愈发的高昂激越,但渐渐的曲调开始充满了痛苦与柔情之意,似乎主人公在一心报仇之时,遇到自己的爱人一般,心中充满了愧疚与不安,但因为与妻子相见不能相认,痛苦悲伤可谓到了极点。

  “这一段一定是《遇妻》!”

  张平云听到这里,激动的整个身子都在发抖,“真的是《广陵散》啊!真的是它啊!”

  在历史记载中,《广陵散》是一曲长乐,共分为《刺韩》《发怒》《冲冠》《报剑》《隐逸》《遇妻》《引王》《杀殿》《自毁》《哭尸》等十个小段组成,每个小段都是聂政在某个阶段个人情绪的渲染与表达。

  《遇妻》这一段讲述的是聂政在吞碳毁容隐逸山林苦学弹琴之后,偶尔出山遇到了自己的妻子,但他因为有大仇未报,所以不敢与妻子相认,只能在面对妻子时勉强笑了笑。

  但他这么一笑,却引的妻子嚎啕大哭,问及原因时,他妻子便向他解释道,就因为看到了他微笑时露出的牙齿,觉得与聂政的牙齿很像,于是便想到了自己生死不知的丈夫,因此伤心大哭。

  聂政听到这里,在回山之后,便砸掉自己的满口的牙齿,使得自己再无一点与以往相似之处,这才出山弹奏乐曲引韩王上钩。

  这一段曲子前段痛苦悲伤,惭愧无言,后段却是暴烈刚硬,杀气冲天,但又深沉内敛,不敢显现。

  张平云虽然没有听过这首曲子,但结合以往的记载再加上故事传闻,此时已经将如今这段曲子的名目猜了出来。

  在猜到这段是《遇妻》之后,他便知道后面的小段便是《引王》曲目。

  果然郭大路在这一小段结束之后,曲风猛然变得深沉内敛中带有张扬狂放之意,这是聂政故意闹市弹琴引万众瞩目,好使得韩王知晓,因为韩王好听琴,这样才有机会接近他。

  现场中随着郭大路弹奏不停,整首曲子在短暂的压抑之下,忽然就变得仇恨轰然爆发,暴烈刚强之气直冲霄汉,给人以血溅五步的惊心感觉,随后杀伐之音愈发的强烈,英雄拔剑,当殿杀王的场景浮现在众人心中,听的现场众人双手握拳,恨不得放声大叫,以宣泄自己的激荡之情。

  琴曲弹奏到这里,已经到了整首曲子的高潮之处。

  随后曲调渐渐的转高昂暴戾为悲伤痛惜,那是聂政在刺死韩王之后,为了防止被人认出自己从而连累家人,于是自己割耳削鼻,自剜双目,剖腹出肠,最后自刎而死。

  琴声弹到这里,悲伤之情,惋惜之意,在整个琴音里全都呈现出来,现场听众听的失魂落魄,心中发堵,胸口发闷。

  之后琴音越发的凄凉,那是刺客聂政被暴尸城门,让人来认的悲惨情形。

  最后聂政的姐姐冒死认尸,与道旁围观之人宣扬弟弟之名,哭死在弟弟身边之景。由此曲调愈发的悲伤,并且充满了同情愤慨之意。

  现场中琴音铮铮响个不停,听众们如痴如醉,泪水也随之流个不停。

  待到最后猛然几个重音之后,琴声渺渺渐不可闻,整个大厅中的听众这才慢慢回过神来。

  随后铺天盖地的掌声从大厅中响起,听众们边擦泪边鼓掌,甚至有的人激动的满脸通红,连声音都哽咽起来了,“千古一曲,千古一曲啊!怪不得郭先生说张老师弹的是个屁!两人琴技相比,张老师果然只能算是弹棉花的!”

  这首曲子慷慨激昂,洒脱激越,非胸怀壮烈之人不能体会其中真意,也就郭大路这个性情之人能弹奏出来,换了另外一个人,即便是知道曲谱,也不可能达到这个境界。

  现场中,张平云满面羞愧的站起身来,向着郭大路深深鞠躬,“郭先生,还请原谅我的无知,您是当之无愧的古琴大家,我跟您比,确实只能算是个屁!”

  

章节目录

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大江入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入海并收藏郭大炮的文娱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