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一次白莲门的宗主,在这里吃了这么一个大亏,甚至,就算是李长老也是折在了这里,以白莲门睚眦必报的性格,说实话,铁定不会轻易地就这么地算了。

  不然地话,这件事情,一旦是传了出来,到时候,一定会引起白莲门的名声的损失。

  如果白莲门卷土重来的话,说实话,就以天房山的散仙们这点儿微末的水平跟道行的话,绝对不是白莲门的对手。

  想到这里,所有的天房山的散仙们的眼神之中,都布满了凝重的愁容。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长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这位道友,你说的话,我们自然是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天房山已经是我们散仙聚集的地方,也是我们赖以生存跟修炼的地方,如果,让我们

  搬离这个地方的话,恐怕……一时间,我们也完全地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说的没错,下位面,本身就是一个灵气十分地不充足的地方。而同时,别说是古医门,白莲门他们这种顶尖的仙山了,就算像是天房山这种级别的仙山,也是完全地很难找得到,所以,说实话,所有的天房山的散仙古武炼气者们,也是很愁,一时间,也是想不到任

  何的好办法。

  见到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其余的天房山的散仙们身上的浓浓地愁绪,云飞扬的心里,不由地有种窃喜的感觉。

  其实,这个时候,云飞扬要的,就是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其余的天房山的古武炼气者,有这样的情绪,这样地话,云飞扬提出灵源的事情,就完全地有点儿水到渠成了。

  “其实,不瞒你们说,我今天来的目的,也完全地可以解决你们这个忧虑。”

  云飞扬这个时候,明显地一顿,同时,仅仅是一瞬间,立刻,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所有的天房山的古武炼气者的眼神之中,都是被一股浓浓地惊喜之意所布满了。

  “这位道友,你有什么样子的办法,尽管说出来就好。”

  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连忙地说道,听得出来,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的语气之中,还满是浓浓地惊喜之意。

  毕竟,白莲门是整个的华夏的第一古武炼气者势力,不光是对于所有的天房山的散仙们,就算是对于其余的,一些比较大的古武炼气者的势力,也犹如一道大山一般地,难以逾越。

  但是,云飞扬就不一样了。

  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所有的天房山的散仙们,都看得出来,云飞扬跟高风的实力,完全地不能用这个位面的实力来衡量,他们的鹰盟,是完全地可以跟白莲门的人抗衡!

  云飞扬看到了这些人眼神之中的期待的眼神,缓缓地说道:“其实,我们两个,这一次来到目的,跟白莲门的目的,差不多,都是来接管天房山的。”

  什么!

  听到了云飞扬的话,顿时,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其余的天房山的古武炼气者散仙们的眼神之中,均是透漏出来了一股浓浓地绝望之意。

  说实话,好不容易地赶跑了白莲门的人,现在,又来了一个鹰盟的云飞扬。

  更何况的是,眼前的这个鹰盟的云飞扬,要远远地比白莲门的人,难以对付好几倍!

  如果说,白莲门的人,对于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天房山的其余古武炼气者散仙们是一座大山的话,那么,云飞扬的鹰盟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宇宙一般地渺小。

  在云飞扬的面前,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其余的天房山的散仙们,根本就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想到这里,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不由地轻叹了一声,语气之中,也满是浓浓地绝望之意,缓缓地说道:“这位道友,我不知道,我们天房山,到底有什么好东西,竟然惹得你们,这般地觊觎……

  如果这位道友想要天房山的话,尽管地拿去好了,我们知道我们天房山的散仙们有几斤几两,在你的面前,我们根本连最基本的还手的能力都没有……”听到了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的这句话,云飞扬不由地没好气地笑了,摇了摇头,说道:“这位道友,你现在都不听一听我给你们所有的天房山的散仙们的条件,就这么地悲观嘛?难道,你们以为

  ,我们跟白莲门这种不讲理的宗门一样,会十分地粗鲁地将你们赶出天房山吗?”

