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反的,可能,还会给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带来不好的后果。

  所以,这个时候,海老直接地排除了这个可能性了。

  而同时的这个时候,那么,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之所以这种态度的话,那么,恐怕,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

  那就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觉得,自己的能力,是远远地要比海老要强悍的!

  在这个上位面之中,身份,地位,尊重,任何的一个情况,如果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的话,恐怕,第一要义,就是要强!

  而这个时候,很明显,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觉得,自己的丹药术,要远远地比他海老强悍,所以,见到了海老的时候,才没有露出来很明显地敬畏之色。

  想到这里的时候,对于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海老微微地心里有点儿不爽了。

  说实话,无论如何,此时的这个时候,海老都是不想相信,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是可以炼制出来那种完美的丹药的人。

  毕竟,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的确确是太过地年轻了,就算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从娘胎里面,就开始炼制丹药,研究丹药术的话,也不能有这么深厚的丹药术的造诣啊!

  “小家伙,这一枚丹药,是你的吗?”

  这个时候,海老也是收回了对云飞扬的前辈的称呼,换成了小家伙。

  不过,这个称呼,也是让云飞扬跟华天两个人,没有这么地尴尬。

  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的眼神之中,满是浓浓地笑意,笑着点了点头,问道;“没错,的确是我的,前辈应该是丹药师吧?既然如此的话,华天老兄,你应该也知道,我没有在骗你了吧?”

  华天听到了云飞扬的话,也是点了点头,当然,这个时候,华天知道云飞扬并没有在骗他,可是同时,云飞扬也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而且,这个惊喜,简直可以是天大的惊喜了,都快要成为惊吓了。

  一般的人,如果心理素质不是很好的话,恐怕,到时候,对被云飞扬给吓一跳了。

  不过,华天还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这个时候,海老看着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眼神之中,有几分地审视,云飞扬被这种审视的目光,看的微微地有点儿尴尬,随后也只能是摸了摸头,问道:“我说前辈,我的脸上,是长了什

  么东西了吗?”

  海老说道:“这一枚丹药,应该是你的师父炼制出来的吧?而你,是从你的师父哪里,得到的这一枚丹药?”

  这个时候,海老不禁地有了一个想法。

  每一个丹药师,几乎都是由另外一个丹药师,领进门的。

  而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虽然是一个丹药师,可是,海老还是不想相信,一个刚刚地进入到白莲宗的普通的古武练气者,能够有这种造诣的丹药术。

  所以,这个时候,海老的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一枚丹药,恐怕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师父炼制的。

  那样地话,一切的问题,就完全地可以迎刃而解了。但是,这个时候,让海老完全地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云飞扬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枚丹药,并不是我的师父炼制的,而是我自己炼制,平时的时候,就是为了疗伤用的。只不过,这枚丹药,是剩下的丹

  药。”

  什么!

  这个时候,听到了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话,不光是华天,就算是海老,也是被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这句话,完全地震惊住了!

  说实话,之前的时候,不管是海老,还是华天,对于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都是做过了很多的假设,他们觉得,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一定不是炼制这一枚丹药的人!

  不然地话,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丹药术,也太过地匪夷所思了。

  当然,之前的时候,他们也是做好了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就是炼制这一枚高品质丹药的可能性。

  可是,饶是海老跟华天,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个时候,他们也是不由地被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话,所震惊到了。

  不……!

  这个时候,他们不光光是被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话震惊到了,同时,他们还被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丹药术的天赋所震惊到了。

  海老修炼侵淫在丹药术之中,几百年的时间,连海老都是自愧炼制不出来这种品质的丹药,而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竟然是可以炼制出来这种品质的丹药。

  那岂不是意味着,云飞扬在丹药术方面的造诣跟理解,是远远地要比海老要高?

  当然,虽然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在丹药术方面的品阶,可能不及海老,可是,光光在丹药术方面的理解以及造诣,恐怕,海老是完全地被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给甩开了!

  这……这怎么可能?

  华天知道,海老之前的时候,在丹药术方面的天赋,就已经是惊艳绝伦的人物,可是,说实话,这个所谓的惊艳绝伦,跟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相比,简直就完全地没有可比性。

  海老竟然是被一个刚刚地加入到白莲宗的普通古武练气者给比下去了。

  这个时候,海老似乎是还有点儿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微微地收起了自己的震惊的神色,缓了口气,问道;“小家伙……您说,这枚丹药,是您亲自炼制的?”

  这个时候,海老想用小家伙来称呼云飞扬,可是,海老似乎是觉得有点儿不妥,所以,直接地称呼云飞扬您了……

  这微微地让云飞扬有点儿不是很舒服……

  说实话,被一个老人,用这种几乎是有点儿敬语的成分来称呼的话,让云飞扬有点儿尴尬。

  当然,海老也不想把气氛搞得这么尴尬,可是,海老也没有办法啊!万一,这一枚丹药真的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炼制出来的话,那么,不管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年纪是如何的,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是绝对地有资格,让海

  老用这种语气来称呼他。

  当然,这个时候,云飞扬还以为,这个时候,海老以为云飞扬拿出来的丹药的品质,有点儿不是很够,便说道:“老人家,你的意思,是这一枚丹药的品质有点儿不行了对吧?”

  云飞扬这个时候,顿了一下,继续地说道:“的确,这一枚丹药,是我所有炼制的丹药之中,品质比较差的丹药了,如果你想要更高品质的丹药的话,我可以在这里,给你炼制出来。”

  什么!

  听到了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话的时候,海老跟华天两个人,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是都快要受不了了!

  这……

  就这个品质的丹药,还是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所炼制的丹药之中,品质比较差的丹药?

  光是这个品质的丹药,就已经是海老炼制不出来的丹药,更不用说是更高品质的丹药了!

  此时的这个时候,海老的内心,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

  说实话,人比人,气死人,可能,说的就是这一种吧。

  当然,这句话,云飞扬也不是在危言耸听。

  这一枚丹药,的的确确是云飞扬炼制的疗伤的丹药之中,比较差的丹药了。

  原因也是很简单,这些丹药的所有的原材料,都是来源于下位面之中。

  以下位面之中的天地灵气,所孕育出来的药材的质量,本身就是不好。

  所以,炼制出来的疗伤的丹药,自然是品质没有达到最好。

  如果,现在让云飞扬用这个上位面之中的药材,炼制同样的丹药的话,恐怕,品质立刻会上升很多!

  当然,云飞扬炼制的疗伤的丹药,最好的原材料,自然是须弥山之中的药材了。

  可是,须弥山之中的药材,十分地珍贵,云飞扬可不会将这种宝贵的资源,浪费在其他人的身上!

  所以,云飞扬这个时候,才拿出来了这种品质的丹药,让华天去找人鉴定一下。

  当然,这个时候,海老不光是被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丹药术所震惊了,同时,当然,海老也是及时地捕捉到了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的话语之中的一个很关键的点。

  刚刚,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说道,可以在这个地方,炼制更高品质的丹药?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对于海老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福利,对于海老来说,简直就是求之不得事情。

  说实话,刚刚品质的丹药,就已经是让海老有点儿惊艳并且自愧不如了。如果,这个时候,海老要是能够现场地观摩眼前的戴着面具,身着黑袍的年轻人炼制丹药的话,那么,对于海老的丹药术来说,绝对会大有裨益!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