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玄脉。

  苍冥族人用了一千年都没办法生出来的特殊血脉。

  其实在一千年以前,玄冥族上风大祭司也满世界的找过,可惜,最终都没能找到。

  可见,这种血脉的出现率是何等的稀有。

  “没错!”叶开笑了笑,“姐,你不用再担心自己无法修炼的事情了,你的血脉,注定了不会平凡,等你得到了大祭司的传承,也许将来的成就,会在我之上,我还要靠姐姐保护呢!”

  “真,真的?”

  紫熏的脸上出现梦幻般的不真实,“小弟,其实我只盼望能不拖你的后腿就行,别的没有奢望。”

  宋初涵韩宛儿等人也为她高兴。

  江碧流这时上前,握住紫熏的手,仔细探查,过了好一阵才放开,一脸激动的说道:“是纯正的九阴玄脉,地级灵根,虽然灵根没有达到天级,但玄冥族大祭司传承,对灵根如何并不注重,完全可以接受传承,以后,玄冥族又有大祭司了……公子,我们何时启程,赶回小世界?”

  江碧流见到紫熏后非常兴奋,急着想把人送过去。

  但紫熏自己还没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之后,叶开把自己这两个月之行,选择性的说了一遍。

  虽然很多危险的,以及很多暧昧的,全都略过不提,但还是听得几个女人目瞪口呆,随后是心驰神往。

  不过,一听说接受传承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留在那边,紫熏又为难了。

  “小弟,你跟我来,我跟你说点事。”

  紫熏拉着叶开道,随后上了楼梯,朝楼上房间走去。

  叶开微微一怔,跟宋初涵对视了一眼,后者传音道:“上去啊,愣着干什么,不是什么大事。”

  他点点头,马上跟上。

  就在这个时候,叶凰突然传话,要从地皇塔里出来。

  随后光芒一闪,就好像叶开的身体一下拉伸,衍生出来一个小女孩。

  “呃——”

  众女全都感觉不可思议,倒是宋初涵见过半人妖小女孩的样子,不确定的上前左看右看:“这是……,古墓中的那个小人妖?”

  叶凰劈头盖脸在宋初涵的脸鼻子上拍了一下:“蠢货,我是你师傅,还不上前见礼?哦,有没有好吃的,美味?”

  虎妞顿时傻在那了。

  叶开回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赶紧上楼。

  …………

  一进房间。

  还没开口说话呢,叶开同学就被放在床上的一件小东西吸引了目光。

  黑色的。

  蕾丝的。

  好小的。

  “小弟,我……”

  紫熏刚要说话,结果就看见叶开的眼神不对,直愣愣盯着她的身后。

  顺着目光,她扭头一看,顿时轻叫一声,连忙将那小物件抓在手里,一张俏脸绯红无比。

  可紧跟着,她就感觉身体一轻,被叶开整个抱了起来。

  脑袋埋在两团丰盈之间,叶开同学深深吸了口香气,闭着眼睛道:“姐,你身上还是这么香!”

  紫熏美女胸前被细嗅,后面屁股被他两手抱着,一阵女人的羞意上涌:“小弟,你别……,一会有人上来了。”

  可她挣扎了几下,叶开不但没放手,反而一把将她放到了柔软的席梦思床上。

  身体压上去就是一阵狂吻。

  紫熏起先还推拒几下,可马上也沉醉在这种火热之吻的极限缠绵中。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岁能坐地吸土,可论敏感,论精力,论激情,哪里比得上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

  两个月没见,对年轻情侣来说,恍如隔世。

  小别胜新婚。

  “嗯——”

  紫熏一声轻哼,却是叶开的手伸进她的裤腰,握住了她的丰臀,用力揉捏成形。

  “小弟,小弟,不要……”

  她轻仰脖子,秀发低垂,脸颊血红如潮,樱唇一开一合,随着一声声压抑着的轻哼,轻轻摇晃着美妙的琼首。

  “唔——”

  紫熏抬起上半身,媚眼如丝的看了眼在正在努力轻吻自己的叶开,连忙抓过被子紧紧咬住,心里暗想:真是个冤家啊,每次都喜欢这样子,羞人死了……不知道,不知道下面那些人会不会听见?被知道的话,肯定,肯定丢死人了。

  但身体上的感觉,又非常享受。

  “嗯?”

  “上面什么声音?”

  与此同时,楼下的江碧流开口询问。

  她不是人族,活了千年到现在还是单身,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还以为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神念一扫,却马上大吃一惊,虽然不了解那种过程,可是雌雄合并繁衍后代还是知道的。

  “糟糕!”

  她一发现情况,马上一个飞身就上了楼。

  轰一声撞开房门,大喊一声:“公子,不要啊!”

  楼下的宋初涵已经捂脸不忍心看了,凭她的修为,自然听见刚才紫熏的叫声,脚趾头想都知道在干嘛了,哪里知道江碧流会冲进去,还来了这么一句……她脑中忽然想起那句“官人,不要”,这叫的好像是她一样。

  深陷其中的叶开也被突如其来的闯入吓了一跳。

  紫熏更是一紧张,两条美腿紧紧卡住了叶开,这边又赶紧遮住自己羞红的脸面。

  “江碧流,你搞什么,出去!”叶开差点没气死。

  “公子,千万不要啊!”江碧流跟叶开有主仆契约,潜意识里就不敢来硬的,心中一急,居然噗通一声跪下了,“公子,接受大祭司传承,最好要保持童女之身,我刚才见她尚未破身,乃是一大幸事,不然的话,接受传承的效果会大打折扣,以后的修为也有影响。”

  “哎,你起来吧!”

  叶开终于挣脱出来,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要破……嗯,她的身了?”

  江碧流站起后,一脸疑惑:“难道刚才不是……”

  她想了想,人类男女那事,以前偶然机会也见过,应该是……,哦,公子的姿势好像是不太对,是脑袋……难道是在给她做检查?

  知道自己可能真误会了,她连忙道:“公子,对不起,我弄错了,你……继续检查,哦,对了,公子,你嘴上沾了东西。”

  江碧流说完,缩手缩脚的出去了,估计心里还在纳闷,这检查难道还需要用嘴的吗?

  叶开一抹嘴巴。

  呃——

  一根……黑线。

  接下来,紫熏一把将被子砸在他脑袋上,羞答答气呼呼道:“你看吧,臭家伙,这下好了吧,我没脸见人了。”

  叶开抓下被子讪笑:“姐,没事没事,伤脸面的是我,你的脸还是那么美。”

  “啪!”

  一个黑色物件砸在了他脑袋上,端正的挂住了,正是那件小蕾丝。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