  听到了云飞扬的话,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不由地一怔,随后,眼神之中,不由地暗淡了下去,语气,也有几分地无奈。“这位道友,我知道,你不会将我们赶出去,但是,你也看得出来,天房山的灵气浓郁,十分地有限,不说别的,这位道友现在在的地方,就是整个的天房山灵气,最为地充裕的地方,但是,饶是这个灵气最为充裕的地方,跟其余的地方相比,也是完全地没有任何的可比性!等你们鹰盟的人到来,想来,大部分的灵气充裕的地方,都是要给鹰盟的兄弟们了,而我们天房山的散仙们,恐怕,能够在天房山的

  外围的边边角角的地方,就已经不错了。”

  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知道云飞扬的为人,跟白莲门的古武炼气者们不一样,所以,说话的语气,也是没有跟云飞扬客气,直接地将自己的所有的顾虑都说了出来。

  云飞扬并没有反驳,其实,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方才的顾虑,也是其余的所有的天房山的散仙们的顾虑。

  天房山的灵气,真的是太过地稀薄了。

  这么多的散仙们都不够用的,更不用说在加上鹰盟的这么多的兄弟们了。

  此时,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其他的天房山的散仙们,望着云飞扬,眼神之中,也满是浓浓地疑惑之意。

  说实话,这个时候,所有的散仙们,都希望,云飞扬能够给他们天房山的散仙们,一条活路。

  毕竟,他们之所以选择成为散仙,来到天房山,其实,也是为了不收到任何的约束。

  而云飞扬跟白莲门的到来,完全地打破了先前属于他们的平静了。

  云飞扬自然也是知道这些人的诉求,微微地一笑,说道:“我并没有打算赶你们走,反而,想要邀请你们加入到鹰盟之中。”

  “加入鹰盟?”

  顿时,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一脸地疑惑,同时,其余的天房山的散仙们,也是一脸地疑惑之色,甚至,大部分的天房山的散仙们,眼神之中,都有一股浓浓地不情愿的神色。

  说实话,他们之所以选择成为散仙,就是不想被宗门的教条约束,而现在,如果为了一点儿修炼的资源,让他们重新地加入到宗门之中,这有点儿让他们不情愿,也有点儿为难。

  “这位道友,恐怕,你这个要求……”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的话没有说完,云飞扬摆了摆手,打断了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的话,说道:“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完,等我说完了我的条件跟对你们的要求之后,你们在做决定,

  如何?”

  “这位道友,请说。”

  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点点头,说道。

  而同时,天房山的其余的古武炼气者散仙们,也是竖起了耳朵,一副要询问云飞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的样子。云飞扬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们之所以成为散仙,就是不想被白莲门这种宗门的恶心的教条所束缚,这个你们尽管地放心,在我们鹰盟之中,我们没有这种教条,有的只有兄弟的情谊,如果,我们也像

  是白莲门这样的宗门一样,黑暗腐化的话,恐怕,你们也能够猜的出来,白莲门的人,就不会纠集这么多的华夏的乌合之众,想要灭了我们鹰盟了。”

  听到了云飞扬的话,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以及其余的天房山的古武炼气者散仙们,不由地点了点头,心里也是十分地认同。

  看得出来, 云飞扬跟高风的精神面貌,跟其余的白莲门的古武炼气者们,是完全不同的。

  在他们的身上,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是完全地看不出来,任何的在大宗门之中的恶心地潜规则以及大道理。

  这也是那个天房山的中年人古武炼气者能够跟云飞扬一直以来,这么地心平气和地聊天的原因。

  最起码的一点,云飞扬虽然是鹰盟的首领,但是,在他们天房山的散仙们的面前,没有一丁点儿,李长老先前的那种颐指气使的架子,就足以证明了云飞扬刚刚所说的那一番话了。“这位道友,虽然,我相信,在你们鹰盟之中,是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白莲门这种腐朽的宗门出现的情况,但是,我担心的一点儿,始终是天房山的资源问题。这位道友,我不是在泼冷水,毕竟每一个宗门,如果想要长久的发展下去,资源,是第一要务。”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