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你在哪?”

  “师傅,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师傅,……”

  “师傅,你是个骗子。”

  “师傅,我想你了。”

  邹易凝的短信,每一条都叫一声师傅,两百多条,也真是难为她了。

  叶开笑了笑,给她拨了回去。

  “啊,师傅,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是在做梦吧?!”然后是乒乒乓乓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摔破了,接着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小凝,你干什么呀,吓死我了,你知道不?!”

  过了一阵,邹易凝走到外面跟叶开打电话,叶开先是问了问紫家那个劫持女孩案件,问她有没有进展,他是想确认紫家有没有放人和赔偿。

  邹易凝道:“师傅,这事情说起来神奇,失踪的女孩竟然一夜之间全都回来了,而且还是紫家给找回来的,说是他们的管家是个邪恶之徒,专门拐走女孩想要练邪功,最后被紫家家主发现,将他杀了,女孩们也得救了,为此,还给了每个孩子100万的补偿,不过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叶开道:“既然孩子们回去了,也没有损伤,这件事就过去了,你也不用追查了,这样,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我……我在……我把地图发给你。”

  邹易凝激动的不得了,当然她不是喜欢上叶开,而是喜欢上他的功夫。

  回到房里,她就大叫一声:“姐,快出来,收拾东西了,快点快点快点,你负责拖地洗衣服刷碗。”

  隔壁传出声音:“事情都我做了,那你做什么?”

  “我监督。”

  “监你个头,我现在很忙,没有空。”

  “你……下次别让我给你擦屁股,哼!”邹易凝大声抗议,可是看看凌乱的客厅,更乱的厨房,再跑去看看跟狗窝没什么两样的房间,她连忙一个电话打出去,“喂,保洁公司吗,我是S市刑警队的邹易凝,立即给我派两个,不,三个手脚最快的保洁员,薪酬三倍,三分钟之内过来……”

  十分钟后,四个保洁员才气喘吁吁的赶到。

  邹易凝大叫:“我说了三分钟,你们浪费了我七分钟,怎么回事,啊?我刚才是不是说要三个,怎么多了一个?”

  正在这时,那个多出来的站在后面的人挤上去:“我不是保洁员。”

  “啊——,师傅?!啊,你别进来,别进来……”

  来的正是叶开,他御刀飞行多快啊,本来就发现不是很远,直接就到了小区里。

  上来时刚好跟几个保洁员碰在一起。

  他朝四周看了看,不由笑起来:“易凝,你这住的地方可真特别,我还没见过哪个女孩子的房子会乱成这样的……这,茶几上居然还放着袜子。”

  “这是我姐的,不是我的。”

  “这……”

  “这内裤也不是我丢的,是我姐的。”

  “还有这……”

  “我不吃零食,这些零食全是我姐吃的。”

  “咣当——”

  关紧的房门打开,一个跟邹易凝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跑了出来,手里的枕头“啪”一下打在她脑袋上,“小凝,我生气了,这里的袜子、内裤、零食,还有地上的垃圾,全是你一个人生产的,什么时候变成我的了?”

  叶开这才反应过来,仔细看看两人,发现居然是双胞胎。

  不过从面相可以看出来,邹易凝比较跳脱,而另一个,比较沉稳干练。

  邹易凝看看叶开:“呵呵,师傅……,这是我姐,邹易萱,她喜欢开玩笑。”

  邹易萱这才留意到叶开,惊啊了一下:“小凝,这就是你拜的师傅?怎么这么年轻啊?”

  然后拉着邹易凝到一边,小声说:“小凝,你可留心点,不要上当受骗了,这么年轻怎么能当你师傅,不会是职业骗子吧?”

  邹易凝脸色都酱紫了,表情僵硬,她当然知道就算姐姐的声音再小,叶开也能听见。

  “师傅,我姐她……受过刺激,脑子有点问题,你千万别在意啊!”

  “小凝,你,你说我什么?”

  “咳咳……”叶开终于开口,“那个,其实我不是骗子,真不是。”

  邹易萱脸色一变,小声问:“他耳朵这么灵?这也能听见?”

  邹易凝压着声音道:“姐,你还是进去吧,我师父是绝世高手,你里面没穿内衣,他都能看得见。”

  “啊——”

  姐姐连忙抱住胸,逃回了房间。

  邹易凝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她不知道,自己还真说中了,叶开只要愿意,可以轻易看见她和她姐姐的躯体。

  插曲过后,叶开就道:“保洁员就暂时不要了吧,等会再打扫也可以。”

  邹易凝马上把人赶走,钱都没付。

  不过她是刑警,谁敢说个不字?

  “进房间!”叶开道。

  一进去,他发现落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地板上衣服裤子随便乱扔,胸罩内裤随处可见,一条长筒袜挂在灯罩上……这怎么看都跟刚刚滚过床单似的。

  “我房间的衣柜不够用……”

  邹易凝弱弱的说,赶紧把地上的衣服踢到一边,床上也清理干净。

  叶开微微犹豫了一下,问了一句:“你还是处吗?”

  邹易凝愣了一会:“是啊,绝对是,我还没谈过男朋友的,师傅,你要检查吗?”

  “呯——”

  外面,她姐闯了进来,一把拉住叶开,恶狠狠的说:“出去,你给我出去,我们家不欢迎你,小凝,你是不是傻子,他是个骗子,正在骗你的色。”

  叶开实在没办法了,轻轻在她身上一点。

  “你,呃——”

  身体一软,她就没了知觉。

  叶开将她放到床上:“没事,我只是点了你姐的穴道,她挺关心你的。”

  顿了顿说:“我问你这个问题,是因为有些功法,跟是不是处很有关系,比如我传你一套功法,如果前提需要初女才能修炼,而你不是,那你就算练一百年也不会有成效。”

  邹易凝脸色一变:“师傅,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还是不是?”

  叶开傻眼:“是不是,你自己不知道?”

  “就上次,练功的时候戳了个桩……”

  她一说,叶开就想起来了,第一次见面的确戳了。

  “等一下,我去卫生间检查一下就好了。”

  她马上跑进卫生间。

  叶开一脸古怪的等在外面。

  过了两分钟,里面传来一个要哭出来的声音:“师傅,啊——”

  “怎么了?”

  叶开一怔,就算真不是了,那也不用哭啊!

  邹易凝打开门,长裤还挂在脚上,里面倒是穿上的,伸着个手指道:“我,刚才一不小心,戳破了,呜呜呜……”

  

章节目录

极品透视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秦长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长青并收藏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