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海老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儿不是很妥,变改口说道:“不不不,应该称之为前辈!”

  毕竟,海老觉得,能够炼制出来,这种丹药的人,在丹药术方面的造诣,可能,已经是远远地超过了自己了。

  而同时,这个时候,海老也是知道,丹药术的修炼,除了天赋之外,另外,在时间方面,也必须耗费很长的时间。

  所以,这个时候,海老觉得,恐怕,这个人的年龄,远远地在自己之上。

  毕竟,海老自诩,他的丹药术方面的天赋,要远远地高于普通的人。

  而自己都炼制不出来这种丹药,海老觉得,恐怕,别的同龄的人,也不可能炼制出来这种丹药!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华天听到了‘前辈’两个字的时候,忽然,脸上的脸色,也开始微微地有几分地精彩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华天跟海老说,给自己这个东西,仅仅是一个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的古武练气者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个时候,海老该做如何的想法了。

  说实话,就算是华天,自己的心里,也有点儿不是很相信,一个小小的古武练气者弟子,竟然有这么身后的底蕴!

  此时的这个时候,华天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无语之色。

  说实话,这个时候,就算是华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海老提起云飞扬了。

  这个时候,看到华天并没有说话,海老有点儿着急了,随后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前辈,不愿意见人?”

  说实话,华天听到前辈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别样的神色。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华天听到前辈这两个字,不管是怎么样,就是觉得,微微地有点儿别扭!

  不是有点儿别扭,说实话,华天觉得,是十分地别扭,一个活了好几百年的老的丹药师,此时的这个时候,竟然是喊云飞扬前辈,这不得不说,的的确确是有点儿……让人不是很理解!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华天只能是说道:“并不是那个前辈……他不想见人,而是……”

  这个时候,华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犹豫了很久,似乎是十分地为难,说道:“这样吧,我现在,立刻把那个人请到您的面前。”

  “不不不!”

  海老连忙地摆摆手,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惶恐之色,连忙说道:“老夫怎么能够让那个前辈来老夫这个晚辈这个地方?”

  说到这里的时候,海老也是微微地一沉吟,随后说道:“这样滴话,对前辈来说,也太过地不尊敬了,这样吧,你现在就带着老夫,去前辈的地方,老夫要亲自拜访一下,那个前辈!”

  听到了海老的话,说实话,华天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奇怪的诡异之色。

  这个时候,华天真的是有千言万语,但是,不知道怎么跟海老去说。

  如果这个时候,华天说,海老口中的那个前辈,仅仅地就是一个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的古武练气者的话,恐怕,无论如何,海老都是不会相信这一点的!

  毕竟,海老都说了,前辈前辈!

  怎么可能是一个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的古武练气者?

  不过,华天也知道,海老决定的事情,一般情况之下,还是不能够更改的。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华天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是带着海老,向着之前的地方而去了。

  很快,华天带着海老,来到了云飞扬所在的地方。

  当海老推开门的时候,海老原本有点儿期待的神色,忽然之间,怔住了。

  说实话,之前的时候,海老以为,能够炼制出来这种完美品质的丹药师,恐怕,一定是一位在丹药术方面,有着深厚造诣的人。

  可是,此时的这个时候,海老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的一个前辈,而在这个房间之中,也仅仅地只有一个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而已。

  只不过,这个时候,海老发现,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给人一种极其地奇怪的感觉。

  虽然,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之中的普通的古武练气者而已。

  但是,说实话,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所流露出来的气质跟气势,根本就不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气质跟气势。

  而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坐在那里,就仿佛是一座大山一样,稳若泰山,给人一种,不动自威的感觉。

  可是,这个时候,海老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能够炼制出来这种完美品质的丹药的丹药师,回头,问向华天说道:“小天,你说的那个给出这个丹药的前辈,在哪里?”

  前辈?

  这个时候,云飞扬听到了前辈两个字的时候,跟华天一样,有点儿懵逼了。

  怎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的辈分,涨了这么地快?

  就是这么地一小会儿的功夫,自己从一个普通的古武练气者弟子,变成了这个人的前辈了?

  而且,一看,云飞扬就知道,恐怕,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华天请来,给自己鉴别丹药的人了。

  而且,同为丹药师,云飞扬几乎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老者,一定是一个丹药师,而且,还是一个品阶不低的丹药师。

  因为,这些丹药师的身上,都是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这种特殊的气质,云飞扬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同时,这个老者的身上,还有这一股浓浓地丹香气息。

  给人一种,极其地舒服的感觉。

  所以,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能够断定,眼前的这个老者,就是华天,请来给云飞扬鉴别丹药的丹药师。说实话

  而同时,这个时候,海老也是一眼地就看得出来,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也是丹药师。

  可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真是的太过地年轻了。

  说实话,无论如何,海老都不想相信,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能够炼制出来这种完美的丹药出来。

  此时,华天的眼神,也微微地有点儿为难,微微地给海老介绍说道:“海老,眼前的这位,就是先前,给我丹药的那个人,这个人,是刚刚地加入到我们白莲宗的古武练气者。”

  这个时候,华天故意地将云飞扬的身份,强调了一下,意思也是很简单,这个时候,不能够让海老这种德高望重的人,喊云飞扬这么一个晚辈,前辈长,前辈短的。

  无论如何,在这个地方,的的确确,是有一点儿尴尬。

  什么!

  这个时候,听到了华天的话,海老望向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目光之中,满是浓浓地震惊以及审视之意。

  震惊的是,海老真的是不想相信,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就是能够炼制出来这种完美丹药的丹药师。

  而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丹药术的造诣跟理解,远远地在自己之上?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毕竟,海老也是修炼了丹药术几百年了,在丹药术之中,侵淫了这么地久,对于丹药术的理解,也不是普通的一般丹药师能够及得上的。

  而同时的这个时候,海老审视的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炼制出来这种完美的丹药?

  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给海老的感觉,跟其他的人,是有很明显地区别的。

  说实话,如果是普通的古武练气者弟子见到了海老的话,眼神之中,或多或少地,会有几分地敬畏跟恐惧之色。

  毕竟,说实话,一些普通的古武练气者,身份跟海老比起来,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总归,心里对海老,还是有点儿怕怕的。

  甚至,就算是华天这种身份的人,见到了海老的时候,眼神之中,都有几分地敬畏之色,更不用说是普通的古武练气者了。但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见到了海老的时候,眼神之中,并没有很明显地变化,似乎,说实话,海老,对于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来说,就像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也就

  是人生之中的一个过客一样,可有可无的那种。

  能够有这种情况的话,海老知道,无非是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的话,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是装的。

  当然,这种可能性很低。因为,如果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真的是普通的古武练气者的话,如果在海老面前摆谱耍大牌的话,对于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来说,可以负责任地说,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好处!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