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没有红绵在一边看着,云娇娇就显得自然多了。

  叶开用火属性灵力给她捂脚,暖呼呼的感觉让她非常舒服,不过叶开只是握着她的脚,什么都没做,她又觉得哪里不对了。

  “小叶子,你就给娇姐捏捏呗,脚底很酸啊!”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说道。

  “……”

  叶开犹豫了一会,终于没有说什么。

  捂都捂了,也不在乎捏几下。

  云娇娇的玉足是属于纤细瘦长型,摸上去骨感很足,脚底的肉也少,整个脚掌薄薄的,捏起来自然不费力。

  加上他可是很有工作经验的,以前妹妹叶心身体不好,他也经常给她按摩一下脚底;后来紫熏的体质偏寒,脚也是常年寒冷,他就经常有空给她捏捏,冬天的时候还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胸口呢!

  几个女人一起的时候,不能厚此薄彼,捏了这个,总不能不给另一个捏吧?

  于是乎,他的手法越来越精进。

  特别还拥有不死凰眼,能清晰的感觉到手中玉足的各种变化,准确的找到阴寒之气所在的穴位。

  “嗯,嗯,啊,呀——”

  “哦,用力!”

  没过一会,云娇娇就舒服的娇呼起来。

  那声音,那语态,叶开一下子感觉不对了,男人该有的反应熊熊燃烧起来,握着的玉足像握着一块烫手山芋,最后索性放开,站起来走到了边上去。

  “咦,小叶子,怎么停了?”云娇娇睁开眼说道。

  “娇姐,外面已经差不多开始了,我觉得我们可以过去了。”叶开侧过头说道。

  云娇娇哦的一声,视线无意间在他裤裆上扫过,这才恍然大悟起来,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很有趣。

  “呜哇哇,呜哇哇……”

  外面忽然想起了吹奏的声音,接着是敲锣打鼓的声音。

  冰宫的婚宴开始了。

  云娇娇穿上鞋子,两人马上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此刻的街道上到处是人,冰宫门前更加如此了,简直就是人挤人,百米的流水宴,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吃食,随处可以听见玄冰族人的欢笑声。

  叶开跟云娇娇,不动声色的往冰宫门前靠过去。

  人太多了,恐怕所有城堡里的人全都出来了。

  加上天色暗下来,虽然冰宫门前灯火辉煌,但比白天肯定更加适合隐蔽躲藏。

  很顺利的,两人跟着几名推着车的土著,混进了冰宫。

  叶开时不时拿出追魂珠看一眼,好确定韩立所在的正确位置,穿过大厅,绕过偏殿,两人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一个地牢口。

  “干什么的?这里是冰宫地牢,出去,出去,参加婚宴的不得进来?”地牢有人看守,是两名中年卫兵,一看到叶开和云娇娇,并没有怀疑他们的身份。

  因为已经有好几拨人在冰宫中迷路,找不到出口,找到了这里来,另外一人还嘟囔:“码的,少主人成亲,人人都在外面吃流水宴,就咱们还得在这里守着,真是倒霉。”

  叶开两人听不懂他们说什么,自然也没有离开。

  两个卫兵的态度这下就不好了,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有流水宴不去吃,到这里来想坐牢吃牢饭吗?赶紧的,滚!”

  叶开先用透视环视了一周,然后跟云娇娇对视一眼,传音道:“你对付右边的,我对付左边。”

  “好!”

  云娇娇的速度很快,立马冲过去对着右边之人就是一掌刀。

  可以清晰的听见一声颈骨断裂的声音,那人轻轻哼了一声,就软倒在地,一命呜呼。

  与此同时,叶开也出手,不过他没动,而是偷偷从地皇塔中拿出摄魂枪,对着左边的卫兵就是一枪。

  现在晨曦苏醒,地皇塔的禁闭已经解除。

  “你把他杀了?”叶开提着枪,踢了踢地上的卫兵。

  “不是你让我杀的吗?”云娇娇撇嘴道,扬了扬雪白的下巴。

  “我的意思是打晕……算了,死都死了。”叶开用摄魂枪控制住另一个士兵,意念命令他开启地牢的大门。

  虽然语言不通,但是简单的命令还是可以下的。

  云娇娇看了眼他手中的枪:“九扇门的摄魂枪啊,是个好东西!”

  “快点走!”

  有了卫兵的带路,两人马上找到了关押犯人的地方,见到了韩立和默言,过程可谓非常顺利。

  想必那些玄冰族人并没有把他们俩当回事。

  实际上,关押他们只是六臂娜迦的意思,按照玄冰族人的想法,这些外来者,直接杀了就是。

  韩立和默言两个人的境况实在说不上好,这两难兄难弟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催的,上次已经被娜迦女王抓到过了,没想到进了小世界,再次被抓。

  两人身上脸上伤痕累累,肯定经受过不少折磨。

  神情萎靡不振。

  也许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认定了自己的结局,除死无他路。

  所以看到一名卫兵两名土著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以为是来看望什么犯人的,可就在走到他们的牢房门口时,叶开忽然出手,将卫兵一掌打晕。

  “嗯?”

  两人虽然受尽折磨,可敏锐的感知力还在,马上觉察到了异常。

  特别是叶开识海中,默言种下去的神识并没有彻底消除,留着,是因为凰打算用默言的这道灵魂之力反制他,而现在,默言就感觉到了属于自己的灵魂力量。

  但是叶开和云娇娇经过易容,完全没有本来的样子。

  他一时间有点错愕,还不敢相认。

  直到叶开取出弑神刀,一刀砍在牢房锁头上,轻轻松松将大锁砍开,他才不确认的出声:“你是叶开?”

  叶开笑了笑:“呵呵,老大,让你受苦了,正是我,我来救你了。”

  这一刻,默言真有一种劫后余生,要冲上去狠狠抱着叶开亲他的冲动。

  福星啊!

  真是我的福星!

  不过此刻,云娇娇给叶开传音:“这个家伙,我要是杀了他,对你有没有影响?”

  叶开传音:“应该问题不大,但是现在没必要动手,我有的是办法处理他,不足为惧。”

  云娇娇看了他一眼,感觉这小男人越来越有种高深莫测的味道,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在暴风城的时候,她在他面前就像个女王,可现在,已经没有女王的威严。

  “啪!”

  锁在默言手脚上的镣铐被叶开砍开,重新恢复自由,他有种想哭的冲动,重重拍了拍叶开的肩膀:“好,你很好,以后我默言当你是亲兄弟!”

  然后看了眼他的弑神刀,感觉到它的不凡,因为锁住他们的链子非同一般,他朝叶开伸手道:“叶开,你这把刀不错,给我吧,我的兵器没了!”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