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8章 死骗子

  自己来了这么久,一个单子也没有签,云飞扬这种人,是稳妥签单的,结果,人家还嫌弃她……

  拿着传单,陶晓宁真的哭了……

  没一会儿,当她看多云飞扬笑着跟着女朋友从店里面出来,手里拿着合同的时候,陶晓宁哭得更惨了……

  为什么受伤的是她……

  不过此时云飞扬正拿着购房合同,笑容满面。

  人生的第一次买房,给自己的父母,就是这么霸道!

  这时候,云飞扬的电话忽然响起来了。

  让云飞扬惊讶的是,竟然是云妈的。

  “呦呵,我妈这是跟我心有灵犀吗?知道我给她买了房子,就给我打电话?嘿嘿。”

  云飞扬笑得很得意,然后接起来了。

  “喂?妈?我正好想要给你打电话来着。”云飞扬笑呵呵地说道。

  “飞扬,赶快回老家来,你外公,恐怕是不行了。”

  云翁然的声音有些急促。

  “什么?”

  云飞扬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临走的时候,特地观察过。

  外公虽然是中风,但并不是特别地严重。

  只要在医院按照疗程治疗,打完点滴,然后回家调理一段时间,绝对能够治愈。

  怎么才短短的几个月时间,身体就垮了?

  “怎么回事啊?”

  云飞扬不由地问道。

  “电话里面一时半会地说不清楚,你先回来吧。”

  云翁然有些着急地说道。

  虽然按照外公以前的行事风格,云飞扬并不像过度地掺和他们的事情。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外公,而且如果外公没了,母亲也不会安心地跟着自己来东海,到时候,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样子的乱子。

  “怎么回事?家里出问题了?”

  苏芷玉看到云飞扬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皱眉问道。

  “恩,我外公身体好像不行了,我回去看我妈一趟。”

  云飞扬有些着急地说道。

  父母为大,云飞扬只有这么一个母亲,他不想母亲有任何的事情。

  “恩,你放心的回家就好,公司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苏芷玉点头说道。

  “谢了。”

  云飞扬开车将苏芷玉送回公司之后,开了公司一个老别克,向着松江县城直奔而去。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云飞扬只开了四十五分钟,足以见到云飞扬现在有多么地担心自己的母亲。

  回到家,云飞扬直奔着外公家而去,母亲在家里还是在忙上忙下的,给外公家张罗着各种事情。

  云妈就是这种闲不下的性格,她心里想得都是别人。

  “妈我回来了。你放下,我来给你做。”

  云飞扬走上前,心疼地说道。

  “没事,妈很快就做完了。”

  云翁然微笑着说道。

  云飞扬看了一下周围云家的人,都是在坐着,或者是闲聊,没有一个想要帮助云飞扬母亲来收拾东西的人。

  云飞扬心中的火不由地冒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妈?我走得时候,外公的身体不还是很好的吗?”

  云飞扬问道。

  “哎,事情是这样的。”

  云翁然有些无奈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原来六舅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江湖术士,只要让江湖术士做做法,就能让外公的中风完全好掉。

  结果,那个江湖术士做了法端了一碗所谓的‘圣水’,让外公喝掉。

  外公喝掉的第二天,就查出汞中毒来了,再加上中风,两病想加,直接差点儿就抽过去了。

  “那种神神叨叨的事情,怎么能相信?如果真的,还要医生干嘛?都去喝圣水,能长生不老!”

  云飞扬生气地说道。

  “你小声点儿,你六舅妈也不想这样的。”

  云翁然连忙小声拉着云飞扬说道。

  “妈,你就知道护着他们。”

  云飞扬说道。

  此时六舅妈一家欲言又止,但是想到当时在医院的时候,云飞扬让刘主任让出病房的事情,又不敢说话了。

  看云飞扬现在的样子,在东海市混得相当不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能让她们随便使唤的人了。

  “那个江湖术士呢?”

  云飞扬转而问向六舅妈。

  “我……我我……”

  六舅妈支支吾吾地,不敢说话。

  “你快说啊!”

  云飞扬着急地说道,这种婆婆妈妈的样子,真是让人有种想要打死他的冲动。

  “那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介绍的,听说很灵验,没想到这一次这么不靠谱,那个神棍现在为了自己的面子,到处说我们云家做了亏心事,才种下了这样的业果……”

  什么?

  云飞扬怒气顿时冲了上来!

  江湖骗子就罢了,还敢说得这么心安理得,真是够不要脸的!

  云飞扬冷着脸,气得都快要背过去了。

  “现在那个江湖骗子在什么地方?”

