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此时血灵的心中,对于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倒是有几分的感激之心。按照血灵之前的时候,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态度,就算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不教给血灵,恐怕,现在血灵也

  没法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说些什么。

  毕竟,之前的时候,血灵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态度并不是很好。

  同时,对于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获得了血魂的认可。

  这让血灵的心里,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还是有几分的怨气的。

  毕竟,如果没有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话,恐怕,现在血灵才是血魂的真正的主人。

  所以,血灵的心里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不服,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渐渐地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潜力,已经是开始慢慢地得到了血灵的认可。

  也正是如此,血灵的心里,已经是慢慢地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改观了。不过,更是让血灵震惊的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并没有在意之前血灵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态度,还是将一些

  对战的窍门,教给了血灵。

  这在血灵的心里,让血灵极其地感动。

  说实话,一般情况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有人,会像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这样,能够这样地不计前嫌。之前的时候,血灵的心里,对于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虽然有怨气,可是,经过了这几件事情之后,血灵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

  神秘年轻人的态度,已经几乎是完全地改观了。

  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的确确能够配得上血魂。

  而相比于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大度,血灵觉得自己跟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相比,就显得有些小心眼了。

  “你如果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说,我不想占你的便宜,只要是我能够给得起的,不管是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

  血灵这个时候,美目盯着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正色说道。

  说实话,血灵之所以这么说,其实心里也是有底气。

  以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性子,恐怕也不会提什么过分的条件。

  同时,说实话,血灵的心里,也微微地有几分地有点儿后悔跟犹豫。

  血灵的实力虽然是不弱,可是同时这个时候,血灵其实不像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那样,底子很厚。

  血灵从小就在异度空间之中长大,对于什么一些修炼资源,对于血灵这种天赋的弟子来说,根本就不需要,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所以,血灵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就算是血灵能够拿得出来,恐怕,一时半会儿也满足不了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需求。

  现在,血灵也只能是等着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提出条件,日后,血灵在凑齐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所需要的报酬了。

  毕竟,血灵现在的空间戒指之中,并没有什么存货,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此时的这个时候,血灵发现,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诡异地笑了笑,随后半调侃一样地说道:“什么条件都行?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会有什

  么的误解?”虽然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话,并没有说的很清楚,可是,血灵毕竟是活了这么多年的古武练气者了,直接一下子就能够明白了先前那个黑衣

  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的话之中的意思。对于这种男女之事,血灵毕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就算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没有说的很清楚,血灵也明白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

  具的神秘年轻人的意思。不过,看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一脸调侃的样子,血灵也知道,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仅仅是在调侃而已,根本就没有

  这个意思。

  不过,饶是如此,血灵的俏脸也一下子红了,就算是耳朵根子也微微地红了,看上去,红扑扑的,竟然是有点儿可爱。

  说实话,如果换做了其他的男人,跟血灵说这种话的话,恐怕,那个男人早就废了。

  可是,如果是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说出这种话的话,血灵的心里,竟然是一点儿的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反倒是心里微微地有点儿奇怪的感觉。

  一世情急之下,血灵竟然不知道,该对先前那个黑衣黑袍,带着黑色面具的神秘年轻人说些什么。

  “你好歹日后也是我们血魂族的族长,还说这种不着调的话!”

  血灵的语气之中,微微地有几分的嗔怪之意,不过,云飞扬也听得出来,血灵并没有生气,仅仅是有几分地恼怒而已。

  云飞扬挠了挠头,笑吟吟地耸肩说道:“明明是你先说的什么条件都能够满足,怎么怨我胡说八道的?”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种意思,还来调侃我!”血灵的语气之中,微微地有几分地娇嗔之意,似乎有点儿不开心。

  

章节目录

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茄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茄子君并收藏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