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看什么!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给挖出来!”

  这个时候,被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那种灼烧一般地眼神盯着,让这个侍女觉得十分地难受。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还一副穷酸的样子,如果在外面的话,恐怕,那个侍女连看,都不会看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一眼!

  她竟然这种人给骂了一顿!

  说实话,不管是如何,那个侍女的心里,都是十分地不爽!

  不过,此时这个时候,云飞扬的心里,也是在压住火。

  一般情况之下,云飞扬是不会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可是,这个侍女就是在云飞扬的面前莫名地找存在感,让云飞扬的心里,十分地不爽。

  不过,这个时候,云飞扬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杀掉这个侍女的话,有几乎几十种方法,可是,云飞扬强行地忍住了。

  毕竟,这个人,就仅仅是一个拜金的侍女而已,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云飞扬这个时候,也是知道,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惊讶的声音,也是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是您?您……怎么来丹阁了?”

  听到了这个声音,云飞扬原本有几分冷意的眼神,也是收了回来,听到了这道声音的话,云飞扬知道,自己也用不到这个侍女了。

  没错,先前的这道声音的来源,不是别人,正是黄敬。

  说实话,黄敬看到在丹阁遇到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时候,也是微微地有几分地惊讶跟震惊。

  如果黄敬没有猜错的话,恐怕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前来,是来找他的。

  这让黄敬的心里,微微地一哆嗦。

  一般情况之下,黄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此时的这个时候,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要用到上他黄敬的话,那么,就意味着黄敬要大出血了。

  说实话,这可是黄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可是,黄敬又没有办法。自己华实木的毒性,要依靠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来解毒,现在,就算是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让他去摘天上的月亮,恐怕,黄敬也必

  须要这么地做!

  不然地话,一旦是惹恼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自己华实木的毒性,可就真的是暂时无药可医了。

  而此时的这个时候,那个侍女听到了黄敬的声音,同时,看到黄敬走过来的时候,脸上,立刻地变换了另外一种神色。之前,那个侍女看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时候,眼神之中,是一种浓浓地刻薄之色,而看到了黄敬之后,那个侍女立刻地弯腰下来,同时,眼神立刻地被一股浓浓地

  谄媚之色所布满了。

  那个侍女知道黄敬的身份。

  以这个侍女的身份,遇到了黄敬这种人,一定要将自己温柔可人的一面,展现出来。那个侍女,刚刚地想向着黄敬迎上去,然后好好地告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一状的时候,谁知道,黄敬径直地直接从那个侍女的身边穿了过去,直接地向着眼前的这个穿

  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而去。

  而此时,黄敬望向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眼神,几乎就跟她看向黄敬的眼神一模一样,满脸地谄媚地神色。

  就仿佛是儿子见到了爸爸一样。

  “您……您来丹阁,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人去接你过来。还要麻烦您费心地自己跑过来。”

  这个时候,黄敬点头哈腰地对云飞扬说道。

  而听到了黄敬的这句话之后,那个侍女登时就愣住了,同时,吓得也是心里直突突。

  这……

  她没有看错吧?

  这……这怎么可能!

  一个穷酸小子,竟然让黄敬黄大师用这种恭敬地语气跟态度说话?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有什么特殊的身份,特殊到,竟然能够让黄敬也是这般地恭敬地态度?

  一想到这里,那个侍女顿时就撑不住了。

  眼神跟脸色,也开始变得尴尬了起来,同时,双腿也开始不停地发抖。

  天哪,她是惹到了什么人物……

  就算是黄敬,她都惹不起,也是低三下四地跟黄敬说话,没想到,黄敬对于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竟然也是这种低声下气的语气。

  那么,也就是意味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是自己完全地惹不起的人物?

  如果真的是这样地话,那么,日后自己,恐怕在丹阁之中,完全地混不下去了。

  而此时,云飞扬的嘴角之上,微微地泛起一抹冰冷地笑意,冷冷地说道:“也是,早知道就让你请我过来了,我自己过来,还被人差点儿赶了出来!”

  咯噔!

  听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这句话,立刻,那个侍女彻底地绷不住了。

  说实话,像是这种人,本身的心理素质,就不是很好,视财如命,贪生怕死,在她们的身上,体现出淋漓尽致。

  一般情况之下,像是侍女这种人,他们所求的,几乎,清一色地,都是钱财,他们跟云飞扬这种一直在刀尖之上跳舞的人,有很明显地不同。

  对于有生命危险的事情,像是云飞扬这种人,早就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可是,像是侍女这种人,却根本就没有体会过,那种生命危险地威胁,她们一直都生活在象牙塔之中,安身立命,目的,也是为了求财而已。

  这个时候,听到了云飞扬的话,那个侍女彻底地忍不住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吓得腿都软了,就这么,直接地……哭了……

  没错,那个侍女,的的确确是被吓哭了。

  之前的时候,那个侍女,包括其他的侍女在内,都是一直地表现出来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而在加上他们可人的外表,的的确确,给她们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可是,这一次,遇到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这个侍女的绿茶的本性,是彻彻底底地直接地被展现了出来了。

  当然了,日后,如果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愿意的话,那个侍女,恐怕在丹阁,甚至是在白莲宗之中,彻底地混不下去了。

  而看到了侍女一屁股坐在地上,快要吓尿的样子,黄敬的眉头也是微微地皱了起来。

  结合刚刚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的话,在看看这个侍女的表现,以黄敬的老油条的阅历,也是大致地能够猜到几分。

  说实话,黄敬还是明白这些侍女们的所求,自然,也是知道,这些侍女,是什么样子的人。刚刚的时候,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说出来的这句话,其实,就是变相地在说明,刚刚的时候,恐怕,是那个侍女,拦住了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

  峻的年轻人。

  “您放心,我会重重地责罚这个不长眼地侍女!”

  黄敬这个时候,为了讨好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直接地向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拍着胸脯说道。

  而那个侍女,更是吓得不行,连忙地向着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求饶说道:“对……对不起,这位大人,我不知道您的身份如此地高贵求求您饶了我把。”

  这个时候,那个侍女声泪俱下,看得出来,说实话,这个侍女,的的确确是被云飞扬给吓到了。

  云飞扬现在也没空跟这个侍女一般见识,因为,说实话,在云飞扬看来,这个侍女,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就算是惩罚了她,也对云飞扬毫无益处。

  所以,云飞扬也是没有搭理那个侍女,直接地对黄敬说道:“我有事情找你,去你的炼丹房去谈。”

  “那这个侍女……”

  黄敬发现,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丝毫地没有想要管这个侍女的样子,微微地有点儿惊讶地问向眼前的这个穿着黑袍,带着黑色面具,面色冷峻的年轻人。云飞扬摆了摆手,说道:“让她自己消停会就行,我找你有事情!”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