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之前的时候,就算是赌坊少主,听到了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这个赔率的时候,也是不免有几分的疑惑。

  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这个赔率,实在是太普通了。毕竟,之前的时候,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自己比试的时候,已经是完完全全地否定了这个赔率,一旦此时的这个时候,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

  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又用了这个赔率的话,那么,其余的人,还会继续地买账吗?

  恐怕,很难会有这种人来买账了!

  而且,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这个赔率也太大众化了。

  不过,表面之上的实力,红衣少女的实力,的的确确是跟对手没有办法相比。

  可是,同时这个时候,有了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前车之鉴,恐怕,也没有太多的人,敢把赌注,全部地放在了红衣少女的身上。

  可是,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觉得这个赔率,是没有办法之中的最好办法。

  为什么这么说?

  说实话,因为之前云飞扬的这件事情,恐怕日后就算是有再多的诱人的赔率,所有的人,也不敢一窝蜂的押注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所以,云飞扬开庄的时候,自然会将所有的赔率,都忘结果之上引导。

  说实话,云飞扬看得出来,那个络腮胡子的实力,跟血灵是完完全全地没有任何的办法相比。

  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想要胜了络腮胡子,动动一根手指,就能够轻而易举地办到的事情。

  同时,云飞扬看刚刚络腮胡子的神情,也是知道,恐怕,现在络腮胡子也是完全地没有任何的斗志。

  跟比赛的胜负相比,这些赏金猎人的第一想法,恐怕仅仅地就是想要挽回自己的损失而已。

  所以,无论如何,不管是从血灵还是从络腮胡子这一方,云飞扬都是完完全全地能够看得出来,血灵是赢定了。

  此时的这个时候,如果云飞扬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有不少的人,会看中了血灵的一赔十的赔率。

  毕竟,有了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这个先例,所有的人,都是想要堵上一把。

  虽然,这样,云飞扬赚的钱会少很多。

  可是,这对于云飞扬来说,的的确确是最为稳妥的赚钱的方式了。

  这个,对于云飞扬来说,也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而此时,所有的其他的庄家,为了这一场胜利的庄,也是难为死了。

  他们都是在想,到底要该怎么定赔率,才能够让这一次的庄,大赚一笔。

  说实话,他们也知道,因为之前的时候,有了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前车之鉴,像是之前的时候,大赚一笔,已经是完全地不可能了。

  可是,毕竟是庄家,赚钱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看到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竟然在观战区,也是向着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走了过来。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这一次恐怕又开庄了吧?”

  血灵对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悠悠说道。

  听到了血灵的话,云飞扬也实在是懒得跟血灵计较,仅仅是点了点头。

  “而且,现在你也恐怕,早就预料到,我会胜了吧?”

  血灵依旧悠悠地对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说道。、

  “怎么了?难道以你的实力,会输给哪儿络腮胡子?”

  云飞扬直接反问说道。血灵这个时候,淡淡地一笑,随后对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说道:“那可不一定,有的时候,我可不想成为你的赚钱工具,过会儿,如果我一个不

  开心,可能会故意输掉。”

  听到了血灵这种半威胁的话,云飞扬耸了耸肩,眼神之中,丝毫地没有任何的在意的神色。

  说实话,就算是血灵输了,云飞扬也敢保证,云飞扬开的这一个庄,不会赔。

  毕竟,有了云飞扬之前赢得比赛的前车之鉴,恐怕,也没有人敢这么地轻易全部押注在血灵的身上。

  相对于来说,血灵跟那个络腮胡子,相互之间,会特别的均衡,这个可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所以,血灵赢了,皆大欢喜,云飞扬赚的钱更多。

  可是,如果血灵输了,云飞扬也不会输,只不过,不会赢得太惨而已。

  这就是庄家的厉害之处。

  说实话,开庄赌局的事情,输的人,永远都是那些心里没有任何的自制能力的赌徒而已。

  这些赌徒,心中所想的事情,就仅仅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大获全胜。

  但是,说实话,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一件极其地容易的事情。

  这个恐怕是毋庸置疑的。

  十赌九输,这个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赢的人,永远都是那些庄家而已。

  此时的这个时候,云飞扬淡然地一笑,并没有说话了。看到了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并没有理会自己的话,血灵心中虽然不爽,可是却拿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一点儿办法也

  没有。

  毕竟,现在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开庄的情况,他也一无所知,就算是他故意输掉,恐怕,也无济于事。

  说不定,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指不定在什么地方等着坑自己呢。

  这个时候,血灵的比赛,已经是快要开始了。看到了先前这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并没有理会自己,血灵只能是无奈地耸耸肩,说道:“我的比赛开始了,好好看着。”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