  云飞扬冷着脸问道。

  “今天应该是他的香火会,带着自己的信徒,在自己的家里烧香拜佛。”

  这时候,六舅妈弱弱地说道。

  “烧香拜佛,就他这种水平的人还烧香拜佛?你带我去找那个神棍,今天我就要让这个神棍见识一下,板砖为什么这么红!”

  云飞扬怒气冲冲地说完,就拉着六舅妈还有六舅直奔着那个神棍家里而去。

  神棍的家住在县里一个小区的八楼,此时在八楼烟雾笼罩的,看来,这神棍还是有两下子的,很多人聚集在这里。

  神棍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带着眼睛,穿着八卦服装,留着一小撮的胡子,看上去有点儿几分仙风道骨的风范。

  但是这死鱼眼,真是出卖了他的本质。

  看到六舅妈带着人走进来,死鱼眼翻了翻白眼,轻哼一声,表示着自己的不屑。

  “就是你在外面传我们云家种下了恶因,现在只能吃恶果?”

  云飞扬嘴角扬了起来,有些不爽地说道。

  “小兄弟,你业障太深,如果不清除的话,恐怕……”

  啪!

  死鱼眼的话刚刚说了一半,云飞扬飞起一脚,直接将死鱼眼旁边的八仙桌一脚踢了个粉碎。

  吓!

  在死鱼眼的房间里面,大部分都是给死鱼眼做信徒的香众,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这位大师的。

  哗啦!

  几个死鱼眼死忠的信徒顿时站了起来,脸色不善地向着云飞扬的方向围拢了过来。

  “你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这种傻逼能够放肆的地方!”

  一个壮汉过来大声地说道。

  啪!

  云飞扬反手就是一个巴掌,将壮汉扇翻在地上。

  顿时,那个壮汉的左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壮汉将近两百斤的体重更是转了好几个圈,才重重地摔在地上。

  “就凭你这水平还想要当带刀侍卫?差远了吧?”

  云飞扬不屑地说道。

  “吓……”

  云飞扬这一手直接将几个还想来当带刀侍卫的香众给吓在了原地,愣在那里,真的不敢乱搞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小年轻的点子也太硬了,这么随便一下,简直要了这个壮汉的老命,更不用说他们这种小人物了。

  见到没人敢上来,云飞扬转而对带刀侍卫看了过来。

  “听说你很厉害?能预见吉凶?还能逢凶化吉?不知道你几天有没有给自己预测预测?自己今天是吉还是凶?”

  云飞扬嘴角挂着冷笑,淡淡地说道。

  死鱼眼有些紧张了:“小兄弟,你业障太深……”

  “给老子闭嘴!”

  云飞扬厉声喝道,随手拿起来一条长桌腿,冷声说道:“我用这个桌腿照着你的脑袋来一下,如果你还能坐在这里跟我说话,我就信你,怎么样?”

  “小兄弟……”

  “你不用叫我小兄弟,就一下,要不你先给自己算一算,看看自己到底是吉还是凶,我再给你脑袋来这么一下?”

  云飞扬嘴角挂着冷笑说道。

  “你……”

  “不敢?你不是说你能预测吉凶吗?难道是骗人的?”

  说完,云飞扬直接一棍子向着死鱼眼神棍的脑袋上面招呼了上去,吓得死鱼眼直接瘫软在地上。

  “等一下,等一下……你等一下……”

  死鱼眼神棍都快哭了出来,趴在地上,身体吓得不停地发抖,裤子都尿了。

  以前,他就用业障来吓唬人,尤其是对于那些迷信的人来说,一提到业障,都吓得不敢动弹。

  偏偏遇到这么一个不怕吓唬的,还要用棍子亲自试试他的金身,这是他预想不到的,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其实,并不是云飞扬不相信这种东西,他相信命理,而且他修炼古武医经,也相信这种存在。

  徐老曾经带云飞扬见过这一类的命理术士,非常地厉害,仅仅是观察了云飞扬的面相,就推断了出了云飞扬二十岁的经历。

  但是当云飞扬问那个命理术士自己的后半生的时候,命理术士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再看这个神棍简直是太明显了,一看就知道这是个神棍,而且是个演技非常低的神棍。

  周身一点儿灵气也没有,还有淡淡的死气,还有让人恶心的腐朽之气,这种人怎么会是那种灵力高超的命理术士?

  “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招摇撞骗!”

  云飞扬厉声地说道。

  “小人大名张大金,是下李庄人,从小读了点周易,就靠着这点儿东西吃点儿饭,没想到惹到了这位大爷,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给放了吧。”

  死鱼眼神棍各种求饶地说道。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