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人,在下位面之中,说得难听点,叫外围。

  说得好听点儿的,叫公关……

  反正,就是那种出卖自己的色相,来赚取一些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的女人而已。

  这个时候,这个侍女,觉得,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有点儿眼生,似乎,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

  而且,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身上的衣衫,也是显得微微地有点儿寒酸。

  一身的黑袍,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低劣的品质的衣衫。

  同时,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身上的气势,也不是很足。

  所以,这个时候,那个侍女,也是武断地觉得,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恐怕,就是一个普通的古武练气者,来丹阁之中买什么东西的。

  想到这里,侍女的眼神之中,微微地有了几分地刻薄之色,缓缓地走到了云飞扬的面前,叉着腰,语气中,也微微地有了几分地刻薄之意。

  “喂喂喂,你是什么人?”

  听到了那个侍女的话,云飞扬上下地打量了一下那个侍女。

  说实话,抛开这个侍女的刻薄的神色不谈,云飞扬还是觉得,这个侍女的长相,倒是蛮不错的。

  说实话,俊俏的脸庞,白皙地皮肤,身材也是保持得相当地不错。

  是那种一眼就看上去是美女的人。

  只不过,这个侍女的眼神之中的那种浓浓地刻薄之意,让云飞扬微微地有点儿不爽。

  而且,这个侍女的说话的态度,听上去,就有种带刺的味道,不管是如何,云飞扬的心里,还是微微地有点儿不爽。

  说实话,丹阁有点儿大,上一次,是黄敬带着云飞扬去了他的炼丹房,这个时候,云飞扬再次走进丹阁的时候,竟然微微地有点儿找不到路了。

  既然这个侍女过来了,也正好,云飞扬可以让这个侍女,带着自己去找黄敬。

  “你来的正是时候,你知道黄敬在什么地方吗?带我过去!”

  云飞扬的语气之中,有一股浓浓地让人不能拒绝的命令的感觉,顿时,让那个侍女有点儿不爽了。

  带路?

  侍女的眼睛顿时横了起来,原本有点儿俊俏的脸蛋之上,那股刻薄之意,更是浓郁了几分了。

  甚至,这个时候,那个侍女的语气之中的刻薄之意,更是浓郁了几分了。

  “带路?你是什么人啊!还让我带路!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像你这种人,赶紧离开丹阁,丹阁可不是招待你这种穷鬼的地方!”

  那个侍女冷冷地讥讽说道。

  说实话,侍女真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是敢说出来这种话?

  并不是每一个顾客,他们侍女,都要把他们当成了老爷一般地对待。

  说实话,有一些顾客,他们侍女,其实根本就不愿意招待。

  就像是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这种人。

  看上去,就没有什么前途,这些拜金地侍女,见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这种穷人,心里就一阵阵地反胃。

  听到了这个侍女的话,云飞扬的嘴角不由地扬起来到了一抹淡淡地冷笑之意,随后,云飞扬故意地问道:“我这种人?冒昧地问一句,我这种人是什么人?你能解释一下吗?”

  侍女的嘴角之上,微微地扬起来了一抹浓浓地讥讽之意,同时,语气也是愈发地刻薄了。

  “你还真是自讨没趣,你这种人是什么人,你心里难道没有一点儿数吗?”

  侍女随后冷冷地说道:“兜里喘着那一点儿灵币,就想要来丹阁之中买东西,告诉你,丹阁里面的东西,不是你这种穷鬼能够买得起的!”

  听到了侍女这种刻薄的话,云飞扬不怒反笑。

  说实话,此时的这个时候,这种侍女,云飞扬见的多了。

  如果是之前的云飞扬,遇到了这种人,或许,还会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可是,现在的云飞扬,丝毫地没有必要跟这种拜金的女人,一般见识。

  所以,云飞扬冷然地一笑,说道:“我又说过我是来买东西的吗?我是来找人的。你要是不想难堪的话,就立刻带我去见黄敬,刚刚的事情,我会当做完全地没有发生过。”

  “黄……黄敬?”

  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对于黄敬的称呼,侍女更是不爽了。

  黄敬是什么人?

  黄敬可是刚刚地晋升入三阶丹药师的丹药师大人。

  在这个的白莲宗外宗之中的丹阁之中,黄敬绝对是能够拍的上前列的丹药师。就算是丹阁之中的人,遇到了黄敬的时候,也是会尊敬一句黄大师,而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一副寒酸的样子,竟然敢直呼黄敬的姓名,这也太不把黄敬放在眼里了吧

  ?

  或者,干脆可以这么说,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将整个的丹阁放在眼里!一想到这里,那个侍女更是恼怒了,嘲讽说道:“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直呼黄大师的名字?而且,黄大师日理万机,怎么是你这种穷鬼能够见的?识相的话,赶紧滚出丹阁的大门,我也可以当做什么事情

  都没有发生过,不然地话,我可叫丹阁的护卫,把你直接地轰出去了!”

  说实话,其实,一般地情况之下,如果是稍微地有点儿智商的人,见到了这个场景的时候,绝对不会轻易地对云飞扬说出这种话来。

  毕竟,如果是一般的古武练气者弟子,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有胆子,说出这种吓人的话出来?

  而且,还是在丹阁这种地方。

  如果这个时候,这句话,被黄敬听到的话,恐怕,这个小子立刻就会被黄敬给捏死了。可是,如果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敢说出来这句话的话,其实,就是变相地说明,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将黄敬放在心上,

  换句话说,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身份,更是黄敬惹不起的人。

  听到这个侍女的话,云飞扬原本有些淡然的眼神,忽然就冷了下来,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侍女。

  而被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这种冰冷地眼神注视着,忽然,那个侍女也是不由地打了一个哆嗦,心中的这个时候,也是微微地有几分地虚虚的。

  说实话,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跟恶魔一样。

  一般普通地,在宗门之中,修炼的那些弟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极其地凶狠地眼神。

  就仿佛是在夜空之中,寻找着猎物的猎鹰一样,忽然之间,在那个侍女不注意的情况之下,发动突然袭击,将人撕碎!

  “我现在没空跟你说一些毫无营养的话,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找黄敬,你现在最好快点带我去找黄敬,不然地话,有任何的后果,你自己负责!”

  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冰冷的话,更是直接地让那个侍女打了一个寒颤。不过,虽然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眼神跟语气,让侍女心里没有底气,可是,这个时候,那个侍女也不知道脑子是不是烧坏了,或者是觉得自己竟然是被这么一个穷酸

  的小子给吓到了,心里也是极其地不爽,直接地涨红着脸,回顶了回去。

  “穷小子,我现在也很负责地告诉你,如果你现在不立刻地离开这个地方的话,我会立刻地让丹阁的护卫,将你直接地扔出去!不信你就试试看!”

  听到了那个侍女的话,云飞扬心中的怒气,已经是彻底地被激发出来了。

  云飞扬此时的眼神,也是愈发地冰冷,一道道精光,也从云飞扬的眼神之中,射了出来,就仿佛是刀子一样,在那个侍女的脸上刮着。

  这个时候,那个侍女,被云飞扬的冰冷地目光盯着,心里也是极其地害怕。那个侍女也并不是完全地没有见过世面,见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这种冰冷的目光,侍女也是知道,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恐怕

  绝对是杀过人的!而这个侍女,说实话,一直在白莲宗这种象牙塔之中,别说是杀人了,恐怕,就算是大型的比武,对于侍女来说,都已经是大场面了。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