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芳害怕了。

  心都在颤抖。

  要真是被喂了这个药,后果……太可怕了,到时候,只有死一条路可以走。

  “叶开,叶开,你在哪里?”

  “快点出来救我啊!”

  她心里惊慌失措,心里念着,嘴里竟然也直接说了出来。

  张凯哈哈大笑:“你那小白脸原来叫叶开啊,可惜他不是真的小李飞刀,不然我真的要喊救命了,杨芳,谁让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说你好好的在国外旅游多好啊,你回来干什么呀?这是你逼我的!”

  张凯神情一变,伸手捏住杨芳的下巴,就要把手里的药丸给她喂进去。

  正在这时。

  “咻——”

  一道绿光闪过,张胖子只感觉手腕钻心一疼,手里的药丸直接掉到了地上。

  他捂着自己的手腕颤抖痛呼。

  “咻咻——”

  又是两道绿光。

  另外两个男人的手腕也步了后尘,手里的匕首掉到地上,捂手痛叫。

  只见三个男人的手腕上,都插了一片不知名的绿叶。

  但是,绿叶从何而来,他们根本就分不清楚。

  “谁?”

  “是谁?”

  摘叶飞花,绿叶伤人,这在几个匪徒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木制楼梯上,一男子一步步走下来,手指间还揉着另外几片绿叶。

  男子自然就是叶开。

  他刚才晚了一步,赶过来的时候两把匕首已经架在杨芳的脖子上,安全起见,他没有马上现身,而是悄悄上了二楼,顺手从盆景中摘了一把绿叶。

  等到关键时刻,才出手。

  “虽然我不是真的小李飞刀,但我的暗器,比小李飞刀还厉害,你们相信吗?”叶开走过来,一脸装比,但不得不说,装得很完美。

  杨芳一下扑过去,撞进他怀里:“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你真的没走,你真的来了……”

  叶开拍拍她后背:“你刚刚嘴里不是还说,最好不要再见的吗?”

  杨芳道:“那是我的气话,你听见了,还当真啊?”

  “好了,好了,我不当真。”

  叶开把她拉到一边,面对张胖子,直接伸手到他口袋里,掏出一盒药丸。

  跟掉到地上的是一样的。

  张胖子和两名同伙知道事情败露,拔腿想跑,但是可能吗?

  “原来这玩意叫烈女叫叫丸啊,那不知道男人吃了,会不会叫?”叶开说完,直接一人一颗塞进他们嘴里,以他的能力,三个家伙想抵抗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吃完药丸后,三个人立即脸色大变。

  叶开却直接拉着他们走了出去。

  这处排屋小区,有不少房子里面根本没人住,叶开直接将三人丢进了其中一间,手机拿走,把门锁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

  回到杨芳的家中。

  她马上问,张胖子他们怎么处理的。

  叶开笑了笑:“你不是看到了,估计在很嗨皮的玩儿三飘吧!”

  杨芳脸色微红:“你挺坏的。”

  叶开道:“恶人自有恶人磨,我不坏的话,怎么帮你赶走坏人?”

  “那你怎么又回来了?”

  “不说这些了,刚才是我弄错了,你的脚怎么样?还很疼吗?”叶开叉开话题。

  “疼!”这回说实话了,听着还挺委屈,貌似在怪他。

  “我有两个方法可以帮你,第一个可以在五分钟内恢复原状,但是会很疼;第二个,不疼,但估计要明天才能好。”

  杨芳咬咬嘴唇:“我怕疼。”

  好吧!

  叶开扶她到沙发上坐下,转身到洗手间里端了盆清水出来,让她把脚放进去。

  杨芳的脚小小的,目测才34、35码左右,肌肤滑腻,脚趾甲剪得很整齐,涂了玫红色的趾甲油,非常漂亮。

  叶开想起不知道谁说过的一句话:涂红色趾甲油的女人,男女方面的需求往往很强。

  莫非,芳姐就是这类人?

  “嘶,冰的!”

  杨芳的玉足一碰水,马上缩了回去。

  叶开道:“你的脚扭伤了,用冰的可以镇痛止血,稍微坚持一下,洗干净了就好。”

  杨芳看看他,心想,原来是嫌我脚脏。

  洗完之后,叶开就将她的脚放到自己腿上,一手握住后,另一只手用灵力给她治疗。

  她马上感觉到脚踝处有丝丝缕缕清凉的滋味,还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钻来钻去,痒痒的,很舒服;但是脚放在他腿上被他握住的滋味,更加奇特。

  “这就是小绫说的灵力吗?”

  “是的,怎么样,舒服吗?”

  她点点头,脸有点红了。

  叶开问道:“刚才那胖子到底什么人啊?胆子也太大了,直接入室强迫女人,他就不怕被抓?”

  说到张凯,杨芳眼里闪过厉色,刚才如果没有叶开,她就真的惨了。

  一番说明,叶开才知道事情原委。

  原来杨芳开的公司叫做大安股份,是做安防行业的,主要就是生产一些摄像头,监控,硬盘录像机等等,叶开对此不太了解,不过一说马路探头,银行监控,车库监控等等,他就明白了;大安股份的效益不错,特别是萧明还在位的时候,暗地里也拉了不少关系,生意是越做越大,都做到国外去了。

  但是萧明一走,杨芳跟着到国外散心,公司里就是别的股东在负责。

  张胖子就是其中一个股东。

  短短几个月,张胖子联合了其他股东和势力,在公司里暗中做手脚,偷换概念,做虚假合同,侵占公司财产等等,特别最近还准备上一个所谓的高科技项目,但杨芳回来后发现,合作方根本就是空壳公司,张胖子等人是要通过这个项目,稀释她手中的股权,最后逼她让出董事长的职位。

  “大安股份,是我爸妈留给我们姐妹的遗产,是他们一辈子的心血,我不能让它在我手里失去。”杨芳说到艰难处,眼泪禁不住往下流。

  杨芳杨绫两姐妹的父母,很早就因为意外去世了。

  当时杨绫还小,杨芳高中都还没毕业,就不得不出来承担压力,一边管理公司,一边还要拼命学习管理,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又当爹又当妈,确实很不容易。

  叶开听了心有所感,拿了两张纸巾给她。

  她却看了看说:“你手摸过脚的。”

  叶开无语:“不是洗过了吗?还是你自己的脚,自己也嫌弃。”

  然后说:“差不多了,今晚睡一觉,不要下床走动,明天早上就可以活蹦乱跳了。”

  “哦!”

  “算了,我抱你到床上去吧!”

  等把杨芳放到床上,叶开就打算离开了。

  不过,杨芳一把拉住他手:“我有点害怕,那几个家伙回来怎么办,你今晚……能不能留下来?”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