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看到黄日天以及云飞扬的样子,恐怕,云飞扬也不像是跟黄日天混在一起的样子。

  而且,黄日天的眼神之中,除了惊愕之外,还有几分地恐惧的神色。

  恐怕,云飞扬跟黄日天的关系,并没有表面之上的这么地和谐吧?

  而当然,普通的古武练气者弟子,如果不给黄日天一点儿好处的话,想要认识黄日天的话,恐怕,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但是,鬼墨知道,云飞扬是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之前的时候,怎么可能认识黄日天?

  难道,先前的时候,云飞扬教训的丹药师父子,就是黄日天父子?

  想到这里的时候,鬼墨微微地有几分地震惊了!

  因为,按照鬼墨的了解,黄日天的父亲,黄敬,可是一个三阶的丹药师!

  而先前,听云飞扬的描述,似乎,黄敬这个三阶的丹药是,在云飞扬的认知之中,都完全地是一个半吊子的水平!

  想到这里,鬼墨对于云飞扬的实力,就更是好奇了。

  尤其是云飞扬的真实的实力,恐怕,远远地没有表面之上,看起来的这么地简单了!

  说实话,一个三阶的丹药师,在白莲宗之中,绝对是被人无比地尊敬的存在了!

  而黄日天,之所以在白莲宗外宗的白虎院之中,作威作福的,原因也是极其地简单,正是因为他的父亲,黄敬是三阶的丹药师的原因!

  三阶的丹药师啊!

  竟然是在云飞扬的眼中,就是一个半吊子的丹药师,那么,云飞扬的丹药术,到底是有多么地强,才会说出来这种话出来。

  而同时这个时候,惊愕震惊的人,不光是周围的人,最为惊愕震惊的人,恐怕,就是黄日天了。

  他不知道,当初,那个让自己的父亲,都十分地惊愕跟忌惮的口中的背景深厚的人,竟然是出现了这个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说白了, 就是白虎院,用来下放弟子的地方。

  在这个地方的弟子,恐怕,日后,永远地没用出头之日了。

  难道,这个人,是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没想到,接下来,云飞扬的一句话,更是让黄日天惊讶地下巴都快要掉在了地上了。

  \"“怎么了?我在这个地方,很奇怪吗?我可是白莲宗的弟子,而且,鬼墨老师,就是我的导师,而古柳跟古杨两姐弟,是我的师兄跟师姐,有什么毛病吗!”

  什么!

  此时的这个时候,听到了云飞扬的话的时候,立刻,黄日天已经是彻底地呆滞了!

  云飞扬竟然是白莲宗的弟子?

  而且,听云飞扬的意思,还是一个普通的弟子?!!!

  这……这怎么可能!

  最最最让黄日天受不了的是,云飞扬的身份,还是一个下放弟子班级的弟子,而且,还是一个毫无任何的前途的导师的弟子!

  这……这是怎么回事?

  在黄敬的口中,云飞扬可是一个有着深厚背景的古武练气者,就是这种背景?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可是,现在这个事情,就清清楚楚地摆在了黄日天的面前,让黄日天,不得不相信,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不过,这个时候,这件事情,真真实实地摆在了他的面前,让黄日天不得不相信!

  黄敬这个时候,冷汗直流,如果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是云飞扬的师兄跟世界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就麻烦了啊……

  黄日天这一次来的目的,也是很简单,就是为了找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的麻烦的。

  先前的时候,自己的小弟,卓伟,在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手中吃了亏,作为卓伟的老大,黄日天觉得,自己是完全地有必要,在自己的小弟的面前, 将这么一个场子,找回来!

  可是,说实话,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是有很大的难度了啊!

  原本,黄日天觉得自己这一次来找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的麻烦的话,是十分地简单的事情,可是,有了云飞扬这个变数在的话,恐怕,这一次,就没有这么地简单了。 毕竟,黄敬之前赌场在,可是反反复复地交代黄日天,不管是什么原因,在外面,如果是见到了云飞扬的话,就要把云飞扬当成了自己爷爷一般地供着,想来了之前的时候,黄敬交代自己的时候,那种样

  子,黄日天就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

  说实话,黄日天还是能够感受到,黄敬对于云飞扬的重视程度的。

  虽然,这个时候,黄日天觉得,似乎黄敬有点儿高看了云飞扬了。

  毕竟,如果云飞扬的身份,真的是那么地厉害的话,就绝对地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成为了鬼墨的弟子了。

  说实话,刚刚的时候,黄日天的心里,还是有这么一丝的犹豫的,可是,很快,黄日天的心里,就完全地没有一丝的犹豫了。

  因为,黄日天可是清清楚楚地记着,自己的父亲,之前的嘱托,如果黄日天这一次坏了他的好事的话,恐怕,他绝对当着死在黄敬的手里!

  因为,当时黄敬的语气,完全地不像是在开玩笑,是实打实地这么说的!

  想到这里,黄日天的脸上,连忙地堆满了浓浓地谄媚地微笑,直接地弯着腰,就走到了云飞扬的面前,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这种点头哈腰的样子,别的人看到了之后,脸色更是立刻地变了。

  因为,说实话,黄日天这种点头哈腰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是太熟悉了。

  因为,这种点头哈腰的样子,就是平常的时候,别的人,见到了黄日天的时候,这种点头哈腰的讨好谄媚的样子。

  这么说来的话,黄日天是在讨好眼前的这个人?

  而说明,这个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的师弟,竟然是黄日天讨好的对象?

  这……这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知道,黄日天在整个的白虎院之中,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平日的时候,都是别人来讨好他,什么时候,他竟然是露出了这个样子,让他去讨好别人了?

  这简直是太过地奇怪了吧?此时,黄日天更是满脸地对着笑,一副猥琐的样子:“我不知道是您,如果知道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是您的师兄跟师姐的话,我绝对不会来找古柳跟古杨姐弟两个人的麻烦。再说,我的小弟,跟古柳跟古

  杨姐弟两个人完全就是误会,是误会……呵呵……”

  黄日天说完的时候,只能是咧着嘴,干笑着,一副极其地难为情的样子……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几乎是所有的人,都是能够听得出来,黄日天的语气之中的尴尬的样子。

  而同时,几乎是所有跟着黄日天一起过来的人的心里,都是不由地暗暗地思忖,眼前的这个戴着面具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竟然是能够让黄日天这种纨绔,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要知道,之前的时候,不管是出现了任何的情况,黄日天可完全地不敢有这副样子啊!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这个人的背景,要远远地在黄日天之上……

  这不由地让所有的人,心里都是暗暗地震惊,这么一个背景的人,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

  难道,是什么人来这种地方,体验生活了?

  这口味,也真的是太过地独特了吧?

  寻常的古武练气者,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随随便便地体验什么生活?

  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人来的地方吗?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听到了黄日天一副谄媚的样子的时候,云飞扬也完全地没有任何的满意的样子,反倒是冷冷地说道:“你忘记了你该叫我什么了吗?”

  听到了云飞扬的话,立刻,黄日天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为难之色。

  说实话,之前的时候,黄日天之所以这种谄媚的神色,就是为了能够先发制人,让云飞扬不要提出来过分的要求。

  尤其是不要让自己喊云飞扬爷爷……

  因为,几乎是自己的所有的小弟,可是都在这个地方,一旦是真的喊云飞扬爷爷的话,恐怕,到时候,黄日天的老脸,就完全地没地方搁了。

  但是,想什么,来什么,果然,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根本就没有把黄日天的面子,放在心里,直接地让黄日天喊自己爷爷……

  可是,这个要求,对于黄日天来说,的的确确是太过地难受了啊……

  此时的这个时候,他怎么喊云飞扬爷爷啊?

  这可是当着几乎是他的所有的小弟的面上啊!

  如果一旦是这句爷爷叫出口的话,日后,黄日天在整个的白虎院,脸皮可是彻底没了。

  可是,这个时候,如果黄日天不喊云飞扬爷爷的话,如果这件事情,传入了黄敬的耳朵里面,到时候,吃亏的,可就是黄日天了。

  一旦是自己的父亲生气的话,真的可能会是杀了自己!

  到时候,自己可就是什么都没了。 “怎么了?你连自己是什么身份都忘了吗?”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